柔佛巫统的关键


堡垒崩盘,阿都拉倒台

4月6日的巫统汇报会后,阿都拉终于履行党主席该做的事情,承认大选吃败仗,正视问题的症结,并开始炮轰马哈迪。

不再“优雅沉默”的阿都拉正式与马哈迪展开背水一战,巫统也进入两任主席正面交锋阶段,惟“倒拉”阵营雏形未成,也缺乏能单挑大梁的重量级领袖。

虽然马哈迪和东姑拉沙里尝试凝聚“倒拉”力量,可是单靠83岁的马哈迪和71岁的姑里的力量,依然不受看好能领导所有不满阿都拉的势力。

他们可发挥道德力量,凝聚“倒拉”队伍,惟领导团队则须其他形象鲜明、有干劲和敢怒敢言的第二线中生代领袖,而非元老级人马。

阿都拉在4月6日汇报会后,纳吉将在4月10日和14日前往人民联盟执政的州属如吉打、槟城、霹雳和雪兰莪等地会见地方领袖,解释惨败原因和稳住军心。

这些解释能否解答党员内心的疑惑还是未知数;落败的候选人对领导层的不满能否通过言语的安抚化解分歧,继续支持阿都拉的领导?这都需要时间消化,短期内难以看出端倪。

此外,阿都拉将在星期五(4月11日)主持依斯干达经济特区会议后,下午与柔佛领袖举行闭门会谈;这场非一般会面引起党内高度关注。

预料阿都拉将面对柔佛领袖的质询,到底州领袖会否要求阿都拉,制定交棒日期拟出接班队人选?他是否应在12月党选之前辞职,或在党选期间由2500名中央代表决定其命运?

根据了解,一些柔佛区会领袖认为阿都拉已是弱势领袖,不管阿都拉的家庭成员是否真的干预政务,党员们对这课题已存有负面印象。

柔佛是巫统创党州属,更是该党的堡垒区,尽管3月8日大选囊获所竞选的16国和34州席,可是许多议员的多数票都相对减少。

柔佛巫统向来都有“独立思考”的传统,偶尔发表与中央领袖论调不一的言论,如巫统柔佛联委会主席阿都干尼曾呼吁废除英文教数理,以及不认同大马国族概念。

另一名敢怒敢言的领袖是联委会宣传主任拿督弗瓦查卡斯,他曾在4月1日与马哈迪同台演讲,呼吁党员勇敢说真话。

周五的会面将是柔佛领袖表达心声的重要场合。若他们向阿都拉传达应移交政权的意愿后,其他州将从中获得灵感讯息,阿都拉的动向将更值得关注。

柔佛领袖的立场是关键指标,若该州对阿都拉领导作出不同立场的诠释,其他州属必示为参考版本。

续阿都拉走访砂拉越和沙巴后,他也将亲自走访其他州属会见巫统领袖,特别是对他不满、无缘上阵或落败的领袖。

除了解释当前局势之余,也需稳住军心,争取各州对他的支持力量,以免在12月党选前遭逼宫下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