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克里兹的访谈(2)


凯里、阿都拉、党政分家,你怎么说?

 

访问慕克里兹的课题总离不开对当权者的批评课题,人总是喜欢聆听和阅读不同角度的事务,提供不同层面的解读可分析。

 

 

多角度,多冲击,多收获,慕克里兹的新闻价值就在此。若他与其他领袖一样,只会点头称是,那么放他的意义就荡然无存。

 

 

 

 

他与阿都拉和凯里的关系,一直都是我们的焦点,况且他又是前首相马哈迪的儿子,身份备受关注。

 

 

 

 『凯里是最强竞争者』

 

慕克里兹坦言,首相阿都拉的女婿凯里是他在团长战役中最强的对手。

 

他不愿正面回应本身与凯里的胜算,并说:「我把他视为最强的竞争者。」

 

「我们可从他担任团长期间的表现和记录,评估他的表现。他是全职副团长,若他领导有效,可从各项巫青活动中看得出,大家可自行评分。」

 

至于基尔多益的表现时,他表示,基尔曾出任雪州大臣,巫青代表们可凭着基尔的领导记录,评估他是否适合领导巫青。

 

针对凯里于917日宣布竞选团长时表示,自己并非只是马来领袖,而有意出任全民领袖,有别于之前凸显马来主导的特色时,慕克里兹说:「他到现在才知道,之前所采用的方式无助巫统和国阵赢得人民的信心。」

 

 

 

他认为,凯里的后知后觉让非巫裔留下『深刻印象』。

 

他说:「领袖到言行应该以壮大党为出发点,而不是引起他人的争议。」

 

凯里曾发表多项引起非土着和国阵成员党不悦的言论,如种族输赢论,当时强势的巫统让凯里免受对付对付。

 

慕克里兹指出,虽然巫统的成立是为了照顾土着,但是巫统也与其他政党和族群和平共处超过50年。

 

他说:「马来人的宽容,与其他族群分享政权,彼此与兄弟据称,互相尊重,大家都融洽的生活。」

 

「可能他(凯里)到现在才领悟这道理,所以才表示要当全民的领袖其实他早该了解多元种族的情况。」

 

 

 

『再批阿都拉』

 

慕克里兹认为,阿都拉的弱势领导,不恰当的政策,朝夕令改,以致人民对领导层失去信心。

 

 

他说:「我们正面对信心危机,人民对政府的信心已动摇,甚至不相信你所说的东西。当然权力移交时间表也遭人反对,这是弱势领导的写照。」

 

「我说软弱领导,不表示我支持铁腕独裁,而是领袖必须有决心作出敏感政策,同时也成功说服大家接受,认同政策的必要。」

 

「我们不能以所谓的『开放』和『透明』,让大家随心所欲发言,结果情况乱七八糟,有如失控,一些人说了敏感话题。」

 

他指出,之前不曾发生类似情况,国阵成员党之间互相尊重,没有发表伤害对方感受的言论。

 

他观察出,这4年来族群关系似乎不太融洽,种族关系一向以来都不错,除了五一三事件之外。

 

他说:「4年期间,仿佛出现很多混淆之处,政策和政党大会期间的政治口号,碰触敏感的课题。」

 

他认为,最佳的方式是通过闭门讨论,大家说出心中话,寻找最佳的解决方案。

 

「一旦有了决定后,应该召开正式记者会公告天下,而不是闭嘴不说,然后其他人就各自发言,引起不悦感受,加上媒体被利用凸显某个议题,结果情况更糟糕。」

   

 

『党政分家,不当官』

 

慕克里兹说:「团长必须是全职工作,特别是308大选后的新政治格局。你没有时间兼顾公职事务。」

 

96日他发表竞选宣言时,曾表示一旦当选团长将不出任官职,以全神贯注地重整党务,振兴党威。

 

他说:「一些人认为我很笨,因为『没有官职,如何执行党务?』。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人滥用官职进行政党工作?」

 

「全职的意思是,不应该受公职任务影响,以致分心,无法全情投入党务,因为当官者必复执行公务。」

 

没有公职,何来资源进行党务工作?会否限制团长的发挥空间?

 

 

他说:「人民已有这种感觉,认为拥有官职的从政者,利用政府资源和人民的钱进行政党的政治活动,这也是我们在大选落败的其中一个原因。我不想重蹈覆辙。」

 

 

「在这之前,巫青团长未必担任内阁部长啊!尔后才出现巫青团长担任青年及体育部长。之前的团长可能只是州务大臣,或者没有官职。」

 

他表示,其实阿都拉与纳吉之间的权力转移不应局限于巫统和国阵而已,他们代表政府最高领导层。

 

「在党依赖政府机关,使用政府资源的情况下,往往政府的便利和设备都被政党使用,进行党务活动,形成滥用公共资源的印象。」

 

「政府应属于全民,而不是个别政党所拥有;官职的道理也一样,难道部长就可以随意调配政府资源进行政党活动吗?」

 

难道慕克里兹,建议党政分家,党职者不应该出任公职?巫统主席也不应该担任首相,改由其他人士出任?

 

他澄清道,不出任官职只局限在这关键的4年期间,因为巫统急需在短期内恢复元气,在下届大选来临前做好迎战准备。

 

他说:「主席和署理主席是最高领导,与巫青的情况不同。我们面对新选民,因为新注册的选民当中99%是年轻人,我们需要留意这群年轻人。」

 

「重建巫青的工作不是由团长或副团长两人包办,所有巫青党员都有责任协助回复党的原貌。」

 

「不管你是否担任部长,身为巫统党员你有义务推动党务。没有部长职对我而言不是问题,因为我了解后面还有巫统最高理事会和国阵的支持。」

 

询及若配给巫青官职的固打基于团长不愿担任,间接令副团长「受惠」当官时自己会否介怀,他耸耸肩膀表示,完全没有考虑过这情况,关键是不得滥用政府资源。

 

 

2条回应

  1. 凯里到现在才知道,之前所采用的方式很笨, 慕克里兹赢得人民的信心, 基尔多益受惠, 年轻人乱七八糟,有如失控, 无助巫统和国阵赢得人民的信心。

    阿都拉与纳吉之间在这关键的4年期间, 没有考虑过这情况.

  2. 涂上口紅的X,還是一只X, 說的比唱的好聽, 不過是要上位, 爭權力啦, 風水佬騙你十年八年, 政客騙了你, 你還幫她數錢, 信一句都死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