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1011的意义


民政党激战背后的意义

 

很久没有写民政党的新闻分析,也没有想写的念头和欲望。虽然对它还有期许,但总是觉得领导层做得不够,做得不好,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进行,偏偏碍于主观意愿和客观环境,无法放手一搏。

 

也许来自槟城的原因,对民政党的认识比非槟城人多一层地域性的认知,来到吉隆坡工作,接触民政中央领袖领袖后,看法又有点不同。

 

日期写了一篇民政党选的新闻分析,表达我10月11日党选的看法。详文如下:

 

2008年是民政党成立的40周年,同时也是该党创下两个历史的年份,即史无前例的308大选惨败,以及历来最激烈的1011党选。

 

政治海啸引发今日的激烈党选,两者的关系相互影响彼此。许多大选前因候选人的安排和其他资源分配失衡,新仇旧恨引发这场党选史上的混战,大家都放手一搏,反正是最低谷,输得起的声浪非常宏亮。

 

 

20074月,民政告别巨人林敬益的27年强势领导,改由协商型的书生许子根督军,谁知出师不利,赔了槟城州政权,失了部长职。

 

狼狈的情况下就连发号司令的分量都遭人质疑,试问又怎能拉拢各方协商,共拟「菜单人选」为属意人选护航?唯有交由民主程序决定,党员凭感觉和良知投票。

 

这是一场协商机制失灵,自由开打的选战。候选人只需获得1个提名和附议,即能参选;协商失效,候选人能否成功过海,就得各显神通。

 

 

除了主席的烫手山芋无人问津,由许子根不战而胜,其余的全线开打;2人竞选署理主席职、10人争夺3副主席职、40人抢攻18席的中委。

 

值得一提的是,10名副主席候选人当中非华裔占了4名(40%),即维再也勒南(寻求蝉联)、巴兰佐迪(曾发表引起渲染大波的《从子宫到坟墓的歧视》文章)、潘拉美瓦南(雪州)、阿沙鲁丁医生(唯一的巫裔)。

 

从另一角度而言,协商的缺席迎来芬芳的百花齐放,没有强人的施压和退选,选票注定分散,无法集中,因此多角战的副主席和中委的过关者,可能无法赢得过半的选票,党意基础薄弱。

 

 

至于马伟祺从旁杀出,与郑可扬争夺署理主席,两者实力悬殊。郑可扬曾任民青团全国团长兼霹雳州联委会主席,而马伟祺则是卸任直辖区民青团团长,无论在党龄、党职和官职经验,郑氏都超越马氏。

 

随着陈记光退党加入公正党后,许子根亲自坐镇直辖区联委会,而郭洙镇色彩浓厚的马伟祺被视为非主流派,因此传出马氏在打代理站,表面上硬战许子根和林敬益属意的接班人郑可扬,实际上则「隔郑打许」,以增加谈判筹码。

 

民政党的前途,不会因为1011党选而取得突破性进展,悬而未决的问题依然环绕着民政,许子根扶正后,还需花时间和精神,整合新团队,说服败选者归队,重新凝聚力量,方能落实本届大会主题「万众一心,从心出发」。

4条回应

  1. TV2 民政黨全國主席–許子根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nRVJooQR2I

  2. 領導能力注定了黨的格局!

  3. 嗨呀!!!民政讲甚么打进国政,纠正国政,说到低还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

  4. wat hope u can get fr this soft soft su kun.
    buat maly onl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