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锋相对》21:必须留意


马来皇室扮演要角

原本这期的专栏想写巫统妇女组政治,安娣们的争执也颇有看头,惟想了之后,还是不要,因为没有太多新鲜料要爆。

我至少写了4篇有关妇女组的新闻分析,暂时算够了。迟些再丢出议题,不急。

近期游览马来语的部落格,发现种族误解和仇恨的种子不断被有心人撒播,危险的讯息迫使我们不得不正视。

大马的种族主义有出口吗?还是掉入另一个种族泥沼?

大马的种族主义有出口吗?还是掉入另一个种族泥沼中?

原以为308政治海啸可吹倒扎根多时的种族主义,似乎事与愿违,不理性的种族叫嚣没有停顿,缺敏感的言论亦常听闻,同时忽略多元种族考量的政策更在民联执政州属上演。

政策除了成为攻击对方的子弹之外,也是部落客社群之间的讨论课题,同时马来皇室观点的分量更日渐重要和显着,获得媒体广泛报导,甚至成为舆论的领航者。

我的《政锋相对》全文如下:

霹雳州摄政王拉惹纳兹林博士是少数具有世界观、前瞻思维、民主和法治精神的未来苏丹。他在父王苏丹阿兹兰沙(前最高法院院长)严管和良好的教育背景下,成为开明的代名词。

以他为代表的新一代皇室精神,在308政治海啸后,崛起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马来统治者因此在多个州属发挥决定性和裁决性的作用。

玻璃市拉惹端姑赛西拉祖丁、霹雳州摄政王拉惹纳兹林,以及登嘉楼皇室在行使州宪法所赋予的权力,决定州务大臣人选;雪兰莪苏丹沙拉夫丁则指示大臣,确保州行政议会的非回教徒不得多过回教徒。

加上马来统治者理事会位居道德权威至高点,不受挑战。正值我国多事之秋,皇室终又回到过去的积极角色。

虽然大马是君主立宪国家,但马来统治者拥有道德和权威高度,远远超越政治人物

虽然大马是君主立宪国家,但马来统治者拥有道德和权威高度,远远超越朝野政治人物

比如,扫不走、灭不了的种族主义始终借机复辟,不理性地叫嚣喊话。许多被视为没有多元种族考量的政策更在民联执政州属推展。

拉惹纳兹林的开明言论经常被奉为圭臬。殿下对多元种族融合相处和民主法治的观点激起学者、评论人,以及政治人物的讨论和解读。

11月9日殿下在莫纳斯大学主办的「英殖民国家的离散移居者面面观」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说,内容重点环绕种族、宗教、文化和团结,认为社会区隔化是危机。

可是演说内容,引起马来语部落客之间的激烈讨论。他们点名批评近期频爆内幕、一炮而红的《马来西亚内幕者》网站,说它歪曲和选择性节录殿下的演说。

部落客更指责一些非土着、某些政党、非政府组织和评论人常断章取义,歪曲数据和历史,进行狭隘的本身族群斗争。

他们认为,这种鼓吹「短视种族斗争」不符合以马来人为主导的国情,况且联邦宪法第153阐明马来土着的特殊地位。

这种「马来至上,推崇土着,回教圣洁」观点和思维,拜廉价的互联网所赐,正在快速传开。如果其他民族也只着眼本身民族,例如董教总是争取华社教育权力的团体、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是印裔权益代言人,日前成立的大马土着自强协会(PERKASA)是马来种族的代表组织,那么必定重烧种族火焰。

PERKASA由吉兰丹巴西马区独立议员依布拉欣阿里为主席。他以种族言论着称,此协会今已成为他另一个「发挥平台」。

而华社时评人则躲在华语圈子中点评。我们必须跨出去,走入马来语圈子,了解他们在新一轮论争之后,会产生什么想法,才能预知未来发展。

当华裔回教徒利朱安郑(Ridhuan Tee)的文章「华人极度怕输」(Ultra Kiasu)在《马来西亚前锋报》刊登后,种族误会和仇视的种子已悄悄埋在人民心中。

难得今日马来皇室都比政党以及各民族更宽广,他们正劝导偏狭、激进的我们。但,他们也会因此而扩大影响力。这是一股新生力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