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控权,政治需要?人民意愿?


恢复王室免控权的政治正确

没有夺权计划,不谈入主布城组阁事宜,人民公正党大会失了焦点,少了看头。

大会前,公正党领袖内外放话表示,实权领袖安华将解释916失利的原因,为下一次夺权大计铺路,同时也将针对中央政权和巫统权力转移的重要谈话,惟一切都落空,

虽然安华在万众期待的演说中,以轻松方式解说变天不利的苦衷,确有难言之隐,却又「以歌寄语」哼出马来歌曲:「说也错,不说也错,结果全都左右为难」。

组织中央政府不再是首要任务,夺下砂拉越州政权才是的关键,安华也指示,每周必须有来自该党的国州议员前往砂州,壮大反对党气势。

公党大会的焦点从变天夺权,转为王室的免控权,还真的让人意外!

公正党大会的焦点从变天夺权,转为王室的免控权,还真的让人意外!

代表们的辩论内容也乐得配合领导层,不谈916夺权,不提组织中央政府,内部反省批判多于抨击外人,特别是巫统,这是令人感反高潮的主因。

大会的主轴是砂州选举,上下集中火力以夺下州政权为目标,相反的中央政权则延后处理。

安华一手把夺权气势推向高峰,916前夕国阵和公正党前后在台湾农业考察的绑桩和拔桩动作,加剧变天的可能性,一阵敲锣打鼓后又回归原本。

除了「夺砂」之外,公正党众领袖含糊不清地提出恢复王室免控权,把焦点从政治转向君主立宪。

王室免控权的课题先由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29日)的政策演说中蜻蜓点水似的提出,只占演词中不到1%;可是却「巧妙」地与森美兰摄政王东姑纳圭尤丁上周三的建议「前呼后应」,深思建议的可行性之余,开始解读为何公正党此时此地,提出免控权建议。

旺阿兹莎没有在较后的记者会进一步解释如何恢复免控权,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则代为解说;隔天安华在总结时也重提此事。

政治不讲巧合,事出必有因。308政治海啸动摇国阵的执政根基,王室崛起成为不容忽视的道德权威力量,马来统治者更在多个州属发挥宪法所赋予的决定性和裁决性角色。

王室力量的崛起,发挥君主立宪的重要角色

王室力量的崛起,发挥君主立宪的重要角色

玻璃市拉惹端姑赛西拉祖丁、霹雳州摄政王拉惹纳兹林,以及登嘉楼王室行使权力,决定州务大臣人选;雪兰莪苏丹沙拉夫丁则指示民联大臣卡立,确保州行政议会的非回教徒不得多过回教徒。

正值我国多事之秋,统治者扮演宪法守护者角色,王室会否重回1983年和1993年修宪前的积极角色?

安华认为,虽然恢复统治者豁免权的建议招致许多看法与批评,惟我国必须遵守君主立宪的制度和概念,即统治者享有免控权,就如其他共和国的总统。

他指出,国阵修改宪法撤销统治者的豁免权,可是却没有把有关权力归还给人民,反而落在首相手上,壮大后者的职权范围,必须纠正这现象。

目睹统治者的潜在爆发力,重视和给予王室肯定是政治正确的做法,公正党此时抛出新议题的原因离不开争取王室支持的算盘。

与此同时,该党也许承担两种程度的风险,即公民社会和非政府组织是否愿意看见王室拥有昔日的免控权?

到底恢复什么免控权?公正党还没有告诉我们真正的轮廓,安华说得就含糊,该党副主席西华拉沙则进一步说明,恢复国会的立法否决权,而非绝对的免控权。

公正党缺乏明确和坚定立场,到底它们要什么?我也不清楚!

民联内部对这课题的不一致看法,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已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林吉祥也澄清民联未讨论此事。

回教党则还未表达立场,毕竟瓜登补很忙,免控权之事延后再谈。

恢复免控权是争议性的议题,能否为公正党添加政治筹码,目前还是未知数,一切有待舆论走势发展,以及公正党如何说服人民接受这概念而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