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4:卡立和牛


牛年不利,卡立有难?

这是大年初一见报的《群英会》文章。迟至现在才整理上载,新年嘛。年初三就开工,理由是没空。

这也是自2007年8月开格以来,首次停了7天才有文章上传。

由于这是年初一刊登的文章,被迫构思合适的题目,以免读者看了不高兴,甚至扫兴就不好啦。

想了很久,不懂写什么。只知道要写些与新年有关或牛题材的文章。原本想写跳槽风,巫统波打区州议员跳至公正党的课题,尔后想想还是作罢。

我比较喜欢牛,就写阿牛被宰,卡立遭殃,卷入滥权风波,牛年失利的文章。

送走精明小鼠,它颠覆大马政治,促成两线制的雏形,改写政史,注入新气息,带来无限想像空间。

如今迎来力大无比的壮牛,它在政坛的作为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这头牛已闯入雪兰莪州政府大厦21楼的州务大臣办公室,令大臣头痛不已。

我的全文如下。

《群英会》:卡立牛年的故事

鼠年不佳,连续带来政治、金融两场风暴。但对雪州民联的州务大臣卡立,则新的一年也一样「牛」年不利。因为,牛年尚未届临,他已因为牛而惹上贪污指控。

或许属狗的大臣卡立与牛相冲,不能与牛为伍。1月21日自认无辜的他遭反贪污运动组织(GERAK)举报,指他涉嫌滥权购买牛只。

「牛风波」越演越烈,反贪污组织主席莫哈末纳兹里甚至前往雪州苏丹皇宫上书苏丹沙拉夫丁,要求陛下重新考虑卡立担任的大臣职和皇室理事会成员职。

当时数十名巫青团代表也在皇宫篱笆外,支持这项停职行动。同时,前大臣基尔多益也插上一脚,提供会议记录函件佐证卡立滥权。

身兼吉隆坡敦拉萨镇区国会议员的卡立,被指去年12月哈芝节时,动用雪州官联公司的11万400令吉款项购买了46头牛,捐献给敦拉萨镇区内的7间回教堂、36间祈祷所和当地居民作为分派用途。

卡立否认涉及「外用公帑」,将州资源用在非雪州子民身上,并彻查雪州反对党领袖基尔多益掌握的公函,到底是真是伪,来自何方。

他通过政治秘书强调,牛只的捐献没有涉及任何州政府公款,也非由大臣或其他官员下达指示,而是雪州经济发展公司与其他相关公司策划。

在这之前,雪州政府购买新丰田新官车事件中的反复立场,也成为国阵的箭靶。

基尔多益咬着这课题不放,指责卡立从否认到承认,从报小数(10辆共130万令吉)到大数(15辆共232万令吉),显现卡立不诚实态度。

在疑点利益归被告的情况下,这两件事情过程的质疑部分应该由第三者彻查,而非指责或被指责的一方着墨解释。

贪污滥权课题多的是,也常常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反贪污委员会也应该致力到底,而大臣办公室也必须尽快查出真相,向外界坦承一切。否则贪污之说,都是落个看看热闹。

如果大臣发现是属下出乱子,也该帮理不帮亲,以身作则,予以处分,竖立典范,来个流行味十足的自我减薪10令吉惩罚。

这不仅不会丢脸,更为民联加分,展现其贯彻的负责任文化。

牛年鼠人,卡立应使出「牛」劲,来个急「牛」勇进,展开「牛」芳百世的调查和处分惩罚,「牛」转乾坤,延续鼠年的新政治思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