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的锤子


充满变数的霹雳政局,关键和锤子在苏丹

短短7天之内霹雳州政坛,经历风起云涌的变化,从议员的跳槽到议员辞职,尔后又否认呈辞,戏剧性进展,版本个有别让人眼花缭乱:

先看本周内,霹雳政坛风起云涌的变化:

1月25日:巫统波打区州议员纳沙鲁丁跳槽至人民公正党。

1月31日:霹雳州公正党主席奥斯曼阿都证实,两名该党行政议员(奥斯曼和查玛鲁丁)神秘失踪4天,无人与他们取得联系。

2月1日(傍晚):州议会议长西华古玛宣布,奥斯曼和查玛鲁丁提呈辞职信,两州议席悬空,60天内举行补选

2月1日(晚上):查玛鲁丁否认辞职和失踪,指该辞职信是预签,将咨询律师挑战辞职信的法律地位。

2月2日(早上):霹雳州务大臣尼萨觐见苏丹,惟没有对外发言。

2月2日(下午):两人继续失踪,惟他们通过代表各别召开记者会,重申没有辞职的立场。

2月10日:奥斯曼和查玛鲁丁两人面对的贪污案件将开审。

再看议员跳槽和辞职后,59个州议席的微妙变化:

民联:308大选(31席),1月25日(32席),2月1日(30席)
国阵:308大选(28席),1月25日(27席),2月1日(27席)
两个州议席,即章卡遮令区和美冷区宣告悬空,60天内举行补选。

奥斯曼和查玛鲁丁从失踪5天到昨日获知「自己被自己炒」数小时后,《马新社》竟然成功联络查玛鲁丁并让后者发表否认辞职的言论。 (你说奇怪不奇怪?!)

到底他俩是否不辞而别?或相约患病,一起闭关疗伤?还是遭有心人软禁?这边厢要留人,那边厢要抢人,最终有人使出「辞职」的秘密武器。

jamaluddin mat radzi and osman jailu perak pkr

虽然当事人和公正党已作出交代,尚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辞职未能为事情划上句号,反而制造更多问号,如辞职信的合法地位?以及两人继续失踪?

西华古玛已致函选委会告知议席悬空,60天内举行补选。刚巧2月1日(星期天)是联邦直辖区日,公共假期落在2月2日(星期一),选委会有时间从法律和其他角度解读辞职信的合法信。

308大选后,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奉子成婚」结为民联,分享政权,共治霹雳。可是民联内部恩怨未了,成员党矛盾四起,外在诱惑不断,不慎失足成千古恨。

挖人者人恒挖之,跳槽挖角原本就不应成为政坛风气。

安华「916变天」一路走来,离不开跳槽策略,引发连串震撼不已事件。或许安华心有苦衷不便透露,惟跳槽始终躲不过道德检验这关。

有人从道德角度看待「预签辞职信」做法,认为这是幕后操盘主宰旗下议员政治命运的,有如孙悟空头上的紧箍,若唐三藏唸出紧箍咒,顽皮固执的孙悟空唯有乖乖听命师傅指挥。

这个被称为「卖身契」的辞职信游戏规则是否违反民主精神?见仁见智;有者认为,缺乏信心的政党在半民主社会中,选择签定「卖身契」是预防议员变节的最佳途径。

无论以跳槽稳住政权,或挖角夺取政权,朝野政党兜转一大圈,依然原地踏步。

变不成天,跳槽变问号,政坛更陷入动荡变数中,朝野彼此机关算尽,相信不会独漏苏丹阿兹兰沙,陛下拥有州宪法赋予的绝对权力,以解散州议会和委任州务大臣。

曾任最高法院院长的苏丹阿兹兰沙比任何人都清楚法律,从陛下延迟颁发大臣委任状的处理方式看出,陛下和摄政王拉惹纳兹林沙对霹雳政局有独特的看法和立场,充分发挥马来统治者的权力,确保霹雳在民联执政下享有政治稳定局面。

大臣尼萨今早觐见苏丹,汇报最新政局进展,尔后尼萨却三缄其口,面无悦色,不愿透露详情的他为等候多时的记者留下多更想像空间,令政局添加许多不确定因素。

若苏丹维持原状,朝野政党皆无可奈何,任何牵涉变天或换大臣的巨大变化都需陛下御准,否则寸步难行。

再说,周二(3日)是苏丹登基25周年的大日子,也是霹雳州的公共假期,相信苏丹不会让这些“政治事件”影响其登基25周年庆典的心情。

未来48小时的关键不是尼萨、非安华与林吉祥、更不是阿都拉和纳吉,而是苏丹阿兹兰沙或拉惹纳兹林沙,他们才是决定霹雳政坛的造王者。

——————————————————————————————————————————

 

           2008年  2009年  2009年
政党  308大选  125(跳槽) 201(辞职)

行动党  18  18  18
公正党  7  8(因跳槽增加) 6(因辞职减少)
回教党  6  6  6
民联(共) 31  32  30

巫统  27  26  26
马华  1  1  1
国阵(共) 28  27  27

悬空  –  –  2

总数  59  59  59

2条回应

  1. 志锋言重了,波力不是以道德层面剖析预签辞职信,最重要的是带出有关文件对民意代表的身份威胁及操纵力,对民主进程绝不是件好事;而且一场又一场的补选,只会让已濒崖边的国家经济雪上加霜,民众必须保持敏感,以免政局乱上加乱。

  2. 波力兄:

    感谢你的回应,我认同你前半部的预签辞职信的“对民意代表的身份威胁及操纵力,对民主进程绝不是件好事”。

    至于后半部的补选则有不同看法。虽然补选劳师动众,惟这也是最有效教训跳槽议员的方法。固然需付代价,长远来说是值得的。

    政治人物对民主选举的真谛一知半解,人民也懵懵懂懂,似懂非懂,非常时刻就以非常方式应对。

    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