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代表如何投票?


禁选令发威, 署理战情大突变

距选投票26日虽然只剩3天,但巫统署理主席的战情仍然随时变化,不仅竞逐者行情可能逆转,连候选人数最后多少个都未定。这是过去历届党选都不曾有过,也显现本届党选气氛绷紧,引人瞩目。

ali rustam and umno supreme members

巫统纪律局的彻查以及最后宣布判决是战情转急的关键,为下周四党选投下威力无比的深水炸弹。它挑起了中央代表的情绪,也打乱了中央代表的投票倾向。

莫哈末阿里武功尽废,痛失竞选资格,谁会是最直接的受惠者?慕尤丁或是莫哈未泰益都有可能,只看你用什么角度推理和分析。人人都保持观望,看一步走一步。

慕尤丁看似从中受惠稳当署理,可是莫哈末泰益却也后市看涨。两人的阵营不断放话,时而选情告急,时而领先对方,真真假假的消息,除了有意混淆视听之外,也进行行情试探任务。

由于阿里丧失党选「晋级入场券」,中央代表不得不重新检讨支持对象,和调整投票倾向,对慕尤丁和莫哈末泰益是福是祸,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巫统党选采用的是代表投票制,而非基层直选。各区部将选派中央代表,根据区部意愿进行投票。巫统全国共有191个区部,而每个区部共13名代表出席大会和投票。

中央代表可分为G6(区部主席、署理主席、副主席和三大臂膀主席),以及G7(区部票选的中央代表)。他们的投票倾向各有不同。

G6是区部领导核心,他们与个别的当权派领导维持良好的互动关系,甚至可以推算出他们支持的候选人以及手中所掌握的票源。

由于他们是区部领袖,比较容易接触中央领袖,特别是部长级人物,因此他们与特定领袖或部长的关系密切,当官者甚至以政府资源作为换取区部支持的条件。

区部领袖与部长的关系,经常建立在商业关系基础上,这也促成另一种形式的金钱政治。G6代表往往是特定候选人的中坚支持者,投票倾向不容易受影响或诱惑。

相对的,G7是在区部大会改选时,由支部代表投举而出,他们的观点、感受和立场有别于G6。

G7的「改变性」比G6高。来自基层的G7了可以根据局势变化而改变投票倾向,因为G7的派系色彩较淡,他们的立场也相较G6难以掌握。

有人以「台上领袖」形容G6,而「台下领导」则是G7。他们的特质不同,对领袖的看法和观点也有别。

候选人依据本身的情况,以不同方式接触G6和G7,争取他们的支持。比如,慕尤丁就把拉票重点锁在G7,而阿里的专注对象则是G6。 

随着纪律局的惩罚行动令使阿里失去竞选资格,间接影响G6和G7代表的投票倾向。中央代表对纪律局的判决,持有不同看法,特别是阿里的支持者认为这是政治迫害。

G6和G7之间微妙变化将左右慕尤丁和莫哈末泰益的选情,特别是游离票可能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成为关键的造王者。

plumno

金钱政治的隐形力量,纪律局的争议性裁决,以及反贪污委员会的介入调查已在G6和G7之间产生化学作用,瞬间难以消化纪律局的杜绝金钱政治的坚定立场。

虽然纳吉公开声援和支持纪律局决定,但是中央代表,特别是G7的感受与台上的领袖不同,G7须面对基层的质询。况且,纳吉至今还未公开他所属意的人选,或理想的副手所需具备的条件和能力。

预料中央代表将在「阿里事件」明朗化,巫统最高理事会和上诉委员会有了决定,以及阿都拉和纳吉表态后,才重新决定支持对象。这是必然过程,也是候选人需经历的煎熬时段。

一条回应

  1. :o
    你们真的是被人耍了拉
    根本就是内定了,
    为什么你们那么紧张这个骗局的结果呢?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