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补选,民政喘了口气


洁冰再战政坛,民政免除补选,人民乐见其成

黄洁冰裸照风暴终于落幕,重返工作岗位的她没有多做解释。

eli wong back to work160409 03

她说:「只想工作。」,至少重复了3次。

她的献议辞职的声明,以及重返岗位的文告都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值得细读,特别是经典的词句如「女人的情欲」和「龌龊政治」等。

她的内容充满被入侵的愤怒,澎湃的心情,以及真情的话语,多么一针见血啊!

公正党不接受她的呈辞,她也同意挽留,重返雪州政府大厦的办公室,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除了那些不坏好意的政治人物之外。

相信民政党,也因此放心心头大石,许子根无需为候选人和选战非时间、精神与金钱。最终又落得败选收场,脸上无光。

在这之前,我曾访问民政党顾问林敬益,他做出相当好,且大胆的建议。

他认为,国阵必须有「破格」之举,重新赢得选民的尊重,倘若雪兰莪武吉兰樟州议席出现补选,国阵应该弃选,以免被人民误解为国阵是导致黄洁冰辞职的始作俑者。

「现在人民都说『就是你们国阵搞的东西,令黄洁冰辞职』,不管我们怎样解释还是洗不掉这嫌疑。」

「人民认为国阵在制造补选,国阵的人散播她的照片(半裸照),我们怎么解释也无法令人民改观,他们(民联)往我们身上泼粪,搞到我们又脏和又臭,不容易洗掉…」

20080416hen_lim-41

他指出,黄洁冰裸照事件并非由国阵挑起,而是人民公正党内部派系斗争所致,与国阵无关,但是印象对国阵不利。可是,人民不相信这事情与国阵无关的解释,盲目轻信民联的说法,导致国阵「水洗都不清」。

他建议国阵,无需参选武吉兰樟州席补选,让选民知道国阵不是为了官职而来。

他说:「我们无需武吉兰樟州席来换政府,它是公正党的议席。我们不参选可直接告诉选民,黄洁冰事件与我无关,所以不参选。我们无需(补选)胜利,也不会输选。」

武吉兰樟州议席一直都是民政党的州议席,308之前该区的州议员是杨带英,在这之前是拿督林永强,后者也是国阵执政雪州期间的行政议员。

他强调,就算武吉兰樟州议席悬空,国阵和民政党都不应该参与补选,以免被选民误解为国阵是导致黄洁冰辞职的原因。

他认为,不参选是国阵的选择,以免国阵被人民误解为是黄洁冰辞职的主因,因此民政不应该参与补选。

询及补选不上阵是不寻常的做法,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否有这勇气作出这决定时,林敬益笑言:「这并非史无前例的做法,1975年时任霹雳万里望国会议员的行动党范俊登,因为法庭案件裁决令他丢失议员身份,必须进行补选。」

「当时人民认为,国阵以法庭方式夺回该国席,通过法庭审讯方式令他失去议员资格。我向时任首相的敦拉萨建议,国阵不参选以表明范俊登事件与国阵无关,我们不会以这种方式赢得议席。」

他表示,该厂补选是由行动党叶锦源对垒两位独立人士,国阵抽身不参选。

1975年1月,当时的行动党强人范俊登因火箭报刊载一篇文章被认为触犯煽动法令,而以主编的身份被控煽动罪名成立,判罚款2000令吉或入狱6个月,这意味着范君已失去担任国州议员的资格。

他是经过高庭判罪后,选举委员会宣布万里望国会议席悬空,可是行动党反对这项决定,林吉祥认为,议席悬空等于否定范君上诉联邦法院及枢密院的权利;范俊登则表示,如果补选,而他又上诉得直的话,万里望岂不是有两名国会议员?他向高庭入禀要求暂缓举行补选。

由于争执未有结论,选委会于1975年2月27日安排补选提名,结果只有叶锦源面对两位独立人士挑战,国阵决定不派人参加。

3月13日,高庭对范俊登的入禀状作了宣判,指补选不合法,于是取消这场补选,当时距离投票日只有2天。

林敬益重申说:「1975年万里望的经验可以成为参考经验,武吉兰樟我们也无需参选。」

20080416hen_lim-4

民政识时务,不盲从沉船

民政党顾问林敬益指出,民政党不会盲目跟着一艘百孔千疮,随时可能下沉的巨船共事,政党之间的联盟只是落实民政党理念的工具而已。

他说:「这艘船(国阵)会不会沉就看船长(纳吉)的领航本事啦。如果它已经很多洞,就要沉了,你还要跟它在一起吗?」

「这不是投机(离开国阵),而是选择更适合的工具,推动民政党的理念,即在多元的国情中,创造公正和合理的社会。」

这名纵横大马政坛40多年的老将针对国阵的未来方向,以及民政党会否继续留在国阵时,作出上述贴切的比喻。

他表示,民政党必须选择更稳健的船继续上路,相信民政党将寻找适合的工具落实党的理念。

他认为,民政党应继续扮演国阵良心的角色,虽然民政党不是国阵的大党,规模小但却有影响力,民政胜在为国阵出点子,通过国阵影响政府政策。

此外,询及林敬益如何评价行动党执政槟城1年后的政绩时,他说:「未有分数,他(林冠英)只会讲…若他做得好的话,就给他做。民政党选择扮演其他角色。」

他指出,目前的情况而言,以行动党为首的民联可能只执政1届,因为首席部长林冠英的个人主义态度所致。

他形容,林冠英个人主义抬头,自我色彩浓厚,不容易接受别人批评,如何推行他的「CAT」(能力、公信和透明)施政精神,这是他的性格。

他说:「林冠英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他不喜欢别人的批评。」

他也重申,输掉槟城州政权并非民政党的「全错」,巫统必须负起最大责任,而民政党也该承担部分责任。

他认为,纳吉承诺改革,落实透明和民主政策,人民应该给予新团队机会。

他也呼吁民政党暂时把「重夺槟城」搁置一旁,不应该太专注槟城事务,忽略其他州属。

他说:「准备工作不只局限槟城,我们的党总部是在吉隆坡。我们不是为官职而来,培训干部更重要。」

他表示,经常提醒党主席许子根,必须该重视干部的培训和培养接班人。民政党拥有12个国会议席和30个州议席,领导层应该重点栽培这42名可能上阵的候选人。

4条回应

  1. 以前当官的时候就不敢这么说,现在才来马后炮

    • 马后炮是政治人物的专长,现在他们更将推卸责任,责怪媒体的功夫发挥得有声有色。
      不过,这次林敬益至少讲对了

  2. 他的确是讲对了,如果bukit lanjan有补选,国阵去也是送死而已。我只是看不爽这种当自己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才说真话的人

  3. 怕死的过期政客!
    孬种!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