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6月党选开始


回教党的纷争,因党选而起

续人民公正党因本南地补选成为媒体聚焦目标后,如今回教党也在媒体密集跟进报道下,成为备受关注的政党,这一切从6月党选开始。

回教党近期陷入「领袖资格论」的矛盾争议中。虽然,这不是路线之争,却是对掌握斗争路线的领导人「资格要求」。

原以为回教党在4月的中委已为「回教党与巫统共组联合政府」事件划上句号后,党选可在没有「突发议题」下顺利进行。

巫统逮到这机会,通过党营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大事炒作回教党的纷争,试图制造分裂的假象。

uts-pro-anwar

可是近期的党选发展似乎逐渐炽热,长老会主席(Dewan Ulama)主席莫哈末道勿日前说,两个最高党职(主席和署理主席)应由宗教师出任。

他的言论,明显为寻求蝉联的现任署理主席纳沙鲁丁背书,至少他不支持缺乏宗教色彩,又暗示可能竞选第二把交椅的胡桑慕沙。

「领袖资格论」引发内部激烈的辩论,其影响层面不仅限于回教党本身,同时也是该党能否往中间路线靠拢,拥抱多元的关键契机。

莫哈末道勿的观点,基本上代表了相当部分拥有浓厚宗教思维和年长党员的想法,他们认为回教党取得今日的成就,宗教师应该记上一功。

宗教师抓紧大方向和强化纪律,为回教党的壮大奠定有利的发展基础。

惟并非所有宗教师认同这看法,来自霹雳的阿末阿旺则不认同上述观点,并表示非宗教司也可以领导回教党。

与此同时,开明派的中委卡立沙末则持不同观点,认为既然党章没有明文规定,主席和署理主席必须拥有宗教师的背景,选贤与能是最好的遴选指标。

他在部落格撰文表示,随着长老协商理事会(Majlis Syura Ulama)于80年代末成立,扮演指引和监督党内运作角色后,该党不可能发生乖离斗争宗旨的事件。

宗教师的角色和地位经过修改党章后,获得进一步确认,他们赋予监督以党主席为首的行政运作,党主席和中委们绝不能漠视宗教司的意见。

长老会和长老协商理事会对「领袖资格论」这课题缺乏一致立场,迄今发言者仅以个人身份发表看法,说明回教党在这课题上出现严重的分歧,暂不至于分裂,但足已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6月党选为回教党提供最佳辩论平台,投选领袖之余也参与事前的辩论,思想激荡让党员认真思考,领袖应具备的条件,难道宗教师背景如此重要吗?!

百万党员和175个区部代表必须思考,来到三岔口的回教党,在保守宗教派、开明宗教派和专业派互相竞争拼理念之间,最终到底追求的什么?

回教党的本质是什么?宣教团体?宣教政党?一成不变的政党?与时并进的政党?只局限回教徒的政党?走出回教徒,拥抱多元的政党?

党内杂音四起,鼓吹路线辩论是健康的民主进程,强硬压下异议将伤害党机制,也违反尊重不同意见的回教教义。

一切从党选开始,随着党选的逼近,未来数周的辩论料将更精彩、更火暴,除非长老协商理事会下达指示,以「协商」方式处理「领袖资格论」课题,不然它也料将在党选后会随之落幕,回教党绝不愿因此而闹分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