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党有第二春吗?


春天来了,民政能走得更远吗?

去年308大选,几乎遭灭门惨败的民政党,经历一年折腾煎熬后,包括领袖排队退党,现在犹如一只浴火凤凰等待时机,以便展翅高飞,迎向未来。

先有409内阁改组,党魁许子根入阁出任看似次要,却又无所不能的首相署部长,掌管绩效管理和团结事务。

两名副部长也分配到吃重的部门,即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陈莲花)和外交部(柯希仁),实践分享权力精神。

如今505的沙巴,民政党迎来两位退出沙巴进步党却支持国阵的议员加入。陈树杰和区锦华的入党,为民政增添两个州议席和副首长兼州基本设施发展部长两个官职。

sapp

去年正式接棒党主席职的许子根于周二(5日),乘着陪同首相纳吉官访沙巴期间,以「令人惊讶」的方式,在纳吉出席一项「与民同在」的群众活动前,率先宣布陈区两人加入民政,结束他们8个月无党籍的尴尬身份。

以许子根的谨慎性格,这项加盟必然获得纳吉亮绿灯下进行,并知会沙巴首长慕沙阿曼,否则将打乱沙巴政局。惟陈区二人,尚未正式呈交入党表格。

与其说是民政的收获,倒不如讲是陈区两人终于找到「落脚栖身处」,选择没有争议和最能发挥的舞台延续政治生命和官职生涯。

raymond tan自去年9月17日,陈区俩不认同杨德利退出国阵的决定,选择成为支持国阵的独立议员,这也引来沙巴国阵成员党的不满,如自民党和马华。他们抨击无党籍的陈树杰,不应该留任官职,并施压他挂冠而去。

来自多元种族政党的陈区二人的「去留」选择并不多,加盟马华的机率超低,因不愿受制于沙巴马华州主席兼首长公署助理部长的丘克海。至于加入自民党和团结党的可能性则更低。

民政是最适合的政党,因民政在沙巴缺乏强势领袖和官职资源,加盟后将能壮大民政和加强本身的谈判筹码。

沙巴政坛盛行跳槽风,政治人物的跳槽并不出奇。1995年沙巴民政首位议员江汉明也是从自民党过档而来。他却在1996年因不支持国阵的森林修正法案而被逐出民政。

陈区加盟民政是不是「权宜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目前还言之过早,副首长官职会否归民政所有也未有定夺。

陈树杰加盟民政前,必然就官职安排进行谈判,若条件谈不拢,如交出官职,相信不会贸然宣布。

从政局发展脉络分析,民政党坐拥沙巴官职的可能性非常高,因为民政的出现为沙巴带来稳定因素,填补进步党的空缺,在不影响友党官职固打的情况下,维持沙巴国阵的权力平衡。

gerakan parliament and state seat 050509陈区俩加入任何一个沙巴国阵成员党,必然引起另一方的不满,选择西马的民政党是「安全的决定」。

陈树杰也说:「我选择民政,因为它是一个安全之家,是一个我一直以来寻找的家。」

纳吉希望尽快解决陈区党籍的争议,让他们加入民政无损国阵利益,却能壮大民政力量,取代进步党的多元种族路线,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许子根领导的民政党,丢了槟州政权和首长职,多了沙巴副首长职和两个州议席,迎来东马第二春,有利开拓东马政治版图。

民政党接纳陈区二人入党,可壮大该党势力,惟也存在着隐忧,即沙巴民政会否因陈区的加入而掀起另一场内斗,以及陈区的资源分配事宜。

纳吉为民政党打开方便之门,未来就看许子根如何率领民政走向政治第二春,包括赢回人民的信任。

一条回应

  1. 政党的存亡在于人民对它的信赖与支持。。。
    民政党号称全民政党,至于能否达成为其次,
    最重要的是民政党要如何在国阵改革这一块,扮演什么角色才是重要。。。

    上次跟你吃饭后,第一次来留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