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25:聂老的锤子


聂阿兹,一锤定音

回教党与巫统,是马来政治的跷跷板。一边是巫统的右派马来民族主义,另一边是回教党的马来宗教主义。

两党即有竞争,却又常需因回教课题对话。除了1973至1977年两党皆在国阵是盟友,它们都在敌对中留有默契。

pas-bn440xx

回教党前任主席法兹诺曾就巴勒斯坦课题,与时任巫统主席兼首相的马哈迪同台亮相于国家语文出版局。

两党青年团在多项国际回教课题上也枪口对外;但在国内问题,两党始终因终极目标不同而对立。

巫统讲求马来民族的权益;回教党则坚持回教国神圣不可侵犯。

308海啸后,两党开始「回巫会谈」。最先是由巫统的阿都拉提出(又称为「回巫密谈」),期望在雪兰莪、霹雳和吉打组织联合政府。

巫统愿意妥协,让出州务大臣职予回教党,换取后者放弃与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的合作,以打击民联。惟这项建议遭中央否决。

第一回合会谈无疾而终。回教党也在2008年大会议决强化与民联合作的提案。党主席哈迪阿旺也以「巫统换了主席(纳吉),合作议题也不存在」。

不足一年,哈迪和副手纳沙鲁丁双双释放第二回合的「回巫会谈」消息,引起党内激烈辩论,矛盾分歧逐渐扩大。

纳吉与慕尤丁则全面合奏「团结交响曲」,听得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异常刺耳。

回教党更因此事而召开最高指导方向的宗教司协商理事会(Majlis Syura Ulama)会议,为这事件划下句号;民联也将进行三党的民联领袖会议,慎重讨论野火燎原的「回巫合作」。

从第一回合到第二回合,回教党让人感觉到立场摇摆不定。

这不能从单元的视角和认知来解读,因为它涉及复杂的背景和事件,并当前表面格局那么单纯。

两回合的「回巫合作」反映了马来社会政治经过去年大选也进行了的板块变迁和更动。

58岁的回教党经历四个时期,即回教主义(50年代)、左倾民族主义(60-70年代)、右倾民族主义(70-80年代),以及务实宗教师路线(前主席法兹诺领导的1988-2002年)。

如今回教党面对如何从两条路线选统一成新的未来方向。以哈迪为首的登嘉楼派系(保守马来主义派)倾向与巫统合作,宗教司协商理事会的掌舵人聂阿兹反对。

国阵领袖多次抨击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指着该党搞个人崇拜,将聂老视为神圣不能侵犯的象征。

国阵领袖多次抨击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指着该党搞个人崇拜,将聂老视为神圣不能侵犯的象征。

回教党必须检视当下马来社会的变化。当下的马来人已告别昔日的铁板一块,不同的政治脸谱丰富了马来政坛。

它分成至少七块,即巫统、回教党、公正党、宗教派(不满巫统也不认同回教党)、右派和民族主义者(力保马来土着特权,积极捍卫文化,包括右派人士)、进步和自由派者(追求绩效,要求公正,肤色和宗教的意识不强),以及缺乏立场者。

格局决定结局。回教党检视格局的视角,将反映他们回应政治挑战的智慧,选择合作对象不仅满足眼前利益,还要能改写政治版图。

回教党能否继续赢得各族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宗教司协商理事会的锤子最重要。

一锤定音,聂阿兹了解民意,拒绝与巫统合作,并收回对纳沙鲁丁的重话。

聂老的伸缩态度,暂时化解这场风波,至少还未到风暴的严重阶段。

一条回应

  1. 希望聂老健康啦,回教党没有他,那几个瓜乱乱来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