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诸侯得逞


摒弃地方诸侯,强调施政一体性

政治是治理众人的事情,也是资源和权力的调配和及运作。

民联执政4州,除了拥有19年经验的吉兰丹相安无事之外,吉打、槟城和雪兰莪都状况连连。

近期的「拆除宰猪场」、「革除槟州市议员」和「豆蔻村搬迁」事件让我们惊觉民联的合作精神,特别是州级政府阶段出现与想象中的巨大落差。

虽然民联党魁在镁光灯前握手示团结,惟他们的讯息似乎未能下达至第二层的州级领导阶段。 

民联党魁的合作精神必须有效的下达至各级领导,否则将是“你有你讲,我有我做”。

民联党魁的合作精神必须有效的下达至各级领导,否则将是“你有你讲,我有我做”。

除了加强沟通机制以外,必须认真看待地方诸侯崛起的迹象。若诸侯藩镇割据,培植地方力量,不愿受中央管制。

根据一名要求匿名的民联领袖坦承,地方势力崛起的情况在民联执政的州属特别明显。

他说:「这些是地方诸侯,有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主观意识强烈,未必听从党中央的指示。」

「若党中央都无法『管理』这些诸侯,民联共主(安华)又怎能有效发挥斡旋的中介角色呢?」

吉打大臣阿兹占是主观性较强的领袖,未必能将别人的意见听入耳,甚至欲与他通电话的领袖也面对「联络不上」的问题。

308政治海啸后,许多还未做好执政准备的议员都出任公职,负责管理众人事情,势力和实力瞬间膨胀。

「地方民联,中央国阵」,促使民联成员党的地方力量壮大。由于重量级领袖都在国会,负责宏观大局,主导方向,至于州行政则由大臣和行政议员负责。

这种前提以及「维持党内团结与民联和谐」曲目下,中央缺乏有效的力量制约地方诸侯,只能站在「合作精神」的高度,劝告各州听取指示。

当中还不包括不受民联掌握的地方政府势力。这股习惯国阵方式的地方政府,经常遭民联投诉为「阳奉阴违」。

提防小人,悄悄在背后捅你一刀,死得莫名其妙。

提防小人,悄悄在背后捅你一刀,死得莫名其妙。

地方领袖活跃当地多年,一夜间成为执政党,容易吸纳其他力量,主动靠拢的人士也逐渐增加。

若数个地方诸侯结合力量,以捆绑战术对抗中央指令,中央无法再以昔日的态度对待崛起的诸侯,必须另设「萝卜和棒子」的奖罚制度。

中央弱势,诸侯们的挟持力相对对强大。中央能否与地方诸侯抗争?还是受制于诸侯?很大程度取决于中央的态度。

从受封名单、施政弱点,以及官委市议员等争议事件,说明民联最高领导层极需突破现有制度,而不是延续「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方式。

虽然各州情况不同,政治环境有别,地方诸侯不能以「一拖、二改、三应付」方式维持原状,执政格局的发展脉络必须一致,才能彰显民联的一体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