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新加坡(4):娼妓合法化


娼妓,早该合法化啦

今天不写政治,来点其他课题。其实这篇是7月初我到新加坡,对芽笼的看法。7月中已经写好了,一直没有刊登。

人的言行举止,决定其价值取向。对女人来说,以自己身躯挣钱,是不是最无可奈何的抉择?是否意味着她自甘堕落?

若有选择,她们愿意成为性工作者吗?以原始本能,满足嫖客的原始欲望。我们必须跳脱道德和宗教框框,看待这种赚钱方式。

11

娼妓在新加坡是合法的,她们要定期体检和年度纳税,履行义务,政府也给予所需的保护。

青楼内明文张贴,必须使用安全套,包括口交期间,同时拒绝接受酗酒的嫖客。性工作者也有保护自己的权利,这是盗亦有道,行亦有行规的体现。

看看这些中国网友在芽笼区拍摄的视频,这些性工作者是“企街”女郎(广东话),违反新国的法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Ifj4KH-DLc&feature=player_embedd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MB03CnZbzU&feature=player_embedd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WWlXHGkcok&feature=player_embedded

从前的芽笼,性工作者只在自己的地盘活动和居民相安无事。全球化后,性工作者也国际化,亚洲各地的年轻女郎,拿社交准证短期入境。

她们在这逗留两个星期,捞一票就走。这些流莺四处拉客,侵入了组屋区和咖啡店,影响居民的正常生活,惟警方常有突击扫黄。

我绝对赞成娼妓合法化,这有别于歧视女性或鼓吹淫荡思想。

3554700733_bc6fabe515_m3555574386_2c23601cc1_m

这份古老行业,难以彻底消除,唯有正面应对,积极管理。有人自愿成为性工作者,这是她们的职业,不应以贵贱区分。

若她们不害羞,也不以为耻地公开站出来争取工作权益,要求受合理的保护,也愿意纳税时,我们依然不准她们合法工作,这才是歧视。

一旦她们不以工作为耻,旁人何须代她们操心?

合法化后,可减低许多社会成本和社会问题,一言蔽之,利多于弊:

(1)减少交易成本,明码实价,杜绝敲诈和欺骗。
(2)减少性工作者被剥削、欺负和投诉无门的机会,淡化黑帮势力的操纵。
(3)卫生放心,定期体检,领取「开工许可证」;工作环境的消毒,减少性病和其他疾病的蔓延。
(4)集中式红灯区,方便管理,提升效率,良家妇女和家庭不受干扰。
(5)警方只需安排特定警力,维持红灯区秩序,其余警力可获更好分配。
(6)集中管理有助改变公众对性工作者的歧视。

更多相关文章如下。

 中国时报,一个男人@东南亚,梁东屏专栏(2004年4月5日)

 新加坡政府可能是全世界最务实的政府,他们知道娼妓问题禁不了,于是乾脆合法化,纳入管制。更有趣的是,新加坡的红灯区——芽笼——基本上是与住宅区混在一起的,但是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来那是红灯区。

 在芽笼工作的妓女,大多来自泰国、马来西亚,由妓院老板或仲介前往前述两国物色,找到之后第一件事是作全套身体检查,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代她们向新加坡政府申请特别工作证(Special Working Pass)。

 这个工作证效期两年,两年一到就得回各自的国家,然后终其一生不能再以同样的身份到新加坡。

 芽笼的妓女住在妓院里,每个月的生理期可以休假外出,但是绝不能外宿。

 除此之外,每月还有一次外出的机会,就是检查身体。这个检查身体不是一般的检查,而是验血、验尿全套都来毫不马虎的。主要的原因是爱滋病的潜伏期为六个月,所以到新加坡之后的前六个月,每个月都要做一次前述的身体检查;六个月之后,就改为三个月一次。

 妓女在新加坡工作期间,任何时候被查出染上疾病,就得立刻停止工作或是被遣送回国。

 妓女在工作的时候,也一定得遵守妓院的各种规定,特别是使用保险套,绝对没有任何宽贷;如果碰到客人不合作,妓女可以立刻「举发」,妓院就会出面把客人请出去。

 而且,芽笼的妓院并不是来者不拒的,看守妓院的小弟如果遇到喝醉酒的、嗑药的或者一些特殊国籍的,立刻就闭门谢客。

 为什么?除了预防发生事端之外,很大程度上是要保护妓院内的「性工作者」。

 所以芽笼的妓女在心里上并不是「卖淫」而是「工作」。

 

美女图,男士最爱。嫖妓,却非所有男士的喜好。

美女图,男士最爱。嫖妓,却非所有男士的喜好。

 

 ● 文/周文龙 (联合早报 2009年3月28日)

芽笼是新加坡重要地标。除了是着名风化区,会馆、庙宇多、食摊也多。《不知岛的欲望》三名创作者杨君伟、傅正龙和许婉婧在芽笼发掘流失了的本土记忆,将带观众游走芽笼,认识它的前世今生。

一说到芽笼,你脑海里最先浮现的是什么画面?是「色」吗?你又是否知道芽笼除了色情行业,其实还有许多丰富的文化和历史记忆呢?

在戏剧盒呈献的演出《不知岛的欲望》中,三名创作者杨君伟、傅正龙和许婉婧,就会带观众游走芽笼,让他们探索、认识和感受芽笼的「神、色、食、史」。

杨君伟说:“很多人知道芽笼色情行业蓬勃,却不知道芽笼除了娼妓多,也庙宇多、食摊多以及会馆多。”他和制作群就在芽笼发掘了许多流失了的本土记忆。

7条回应

  1. 这不是贬义词,
    有“鸡”,就必须有“鸭”!不然女人会怪咱们男人不平等。

  2. 好句 >> 美女图,男士最爱。嫖妓,却非所有男士的喜好。
    赞成~

  3. 要死咯:o志锋哥;)你的那个陶娃娃照片很可爱:)我以前有收集一套嘞,不过都丢掉了。你收集了多少个?

    • Shelly:陶娃娃照片?我没有收集。你也喜欢这些玩意儿?

      DsVT:美女一直都是男士最爱,嫖妓只是部分男士的坏习惯而已。

      奶茶:男女的性工作者都有。只是女性较多,男士较少。据了解,近期投入服务业的男士有上升趋势。

  4. 对不起,其实我说的不是陶娃娃的照片而是那个陶娃娃。
    这个设计款式的陶娃娃一共有七款。
    ;)它是七个小矮人的造型。
    每个人都有他们背后的故事、、、、
    这个服务行业,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偷拐骗打抢杀人放火走私贩毒换取金钱。

  5. 其实性工作者如有选择的话根本不会出卖身体换生活,但如果就连出卖了身体也找不到吃,不难想象这会造就更多社会问题。

  6. 原对邻国有着一份期待,
    现在,我反而觉得原来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平等的。
    只要有权有势有钱,无论你杀人犯放火都可脱身免受治罪之权。
    可怜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孩子,
    可怜父亲辛劳的付出未能得到回报。
    行凶者逍遥法外只因他是使节。
    既然法律不能公正严明,
    那么活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们,
    何必再紧守那法律的条例?
    何必再相信家在健在规上,国建在法律上这样无谓的说法。
    让我们也疯狂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