峇眼槟榔印裔情归何处(1):国大党?!


他们是造王者,谁来造就他们

若说占20.4%的印裔选民能在10月11日峇眼槟榔州议席补选中,发挥关键的造王者角色并不为过。

20.4%相等于1/5的选民,或2834人。虽然这不是少数,但是印裔的关键角色将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发挥决定胜负的因素,即:

1)朝野各自获得半数巫裔选票(占总数63%);
2)70%华裔(占总数20.4%)和其他族群(占总数4.9%)支持民联,只有30%支持国阵;
3)70%的军人邮寄票(占总数的37%)支持国阵,剩余30%是民联支持者。

上述推算建立在国阵与民联单挑的假设基础上。朝野直接对垒的战役才能分辨朝野双方的实力,惟一名公正党党员表态将以独立人士参选。

为国阵争取印裔选票的工作,是国大党的首要和必然任务,它是国阵内唯一号称捍卫印裔权益的政党。

虽然民政党和人民进步党也有印裔党员,可是未能发挥显着作用,印裔社群的认同感也相对低。

bagan-pinang

国大党发挥「吸票」功能,或造成「倒票」反效果?这是国阵最关注的事项,也直接影响补选的战绩。

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曾表示,将监督该党的助选工作交于指定接班人巴拉尼威领军,为国阵争取印裔的支持。虽然如此,三美不能把所有责任推给老二,哪怕助选过程如履薄冰。

尽管面对严峻考验,纵横政坛30逾年的三美明白游戏规则,满足印裔要求并非胜利的金科玉律,印裔的问题也未能在朝夕间解决。

308大选中,回教党候选人南利依斯迈在峇眼槟榔州席中,赢得3个印裔选民占超过60%的票箱,至于另一个票箱仅以2票落在国阵后头。

昔日的选举口号和方式已过时。若要赢得印裔选民支持,三美和国大党必须费尽心思,拟出能引起共鸣的选举策略。

或许该党将猛打民联执政州属的印裔社会经济遭边缘化课题,突显民联领导无方。该党曾在4月7日武吉士南卯州议席补选中使用此策略,成功赢得少数印裔回流票。

三美会否复制循环使用该策略?吉打和森美兰情况有别,无法相提并论,况且森州的印裔也面对不少悬而未决的问题,特别是园丘工人的问题。五十步笑百步,未必上策。

另一方面,三美也必须认真看待党选后遗症对这场补选的影响。

峇眼槟榔是直落甘望国会议席属下的其中一个州议席。该国席一直都是国大党的席位;2000年至2008年期间,索迪纳登当选该区国会议员。

索迪纳登一度是三美的爱将和力捧的新人,前者曾担任三美的政治秘书。2000年索迪纳登在直落甘望国席补选中上阵,当选后受委卫生部政务次长,并在较后时出任党总秘书。

2004年他蝉联国会议员,并荣升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惟在308时栽在人民公正党的卡马鲁手上。

索迪纳登于9月党选违背三美意愿,竞选署理主席,挑战三美属意的巴拉尼威。虽然败阵,但他依然是国大党直落甘望区部主席。

他与三美之间的师徒恩怨,能否在补选前搁置一旁,将国阵利益摆中间?若索迪纳登不积极拉票,将影响国阵选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