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马来西亚,从巫统开始


一个巫统呼唤“珍德拜精神”

坦白说,2009年巫统大会是火花欠奉和沉闷的。这与之前铺天盖地的「改变」呼声,以及「修章」讨论有关。

重燃「珍德拜精神」(Semangat Janda Baik)是整合团队的关键指标。

该精神成功淡化地方党阀的矛盾,如登嘉楼和联邦直辖区。因此它成为团结,枪口向外的象征,类似三国演义的刘备、关羽和张飞「桃园三结义」。

umno agm egm 151009 leaders

「改变」不是新课题。去年308大选后,巫统已高谈如何改变?怎样改变?何时改变?为谁改变?

10月大会不及6个月前的2008年大会精彩,除了与党选年有关之外,也碰上名为「权力转移」的「逼宫」戏目正上演,增添数分紧张和期待。

党选期间,许多为了椅子的候选人,做出各项政治承诺,握手「问候」成了焦点,即这是「空洞问候」(Salam Kosong )还是「实质问候」(Salam Berisi)。一些候选人也预支政治承诺和支票。

相对之下,10月大会是讨论未来方向的「纯」大会,没有如往年邀请其他单位或人士出席(外国政党代表和以外国留学生为主的巫统海外俱乐部)。

10月大会只是兑现承诺、报告成绩,以及修章的场合。没有煽情、高亢、耸动的种族性言论,甚至炮轰反对党的言论也相对少。

纳吉发表《推崇传统,启动改变》的处男政策演词,淡化种族色彩和强调求变,惟大会的主题「一个马来西亚」却是贯穿全场的焦点。

「一个马来西亚」旗帜挂满场内外,就连太子世界贸易中心附近的道路也可看见印有纳吉肖像和「一个马来西亚」的布条。

代表们获分配印有「一个马来西」标志的背包,他们的证件和颈带也印有同样标志。「食指手势」成为纳吉最新代号。

喜欢与否,「一个马来西亚」已从巫统开始,代表们看到、听到和感受到「一个马来西亚」的存在,这也成是辩论的主题。

口号和布条无法赋予「一个马来西亚」活跃的生命力,该施政理念必须配合实质的政策和执行毅力方能见效。

巫统大会的另一重点是整合团队,化解派系之分,以一致步伐迎战第13届大选,提升巫统的存在价值。

重燃「珍德拜精神」(Semangat Janda Baik)是整合团队的关键指标。

umno agm egm 151009 delegates

巫统总部在代表大会举行前,聚集各区部主席在彭亨武吉丁宜的避暑胜地珍德拜举行的培训营,期间成功淡化地方党阀的矛盾,如登嘉楼和联邦直辖区。

「珍德拜精神」成为团结,枪口向外的象征,类似三国演义的刘备、关羽和张飞「桃园三结义」。

刘关张在桃园中对天起誓,歃血为盟结拜为异姓兄弟,愿同心协力,共图霸业。

刘关张三人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出身平民家庭,无所依仗,彼此重「义」,这也是他们用以号召民众夺取天下的口号。

可是政党的「义气」和结拜兄弟的「义气」大不同,巫统急需重唤昔日的「义气」,抛弃今日的「利益先行」。

掌权太久,巫统党同志的义气逐渐被利益和权益侵蚀,派系恶斗,胡扯后腿,争权夺利,地方诸侯垄断资源,封锁年轻人发挥的舞台,想尽各种方式巩固椅子和权益。

失去政权的危机感笼罩着巫统,勾心斗角无助巫统崛起和壮大,甚至埋下沦为反对党的伏笔。

与此同时,两名前主席敦马哈迪和敦阿都拉先后亮相大会,虽然无法上演「王者对碰」局面,却显示纳吉处理前主席的能力。

纳吉在总结演说中感谢,台下与区部代表同坐的阿都拉(也是甲抛峇迪区部主席)后,全场起立并给予20秒钟的鼓掌。

巫统在纳吉领导下进入新纪元,他不仅带领巫统,也领导国阵团队面对更严峻的政治挑战。

「一个马来西亚」从巫统开始,日后发展则视国阵成员党的实际配合与支持,人民期待成效,不是口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