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总,您好!(1):还原历史的另一面吧!


还原历史的另一面吧!

由于我坐在第一排的「首号位」,陈平踏入会议室后,站在中央与媒体朋友挥手致意。

当时我的右手已处在「半伸」状态,准备与陈平握手,他似乎看不到我的「友谊手」,我担心自讨没趣,当下没有直接伸直手与陈平握手。

镁光等不断地闪着,他以微笑和挥手回敬,我终于忍不住了,提高声量(担心他听不到)和伸出右手说:「陈总,您好!」他望过来,我们终于握手了。

很难想象这名老人是马共总司令,他少了令人生畏的军威和霸气,反而散发的尽是,亲切、睿智、淡定、幽默及随和。

陈总,您好。希望您不会有沉重的感觉...

我们问应该如何称呼他时,陈平?王文华?

最终我选择以「陈总」称呼他,代表我内心对他坚持政治理念的尊重!马共的老同志也以「陈总」称呼陈平。

2009年12月27日,我面对一位马来亚共产党活字典,一名见证时代巨变的政治人物、曾与英军、日军和马来西亚军警打过战的游击队总司令。

他有多重身份,是历史巨人、传奇人物、抗日英雄、反英殖民统帅、以及国家头号通缉犯等。

如此神秘的人,就是陈平。其真名是王文华,如今他身边的晚辈都亲切地称他为「uncle」。

27日正式访问之前,在泰国合艾J.B酒店的中餐厅看见他。虽然之前曾获悉他的健康状况不理想,行动不便,需要助手扶伴上下楼梯。

但是,对他的出现还是有着深切期待,萌起凝视一代巨人的种种假象,期望他的霸气和威严可镇压全场。

惟,我必须坦白地说,我失望。他没有想象中的威气逼人,也缺乏游击队司令的严肃和气势。

难怪,1989年他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时被媒体形容为像老板多过像马共。当年他是自1955年后,34年后首次公开露面。

话说回来,陈平离开中餐厅前,各报摄影记者已准备就绪,当他一踏出餐厅,镁光等就闪个不停…

卡嚓,卡嚓,卡嚓后,沉寂20年的陈平,又回到了镁光灯前。

访问陈平,该说大马中文报和网络媒体的联合访问才对。纵然联访,也是一件值得盼望和期待的采访工作。

一些不客气的记者认为,这不算什么访问,充其量只是相对高格调的记者会而已!

虽然未能单独与这名全世界在位最久的共产党领导人进行访问,而必须与其他中文媒体「共享」80分钟的访问和相处时间,这对七字辈的我,的确是难能可贵的采访经验。

这场联访配合大马、泰国和马共三造在合艾签署《和平协议》20周年而举行,美中不足的是访问地点并非1989年签署协议的蠡园酒店,而是J.B酒店的会议室举行。

现场的座位安排并不是想象中的专访(轻松散谈式),或严谨的新闻发布会摆设,它更像一个讲堂的布置。主角陈平坐在会议室中央,记者们坐在左右两旁。

这场极似新闻发布会的联访时以问答方式进行,首先每家媒体向陈平提出两道问题,他都一一回答,除了某些涉及历史的问题以「记忆力衰退」为答复。

首轮问答之后,进入第二轮的问答,每家媒体只允许一道问题。之后就公开发问,大家都争夺发问权,提出心中的疑问。

由于我坐在第一排的「首号位」,陈平踏入会议室后,与媒体朋友挥手致意。

当时我的右手已处在「半伸」状态,准备与陈平握手,他似乎看不到我的「友谊手」,我担心自讨没趣,当下没有直接伸直手与陈平握手。

镁光等不断地闪着,他以微笑和挥手回敬,我终于忍不住了,提高声量和伸出右手说:「陈总,您好!」他望过来,我们终于握手了。

虽然85岁,我感受到他的劲,紧握着他的手,我的左手握着他的右手。他握紧我的手,示意地点头。

很难想象这名老人是马共总司令,他少了令人生畏的军威和霸气,反而散发的尽是,亲切、睿智、淡定、幽默及随和。

我们问应该如何称呼他时,陈平?王文华?他笑笑说:“两样都可以。”

我选择以「陈总」称呼他,代表我内心对他坚持政治理念的尊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