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总,您好!(2):我错了吗?


你可以说,我错了,失败了,但我会告诉你,我怎样尝试过

过去我是一个完全不同框架的年轻人,但是我从那个时代现实和教训中获得的价值观察,可以让现在的年轻人分享。

假如他们想把视野放宽放远,看到掌上电脑以外的世界,了解历史怎样塑造它自己,我愿意参加讲座。在这里可以交换意见,最终推动世界。交换意见叫我雀跃。

你可以对我说,你错了。你可以坦言,我失败了。不过,我也会告诉你,它是怎样的以及我怎样尝试过。

这是陈平在《陈平:我方的历史》最后第32章「流放生涯」的最后一段。

毫无疑问,陈平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当年意气风发和俊俏的模样已成为历史。

握着他的手,望着他的眼神,看着他稀疏的花白头发、拖着微驼的背、行动和言辞缓慢,实在难以相信想象,眼前的他打了一辈子解放战争已尽显老态。

他的愿望只有一个,即返回祖国家乡实兆远。就算未能光明正大进入,甚至潜入也无所谓。唯一的条件是不能以公开道歉换取回乡机会。

这是一场联访,它更像一幕矛盾的「人性哀求」和「坚持理念」的拉锯战。

他以宿命论口吻,做了最坏打算,接受命运的安排,难道这就是坚持理念的代价吗?

他不缓不急地回答记者们提出的所有问题,惟一些得不到答案,85岁的陈平不断重复自己「记忆力衰退」。或许他不想回答特定问题…

冷战结束20年,推倒柏林围墙20年,大马、泰国和马共三造的和平协议也迈入第20个年头。

1989年11月30日马共总书记陈平与大马政府签署“停止对抗协议”前,他在一项新闻发布会向传媒们招手致意,传达和平讯息;而这历史动作在20年后上演,只是如今陈平仍“流放”在大马外。85岁高龄的他在受访时再次挥手,满脸笑容向远道而来的大马媒体挥手致意,脸色一脸红润的他,散发着一代传奇人物的魅力。

我选择相信,坐在我前面的Uncle(他的助理都称他为uncle),没有其他悬念,只有一个「回家」目标与方向。

1955年华玲会谈,马共错过和解机会,必须等到34年才达至和解。

他曾说:「每个时代,打造着属于它的理想。如果你渴望有所作为,你就需要对那时代的呼声做出回应。我那年代的人梦想着消除马来亚的英殖民主义。对此,我感到自豪」。

20年前,陈平有意回国,结果被政府耍弄,难道还要等多另一个20年吗?原来回乡的路也是那么漫长、崎岖和险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