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刊(2):纳吉能否战胜自己?


纳吉的政治挑战:如何战胜自己?!

在「政治先行」的泛政治的环境下,政治是政治人物的一切。若无法有效处理政治事宜,潇洒地自行退隐或压力下逼宫离开,两者选其一,否则就只能耍赖不走。

纳吉在不利巫统和国阵的情况下接任党政一把手职位。他出生政治世家,经历先父拉萨和3位前首相的领导,深谙政治操作、权力运作和游戏规则。

他搭建最佳的“一个马来西亚”舞台,若无法实践全民议程,充其量该舞台只不过是建在沙滩,摇摇欲坠的垫高木板而已。

他必须战胜自己,击败族群内的种族主义心魔,才能带领巫统和国阵,与民联展开良性的中庸之战,为大马迈向两线制奠下基础。

纳吉上任前爆发举国震惊的2月霹雳变天事件,虽然它发生在阿都拉掌权期,但时任霹雳州巫统兼国阵主席的纳吉难逃人民的批判。这是人民对即将出任党国领导人纳吉的第一印象。

若以企业界的时间计算,4月至今纳吉上任已有3季(9个月),人民对他的政治改革依然保持观望态度,全因巫统和国阵无法交出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NONE

批评者认为,他缺乏大刀阔斧的魄力和决心,以致人民质疑纳吉领导的国阵否具诚意转舵,让政治走回中庸之路?若缺乏实质果实,谈何争取流失的选民?

阿末依斯迈提早解冻、巫统对重整国家干训局课程内容的分歧,以及巫统对“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保留态度等,说明巫统内部“马来人万岁”思维依然根深蒂固。

这群鹰派的保守领袖们担心,巫统主导的国阵在民联施压力下将逐渐开放马来人的“专属领域”,侵蚀马来人主权。

他们的反弹、《马来西亚前锋报》多次唱反调、倡议回巫会谈等事件,说明不安思绪一直笼罩着他们。

这种担心马来人在政治斗争中失去一切的零和心态,极似当年华裔选民的忧虑即,壮大反对党之后,导致朝里华人数目减少的心情。

纳吉的政治挑战在于,如何说服马来人告别种族主义和排外的回教思维,舒缓他们的焦虑和恐惧,引导他们走向中庸之道。

这绝不是简单工程,惟在民联压力和开明的形象对比之下,国阵和巫统显得落后。虽然巫统可折回旧路,扛起种族大旗,惟这只会流失更多非巫裔和中庸开明派的巫裔选民。

2009年数场补选成绩显示,非巫裔对民联的支持度变化不大,相对的突显种族主义,也未见成功吸引大量马来票回流。

纳吉通过行政与公共服务策略,制定6大国家关键绩效领域和关键绩效指标,淡化政治纷争,回应人民对最基本衣食住行的要求,以及渴望肃贪和减少罪案的诉求。

莫纳斯大学双威分校政治学者黄进发受询问时指出,纳吉只处理两项政治重点,即族群关系(通过“一个马来西亚”),避免国阵遭非巫裔抛弃,以及提高治国效率(通过关键绩效指标)。

“他励精图治提升治国效率,但是却不碰政治体制。他把事情做对,却没有做对事情。”

“纳吉提出的东西是没有政党会反对的,但是如何有效落实则是一个问号。”

NONE

预料政府将继续在2010年通过多项政策,如2月出炉的新经济模式、5月公布燃油津贴机制,以及第10大马计划中,化解人民对不明朗前景的不安。

相信纳吉将在第10大马计划中提出,类似阿都拉在第9大马计划阐明“国家使命”的宏愿,惟这块大饼能充饥多久?

黄进发指出,国阵将摆出“知错能改”姿态,通过公共行政和执行力,甚至废除新经济政策,以赢回非巫裔的支持。

“民联必须加码,与国阵竞争民主化议程。他了解巫统的危机,会在党内鹰派压力和非马来人压力下做出抉择。”

民联已经推出政纲,摆明车马与国阵对着干,纳吉必须在来届大选前与民联比拼“中庸”,而不是对比公共服务素质或公务员效率。

下届大选的主要战场是争取中间选民,如何往中庸路线靠拢才是关键。仅靠纳吉绕过国阵成员党,直接面向非巫裔的方式缺乏说服力。

建议成立国阵之友、广纳异议人士、见证印裔的人民力量党的成立、出席中华独中90年校庆和破天荒主持华总领导层就职监誓礼等并不足够。

经历308大选,唤醒人民沉睡数十年的政治醒觉,惊觉“人民是老板”的硬道理。

纳吉必须拿出诚意与决心,真正兑现拥抱中庸的承诺,而非修补小格局的瑕疵,忽略宏观大格局的诉求。

他搭建最佳的“一个马来西亚”舞台,若无法实践全民议程,充其量该舞台只不过是建在沙滩,摇摇欲坠的垫高木板而已。

他必须战胜自己,击败族群内的种族主义心魔,才能带领巫统和国阵,与民联展开良性的中庸之战,为大马迈向两线制奠下基础。
纳吉的施政和政治改革重点:

4月3日:宣誓就任第6任首相,通过电视演说,提倡“一个大马,以民为本,绩效为先”和“关键绩效指标”(KPI)

4月9日:宣布内阁阵容,为内阁进行轻微瘦身

4月22日:开放27个服务业次领域,撤销30%的土著股权限制。

5月18日:破例决定不参与5月31日槟城本南地州席补选,同时委任蔡细历担任新增的国阵总协调。

6月2日:访问中国4天。

6月30日:废除外资委员会就公司股权、合并与收购所制定的条例与指南,国内外上市公司不必再遵守30%土著股权限制。

7月8日:废除实行7年的英语教数理政策,2012年开始恢复母语教数理。

7月11日:宣布6大“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

7月22日:宣布成立赵明福验尸庭,和调查盘问过程是否违反人权的皇家调查委员会
7月27日:宣布关键成效领域细节和相关的关键绩效指标。

10月15日:巫统特大通过修改党章建议,铲除金钱政治、扩大民主空间和增加拥有投票权(5800%)的人数,从目前的2510人增至14万6500人。

10月19日:在国会宣布,把9月16日为公共假期,纪念马来西亚的成立。

12月17日:公开“政府转型计划”(GTP),呼吁人民提供意见。

6条回应

  1. 如果将某些马华的选区和民政党对换,然后加强郊区巫统服务水准绝对有看头。
    找寻新血对换那些过去被认为没有作为的区域服务党员,形象转好会增加大选选区多一些票数。
    廖中莱没有上位的话,马华不会有新作风新行政方式;旧的马华已经行不通,党里酝酿着一股替旧迎新的风气,若不随从马华将会有不止一个廖中莱。就算现在能平服得了一时也难保将来会有更加激烈的党争发生,现在的人事变动对已经安排了的来界大选绝对有利。

  2. 民联啊~民联~
    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公开质疑首相能否落实一个大马概念之余,
    是否曾经自照镜子呢?先失霹雳州属执政权,后在上演内讧闹剧,实在匪夷所思。
    民主行动党里不断发生内讧,勾心斗角的戏碼日日新鲜惊心触目。
    依我看民联三党的合作关系和执政能力才是应该受到马来西亚所有公民的质疑才对。
    看看那槟州首长,垮下海口要搞好槟州;转个身连自己下属业管理不当,而且还要闹跳槽风。
    看在我眼里民联实在是可悲又可怜。
    原先的厚望如今已经转化为得过且过就好了,只要还有饭开选哪一个政党执政中央都没所谓了。

  3. 民联的议员不是没有做事,只是该做不做,不该做就非常勤力的去做。
    眼观现在的时势,民联原地跑步没有一套完整的治国方案和虽然有所改变的国阵还是不大体谅百姓通膨生活苦酝酿百物价起的压力大之下;第三股政党若是现在成立起来,它必定会有机会取代以上两个政党,重复308大选的结局—-〉执政党失势,另一个反对党的时代。
    我期待这个新政党的成立,
    我想有如此冀望的人并不会只有我一个

  4. 民联,如果你们想要继续在人民心中得以生存;那么就“请你们,以后也不要在任何宴会集会上/心理上依旧在身上挂着(308大选获胜)的口号了,你们的年代就快过去了。”
    天时地利人和在不思进取,不会利用它的人身上是没有价值的。
    糖果身上的果衣、是给别人套上去的而并不是糖果自己给自己套上去;而你们身上所披戴的庄严议员服装是由每天为了一分一毫血汗生活费而忙碌到喘不过气的人民所提供!你们忘记了是谁给与你们的权力,是谁给与你们无尚的议员荣誉;不懂感恩不懂体恤百姓不用紧,但是若你们忘记了你们的使命背弃了承诺将会使你们自己在政坛中没落。
    民联议员们,你们头顶的光环使许多人非常羡慕也非常尊重你们;投你们选票的每一个选票主人能为你们戴上这个光环也能够从你们头顶取下这个光环。
    你们的豪门宴会就算是日日上演月月新异都无法亲近所有的选民,因为还有许多选民就在你们大开宴席时依旧还要为了生活费而忙碌;你们的宴会是给高尚生活高收入的人享有,就如你们和宴会一样没有价值,没有改善人民生活问题的价值!
    ——————————————————————————————————————————————————————————————————
    *如果有任何人对在下的留言感到不悦和欲报警查办
    :D
    本人非常乐意协助调查,
    我的口供会是如下《我只是说我想说我想讲我身为一个大马选民想要的事/东西,如果身为一个政党,获选的议员,无法接受别人批评,无法实行对人民生活上有利的政策促使百姓生活困苦;那么“请你们辞去你们议员的职位,提早再办全国大选”。以上并不是我个人想法》想要说的话想要讲和身为一个大马选民想要的事/东西《我只是有勇气大胆的讲出了/说出了许多人心中的话。——————————————————————————————————————————————————————————————————-

  5. #附加=
    》如果有不满我不能说/不能讲/不能有要求,那么当初民联的选举丞诺的是u什么?参选口号还有没有价值??
    国阵执政,马来西亚首相对着全国百姓高喊的“一个马来西亚”是有什么实质作为?虚设?

  6. 联络官。
    一个名词。
    两种意义。
    公平与施政品德。
    =================================================================
    或许我们应该时时刻刻的自我反省,
    我们所作的事实没有偏私吗?
    都公平吗?
    无论是对待敌人或是自己可否能够以公平的手法出示?
    别的族群,或许没有丞续了千年“以德服众”的教义,
    但是身为华人的我们怎可以忘记了祖先的金石良言呢?
    若是不能以德服众,
    又如何提倡司法公正,执政无私的概念呢?
    所谓的不同和改变又从何而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