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报》劳伦斯神父(Lawrence Andrew)的访谈


 劳伦斯神父:宗教关系、政治参与、一个马来西亚、教堂角色…

去年11月17日受一名基督教朋友邀请,出席一场由彭茂燊宴请的晚宴。主要目的是召集各位各基督教和天主教领导,一起为翁诗杰祈祷,支持这名反腐、廉正和有政治勇气的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

我不是基督教徒,但朋友多次来电提醒我“赴约”,唯有出席顺道了解基督社群如何挺翁。当晚的主要人物有两位,即彭茂燊和另一位拿督(忘了他的名字,据悉是翁诗杰的大学同学),以及主宾翁诗杰。

上述两位和翁诗杰一轮嘴说了不少,听进耳的少之又少,无法从三人口中获知更多内幕消息,收获极少。

suicide series 211209-241209 father lawrence andrew 02

不过,我的最大获益却是经朋友介绍,认识天主教周刊《先驱报》的主编劳伦斯安德鲁神父。

由于《先驱报》的关系,加上内政部禁止该报使用“阿拉”,以及主编将此事带上法庭,挑战内政部长指令的事情,我对劳伦斯神父非常有印象。

当下立即拿了联络电话,准备以他进行访问,了解更多《先驱报》和他的相反。

我们于去年12月初,在吉隆坡富都路的一间天主教堂进行访谈。

他侃侃而谈了很多有关国内宗教和族群关系、政治局势、教堂是否参政、一个马来西亚、回教徒的围城心态等。

以下是访问全文(部分刊登在2009年12月26日《东方日报》)。

看着当前《先驱报》可合法使用“阿拉”所掀起的争议,重新细读他的访谈,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内政部已经针对此事提出上诉(1月5日),并考虑制定“阿拉”字眼。陸續有來…

领袖缺乏信心,宗教交流难成功

天主教周刊《先驱报》主编劳伦斯神父认为,一些缺乏自信的宗教领袖,已成为宗教交流与对话的绊脚石。

他以不点名的方式指出,一些回教领袖对自己缺乏信心,否则不会产生害怕心理。

他说:「若你有信心,你将在各生活阶层中展现出来。一个充满信心的人不会感到害怕,但是缺乏信心的人经常感到恐慌。这(缺乏信心)也反映在宗教对话的课题上。」

2010年元旦前夕,劳伦斯神父获知“阿拉”案件胜诉后,展示印有“阿拉”字眼的《圣经》。惟这只是上半段的胜利而已,下半部还未开战噢...

他认为,「缺乏自信」是人为因素所致,这种「人造的缺乏信心」是由一些领袖特意制造的不安全感。

「若该领袖拥有自信和安全感,笃信自己信仰,他们不会感到害怕。可是在国内,当谈及回教课题时,你的所作所为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相信你也有所闻。」

「为何如此?这就是缺乏自信的迹象,对信仰缺乏信心。」

他表示,早前一些不同宗教的领导人倡议成立「信仰理事会」,可是却遭受某方反对而落空。

「一些人对宗教对话感到害怕,他们担心对话后,我将影响他们的信仰或者他们将加入我们的宗教。」

「这种害怕无法为我们带来宗教谅解,也无助于了解另一个宗教。」

「若我们真正了解宗教,我们也是让人民对宗教有深一层认识的宗教团体,希望他们明白宗教是生活的指南,倘若如此,我们无需害怕对话。」

他指出,大马五大宗教协商理事会(基督教、佛教、兴都教、锡克教和道教)无法真正促进国内不同宗教之间的和谐与交融。

「虽然我们拥有该理事会,它的功能看似反映不同宗教的团结,以及它们的宗教实况、社会现象和权益等。可是该理事会却没有把重要的回教纳入在内。」

「它(回教)不是理事会的一分子,也不包括在内,这并非真正的宗教交流,因为主要的回教不在其中。」

他直言,该理事会曾提出许多课题,惟没有带来太大变化。

讯及联邦宪法已明文规定回教是官方宗教,为何当局对宗教对话和回教课题特别紧张时,他认为,这可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切入分析,可能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和宗教因素有关。

他认为,经济政策倾向特定人士,同时马来文化在过去30年起了很大变化,文化成了族群的特征。

他指出,一些回教徒倾向寻找回教文化的真实性,大家争夺回教的真实权。

他说:「他们总是自认比别人更回教,彼此互相竞争,展示自己更回教的一面。」

他认为,任何宗教发展的道路上,难免出现「回归原本」情况,一些不仅注重原教旨,甚至也把周边次要的事情纳入在内,以显示该宗教的原本面貌。

刻板的教育无助宗教和谐

劳伦神父认为,正确的教育是迈向宗教和谐与交流的重要元素,当前的教育制度已经「刻板化」人民对事情的认知。

他说:「我们的教育制度已自行分化人民。若教育是教导我们刻板印象,以刻板态度看待特定人士,我们得到的也是刻板答案,以刻板角度评估他们。」

「我们应该从教育着手,推行良好教育,让孩子们有正确的认识。」

他欣慰地表示,政府同意检讨引起诟病的国家干训局课程内容,因为该课程内容已经刻板化「纯正马来西亚人」和「不纯正马来西亚人」。

他指出,刻板化的区分大马人民不符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他认为,大马人的本质和特性是友善及亲切,人民天生容易与他人相处,因为几乎所有亚洲主要宗教都出现在我国,如回教、佛教、基督教、兴都教和道教。

他说:「我们可轻易与其他宗教信徒交流,也能品尝各族美食,我们对这些都不感陌生,因为我们就生活在这环境,彼此习以为常。」

「宗教可强化信仰和协助我们,可是近期我们看到许多区隔(人民)的宣传,我不以『灌输』形容这些(宣传),但它是某种形式的宣传。」

他不清楚这些「宣传」背后的用意,人民的感觉是政府通过政策保护和提升被视为落后的马来民族,同时马来人又相等于回教徒。

讯及他对法律框架对维持宗教和谐的看法时,他认为,法律框架离不开司法制度,大马必须拥有公正和自由的司法制度,以及保障宪法下赋予人民自由的权利,如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结社自由等。

他表示,政府必须了解人民对司法的期待和印象,大家都希望真正的司法独立。

他说,虽然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尝试进行改革,人民未察觉改变的成效。

他指出,现有的行政制度,官僚体系和各项条例成为限制自由,收缩社会和谐的因素。

他举例道,一些州议会通过保护或隔离回教的法令,让人民无法靠近回教,所有的动作都朝向符合回教法方向迈进。

教堂呼吁教徒凭良心投票

去年308大选,许多城市中产阶级转移支持对象,将票投给反对党,促成5州变天和否决国阵的2/3国会优势。

据悉其中一股催生政治海啸的力量来自教堂、神父和牧师?到底基督教和天主教的领导是否向教友传达「改变」的讯息呢?

suicide series 211209-241209 father lawrence andrew 02

劳伦斯笑着说:「我们没有指示教友,也没有要求他们必须支持反对党。我们只是希望他们凭良心投票。」

「根据你们(教友)的良心投票,身为基督教徒我们有责任对生活环境负责,必须照顾四周环境,如经济、政治、环保和教育等。」

他直言,若教徒无法在政治上扮演积极角色,至少在大选时应该根据良心作出正确选择。

他表示,教徒们对国内发生的事情有很强烈的感受,他们在意这个国家,也关心社会的发展。

他说:「我们必须说出错误,纠正不对的事情,如森林开发、山丘发展、环保课题导致全球气候暖化。宗教要求我们关注这些课题。」

「我们相信上帝,必须对上帝和自己的信仰负责任,所以大选时应该投选正确的领袖,选出不自私和良好施政的政府,由他们管理国家。」

他直言,投票不仅投选政府,也影响我们的下一代。若政府无法妥当的管理国家,下一代必然受影响。

「我们应该为下一代着想,投票选选出正确的人,这就是凭良心投票。」

他认为,政治人物应该拥有良好的从政记录,国家的进步与否就由这些人民投选的政治人物决定。

他指出,国阵在308大选蒙受重挫的原因是它们无法给予人民好印象,人们总是觉得国阵没有好好的管理国家,导致民怨四起,如汽油涨价和一些领袖的态度加剧人民的不满。

他以津巴布韦的基督教为例子说,该国的基督教领导曾经支持穆加贝总统,后来穆加贝开始变质,教会再度表示它们的关注。

他认为,基督教并非干预政治,而是传达「正确讯息」。

针对国内基督教是否使用政治管道表达不满时,他说:「我们通过政治领袖表达我们关注的课题。」

他举例说,许多东马沙砂两州的士兵是基督教徒,营中应该设有供他们礼拜的设备,以及允许神父进入营内。

此外,他称赞一些基督教徒的内阁部长在内阁会议上,反映教徒关心的课题,被点名者是种植及原产业部长丹斯里柏纳东博和前能源、通讯及邮政部长丹斯里廖莫宜。

讯及他如何看待国阵和民联对宗教政策的看法时,他形容国阵和民联对宗教政策都「模糊不清」,它们都有太多东西要顾虑。

他指出,禁止「阿拉」字眼的使用就可看出它们的态度;1999年回教党执政登嘉楼期间,当地基督教社群曾经要求兴建一座教堂,惟最终不了了之。

他说:「政治人物要考虑的东西总是特别多,但是随着人民意识他们的权益后开始勇于表达看法,甚至挑战当局的决定。」

「人民要求负责任和透明的政府,这是希望的象征。若不追求改变,那么我们就处在危险的边缘。」

纳吉必须身体力行落实「一个马来西亚」

劳伦斯神父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出不错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惟有待进一步发掘其内涵和落实。

他说:「概念总是很美好,有待进一步发展,这都需要时间。我们看到概念和实践的巨大差距。难以突破这些落差,因为当你要打破障碍时,一些人就跑来破坏已经奠下的基础。」

他以《先驱报》卡达山版本的例子说明,沙巴和砂拉越人拥有使用本族语言的权力。

劳伦斯所主编的4种语文《先驱报》,因马来文版本遭内政部禁止使用「阿拉」,而选择通过法律途径与政府打官司,争取使用「阿拉」字眼。

目前该案件还在法庭的审讯阶段。在这之前盛传,内政部将吊销《先驱报》的出版准证,惟该报获准继续出版,但是被禁止使用「阿拉」字眼。

他指出,「一个马来西亚」必须反映在政府的施政和行政制度中,公务员的遴选和跃升必须以绩效为主。

他说:「当纳吉公告天下:『我是选民的首相』时,他应该身体力行,成为全民的首相。如何有效落实是困难的过程。」

他也预测,纳吉落实政策期间将受到保守势力的反对,引起保守派的反弹。

他举出牛头示威事件的例子表示,莎阿南第23区居民不满该区兴建兴都庙的决定,选择周五中午祈祷后进行示威,他们的做法引起人民的担忧。

他认为,示威的方式让人怀疑,某方是否倾向建立一个由单一族群主导的专制社会?

他说,人民必须拒绝这种思维,反对单一族群至上的主导方式,我们应该回归《国家原则》。

「我们必须努力深化人民对《国家原则》的认知,大家在和平的生活互相学习与尊重。我们应该提倡『与邻共荣』的精神。」

另一方面,针对政府禁止《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劳伦斯指出,语文是文化的一部分,基督教文化中也掺杂一些马来文化。

他举出,一些海峡殖民地的峇峇娘惹文化出现在基督教教堂内,同时18世纪的基督教文献也出现旧式马来文拼音的字眼。

他说:「这是历史遗产,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文化遗产。它不仅是文字,更是文化。1631年的马来文字典是由基督教徒编写。」

他指出,英国殖民马来亚期间才开始大量使用英语。

Herald\'s editor, Father Lawrence makes his way into the High Court today.

劳伦斯安德鲁神父简介:

姓名:劳伦斯
年龄:64(2009年)
家乡:柔佛新山

1963年:在香港接受宗教训练
1965年至1968年:前往印度深造

1970年:在印尼以印尼文(马来文)专研神学
1979年至1983年:居住在印度

1983年:成为神父
1989年至1991年:负笈罗马进修神学硕士学位

1994年至今:出任《先驱报》主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