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叫高调,怎么交流?


無法交流的交流,是高调和造势

1月30日,副首相慕尤丁推介他的个人政治网站http://www.my-malaysia.com.my/)。选择my的原因是他的名字,Muhyiddin Yassin。

我听到一些形容,认为慕尤丁以“my”的目的是告诉别人:“这是我的马来西亚”。相比之下,纳吉的“1”,则带有:“我是No1,第一或一个马来西亚”的意思。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焦点是慕尤丁和纳吉两人推介个人网站的过程和方式。我们可以做个简单比较,因为两人都在担任副首相期间,推介个人网站。

我曾在2008年和2009年提到,纳吉告如何让别人知道“我设立网站了”。这里再次重复,对比慕尤丁的方式。

纳吉的网站是在2008年9月16日诞生,当天是闹得沸腾的916变天(安华说的)。

当晚(斋戒月期间),纳吉在副首相官邸设开斋晚宴,当时他没有亲自告诉媒体或公众有关其网站事宜,而是通过特别助理与媒体聊天时,不经意地带出这讯息。

当天晚上,其新闻秘书通过发短讯给记者和通过《马新社》发表简单文告,交代纳吉架设网站事宜。隔天几乎所有报纸都略略地报导这新闻,没有照片。低调的很,宣传味道极淡。

2010年1月30日(週六),慕尤丁的推介礼则完全不同。他选择在新闻部广播大厦内最大的视听楼举办二合一推介礼。先来一场约1000名年轻人(以大学生为主,部落客是少数中的少数)参与的“与理想主义年轻一代对话”(Majlis Dialog Idealisme Generasi Muda)。

对话前主办当局(新闻部的特别事务局)进行一场“青年参与的课题和挑战”论坛,受邀嘉宾共3人,即广播局总监Ibrahim Yahaya(也是Dunia Tiger部落客)、INMIND首席执行员Norizan Shariff(红透马来界的Nobisha部落客),以及慕尤丁的特别助理Feriz Omar(也是部落客)。

论坛结束后才到与慕尤丁的对话,以及较后的网站推介礼;偶后,当局还安排一场新闻发布会。

尽管名为“与青年对话”,这场历时55分钟的节目中慕尤丁回答10道问题,约80%提问者都是在籍大学生,缺乏火辣尖锐问题。这场节目有5多:

1. 推介礼的衣服多(上下一条心?刺激经济?)

2. 造势的布条多(邀功?展现力量?)               

3. 站岗的警察多(暴动?)             

4. 大学生最多(理想主义万岁?减少流失?)                 

5. 共产党展览多(我们都善忘?散播仇恨?)

出席上述节目的两名部落客,刘振国波力黃子豪为这场对做了一些文字记录和抒发感受…

刘振国写道:早上8时许,曾聒来到国营电台门口,守门员似乎知道来者都不善,问及到访目的,在听见以博客身份出席时,便刻不容缓的指示曾聒到嘉宾泊车地点放车,下车后便看见到处挂满“支持副首相”的布条,没有内容,纯粹是讨好形式的支持布条和单位,怕死副首相没有看见是谁在邀功似的。

越接近会场,越不是味道,除了布条还有很多出席者穿着“支持副首相”的T-恤,一些布条还写着“恭喜副首相推介个人网站”,心想这该已经不是当初要与部落客交流的意愿,更不是主题所写的“青年思想交流”,而是传统自我膨胀的造势大会、捧大脚、邀功大会和捞出席人数大会。

视听室大门口设立了一些展示版,内容主要是谈及独立的过程,长篇大论到令人厌烦,最不可取的是,现在已经是高喊“一个马来西亚”口号的时候了,为何新闻部的敏感还是停留在争取独立,对抗共产党的年代,将马来西亚人与马来西亚人针锋相对的画面一幕幕呈现出来。

波力写道:其实也不是波力不想专心听讲,只不过那种环境,实在令人听不下去!主持人应该是上届马来诗歌朗诵比赛的冠军人物,出口成韵,用罗马教堂的口音「诵读」讲词,让人听了全身发麻,额头冒汗!

更恶心的是,一群「自动自发、绝未彩排」,拥有大量「自主性思考能力的大专生」,只要台上一出现「Satu Malaysia」的发音,就是触动反射神经歇斯底里的回应「Malaysia Satu!!!」,台上台下一唱一和,配合无间,果然「交流」得极度彻底!

黃子豪写道:如果这场造势大会是为了吸引年轻人,那么主办当局就犯了致命性错误。出席的年轻人,大多是都是来充场的。许多参加者(包括笔者)事前完全不懂整个活动的流程、性质,只懂有机会和副首相交流。

整个视听室挤满了人,许多无关重要者被骗来了,竟然还不够椅子坐,被逼站着站着听。更甚的是,我看到几个马来女同学站着拿着参考书、读着lecture notes。这是不是浪费学生们宝贵的时间呢?整个会场差不多部署了超过100名警员,加上消防车、救护车等。

更多照片和链接文章如下:

刘振国:这次对博客而言不是交流,或不是一个有诚意的交流,因此希望有关单位可认真的传达,交流本来就是要入心入肺(真诚),我们不是反政府,只是时代已经不一样,出席人数多不代表支持者就多,唯有真诚交流才能解开大家的迷思和心结,让一切更美好。

波力:在JASA局长完成了一堆不用听也知道内容的启会演说之后,慕尤丁便正式上场了,主题演讲还算简短,至少还没有一般巫统领袖有得握唛就不要放的恶习。慕尤丁还强调这是为了将时间保留给交流时段,他声明,虽然在现场不一定能做到有问必答,但只要他懂的,他都不会拒绝,至于一些无法即时回应的问题,在会后也将公开给予完整的答覆。

说现场提问的人物都是发问枪手是不公平的,至少穿着「推介礼制服」的工作人员就不仅一次鼓励波力站出来发问,非常奇怪的是,每当波力正想跨前抢唛之时,便自然有人捷足先登了,令人郁闷得很!

Advertisements

4条回应

  1. 蓝兄,1抑或my是不是很有争锋相对的味道?

    哈,我一仔细看见刘兄的照片就只有一句,好出位!

    少了交流,不过已经看见老二的姿态比老大还高,依据黄家定如何看蔡细历,不是好事。

  2. 各取所需?
    本来各取所需在社会主义的各尽其职,各取所需是正面意义的,但是流落在后现代—一个不会思考的一代,各取所需更像是既得利益者的资源争夺战。

    就如蓝生所言–差不多1000个“知识分子”成为座上宾意味着对独立思考的嘲讽!

  3. 整个视听室挤满了人,许多无关重要者被骗来了,竟然还不够椅子坐,被逼站着站着听。更甚的是,我看到几个马来女同学站着拿着参考书、读着lecture notes。这是不是浪费学生们宝贵的时间呢?整个会场差不多部署了超过100名警员,加上消防车、救护车等。我看“阿拉”事件发生的时候,吉隆坡的警力都没有这么多。这简直就是浪费公币。最可恶的是,主办当局竟然以与青年交流来掩人耳目,行个人造势及网站发布之实。这不是骗子、神棍是什么?

    整个活动提供免费两餐,加上每人一个精美袋子,里面尽是大人物本身的资料,这些耗资不菲的物资,都是在用着纳税人的钱啊,怪不得政府说马来西亚并没有缺乏资金流动,看看大人物造势的破费和奢华,就知道马来西亚还是很有钱了!人民正因为物价上涨的叫苦连天,转头大人物就大肆花费,实在看不下去!

    • 子豪,
      感謝你的留言,已經把你的觀點也納入在內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