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里(1):往中间靠拢,听其言观其行


巫青往中间靠拢,得比失多,还是切腹自杀?

巫青团长凯里指出,巫青将走向中庸之道,往中间靠拢,就算面对右翼的围攻也在所不惜,因为中间的「得」比右翼的「失」多,巫青可赢得更多支持。

他指出,巫青在他的领导下将展现更全民的形象,突显包容与接纳,并强调中庸是巫青的出路。

凯里形容,自己冒着「切腹自杀」(Harakiri)自寻死路的政治风险,为巫青「选边站」,即定位于中庸之道,以换取更高的支持。

「当然一些马来右翼分子会认为巫青丧失传统角色,但是我们比以前赢得更多『中间』人士的支持,这是很重要的,因为『中间』人数远比右翼多。」

「这是策略定位,你以为我没有自己的计算吗?我也有策略的。」

若凯里在政坛失意也不致于失业断粮,因此其财富不少;也有人认为,他可凭着俊俏外表和高大威猛的外形在模特儿失业闯出另一个春天。你认为呢?

他指出,巫青在他的领导下将展现更全民的形象,突显包容与接纳,并强调中庸是巫青的出路,唯有走向中间才能争取更多支持。

现年34岁的凯里日前在其白沙罗市中心的办公室接受《东方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说服巫青领导层接受新思维和方式是一项挑战。

虽然他以一贯自信的口吻表示,准备为巫青注入新元素和气息,但也承认这面对现实的限制,包括旧思维和时间。

『问答实录』:

问:2010年最大的挑战和专注点是什么?
答:巫青的挑战和专注点有三,即如何让国阵青年团(国青团)、接触更多非党员和注册新选民,以及重新为巫青团定位。

我们必须突显国青团的角色,让巫青变得更国青团,这是我去年努力的方向。我有我的理由,因为「一个马来西亚」更能联系国青团。

其次,我们必须接触更多非党员人士,吸纳更多党员和将他们注册为选民,主办更多活动。

接着就是如何为目前的(巫青)定位。当然一些马来右翼分子会认为巫青失去传统角色,但是我们比以前赢得更多「中间」人士的支持,这是很重要的,因为「中间」人数远比右翼多。

问:这是策略定位吗?
答:当然这就是策略定位。以你为我在没有记得的计算吗?我也有策略。

问:右翼分子有着强大的基层力量,若您不谨慎,他们可能带来很大的破坏。
答:我知道。那你要我怎么做?成为右翼分子吗?你必须选择。你不能同时成为右翼、左翼,或者中间。你不能成为全部,你必须有所抉择,选择自己的立场。

NONE

问:非马来人和非回教徒对您领导下的巫青有不错的评语,可是党内似乎有一些反弹?
答:哦,这不是反弹。或许他们需要更多时间接受(新思维和路线)。意识形态的改变难免面对一些阻力,提出新思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提出的政治新思维是让各族都能接受的政治。虽然一些人不同意或存有担忧,对未来的方向表示不安。我却觉得这(中庸)是大马的前途,我们必须坚持这议程。

问:这些不同意者是否达到令人担忧的情况?
答:目前为止没有。我们还可以一起坦诚讨论,这全为了巫统和国阵。我向他们解释,为何我选择(中庸路线),这些都需要时间让他们接受。

问:截至目前,您满意执委会的表现吗?特别是他们对新路线的成绩?
答:我的方式是不轻易满足,目前还有进步的空间。这也是我们在执委会内公开讨论的重点,他们提出许多建设性的看法,以提高表现。当然一些局主任还未启动他们的活动。我认为,针对方向的讨论是健康的,确保2010年比去年更好。

问:目前您如何为巫青团的表现评分,是否达到关键绩效指标?
答:应该由别人评分,不是我来打分。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去年为三大臂膀主持开幕时表示,其中一项指标是增加党员。

我们的表现最好,去年的新党员人数是2万5000名,相比女青年团1万8000名、妇女组1万1000名和母体5000名多。英文有句谚语说:「数字本身不会撒谎。」

我已经达标了,但是一些人却呱呱叫,我也不晓得为何。今年我们的目标是5万名新党员,然后将它们登记为选民,这就是绩效指标。

我可以举办大型活动,邀请首相出席,聚集1万人前来,可是必须承担8000人的巴士费(这是骗人的)。惟,我没有好大喜功,他们(新党员)必须缴费成为党员,总数是2万5000人。

凯里选择切腹自杀的不归路?

以激进形象起家的凯里,早前多次发表一些令其他种族不悦的言论。去年当选巫青团长后,开始展现开明形象,通过巫青大会发表中庸的政策演词。

他指出,这是他为巫青许下的承诺,就算面对围攻,甚至被逼宫下台也在所不惜。

他必须履行为巫青转型的承诺,以及承担后果,并作出最坏被踢出局的打算,因为自己不当伪君子,而是言出必行把巫青带入另一个中庸的道路。

他预料,巫青的转型将面对某些反弹和障碍,惟他有应对的智慧和能力,无需外人操心。

他笑着说:「这就靠我的政治技巧(化解反弹),这是我的机要秘籍(不能分享)。」

「你以为这是容易的事情吗(中庸之道)?仿佛如切腹自杀(harakiri)。」

『问答实录』:

NONE

问:很多人惊讶你在去年巫青大会发表的开明政策演说?
答:你以为我是一名贪生怕死的领袖,不敢做不敢当吗?我做到了。我不要人们批评我讲一套做一套,我在自己的巫青大会,对着巫青党员说同样我现在告诉你的东西。

你以为这是容易的事情吗(中庸之道)?谁会去讲?它仿佛是切腹自杀。」

问:您在去年巫青大会发表中庸和开明的政策演说,看似此讯息未能化成行动?
答:行动?当然有行动。你留意我们在「阿拉」课题的反应和回应,以及攻击基督教堂和「污染」其他宗教膜拜场所的立场,难道这些不是行动吗?(巫青与民联青年团发表联合文告,谴责不负责任者的行为。)

你有发现巫青发表伤害其他人的言论吗?没有。难道这不是行动吗?这是行动,已经化成行动嘛。

我已经履行我的承诺,虽然这引起别人对我的攻击。可是若你没有行动,别人也将说你只会讲,不会做。

我冒着政治生存的危险做事,我坚持进行。这有什么困难?

问:您是否同意,巫青团党员还维持旧有思维?
答:其实并非所有人都是旧思维。我认为,一些已经具备新思维,准备接受改变,可是这些都需要时间。

你必须了解,这(改变)不是高喊口号而已,也不是由我发表口号言论就可以。这是真正的改变,不过却还未发生。我尝试带来实质改变。当然过程中面对反抗,但我坚持,我也正尝试。

若没有反弹表示我没有做工,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照顾他们(巫青),确保所有安好无事,只说不做。

可是一些却略有不满,认为我不够右倾,已走向中间,过于中间;一些则认为我往左边靠拢…各种说法都有,我不理会他们。重点是,我们的议程是为全民而设。

我告诉巫青执委,我们必定延续马来人议程,我们巫统当然希望马来人成功。我在去年的政策演说中提及,马来人的成功不应该建立在拐杖或人造的成功。

我在马来人议程的课题上走在最前面,提出「真正的马来人议程」,但是我们不应该进行一些违反国家期盼的事情。

问:您为巫青提出新概念时,面对的最大阻力是什么?
答:思维。过得的排外思维,无法接受全面的格局。我从部落格文章中发现,他们指责我与首相的路线唱反调,他们表示我面对下台压力。惟,这是失败的论述。

我是最支持「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人,我走在最前方通过巫青展示「一个马来西亚」协助首相。那些为了政治原因,想把我踢走的人使用错误的论述,以「一个马来西亚」为理由散播我失去支持的谣言,这都是错误的说法。

问:您如何处理反弹和政治风险?
答:为何我要处理?这些都是我的承诺,也是我以巫青团长的身份向巫青团的宣誓,也是向大马人民的宣誓。我的(2009年)政策演词说明一切。

若此事最终导致我无法在政治上生存,至少我曾经尝试,欲兑现承诺。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自己不担心,至少我不是伪君子。

问:您认为自己会卡在「中间」道路,陷入困境吗?
答:我不理,我会卡在哪里。我只想告诉你所发生的事情。

问:若您的改革失败,无法将巫青带入中庸道路,您愿意接受结果吗?
答:若你认为这是对的决定,就必须做好准备接受其结果。

问:您以前的形象非常鲜明,当上团长后一些人期望你更鲜明?
答:我没有与右派走在一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