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门户,巫统都点头,其他也没得闹了


国阵开放,势在必行,关键在于程度而已

一些成员党担心,国阵扩大后产生的「此消彼长」效应,侵蚀它们的势力和实力,加剧不对等的情况,如成员党之间所享有的否决权。

开放的另一解读是,若开闸门,会否成为一种变相的制衡情况?

还未回复元气的成员党,现却面临另一场由国阵老大巫统提出关乎兴衰的考验,它们该如何选择?坦白说,趋势所在,选择不多。

国阵欲落实「开放门户」举措,到底可行度有多大?若这项拜308政治海啸延伸的建议落实,将改变国阵的组织架构,注入一股新气息和形象。

两年前的大选成绩改写政治版图,朝野政党无不争着谈改革与论转型,不分先后朝改变方向迈进,试图强化政党的政治功能。

纳吉此时抛出开放门户建议离不开政治计算,不仅令成员党聚焦辩论,舆论也关注它的进展。

由他亲自提出扩大阵容概念,并不令人感惊讶。这种「国阵合纵」策略,有利国阵吸纳,或至少缓和新兴力量所构成的压力。

其先父敦拉萨在1969年大选联盟尝败绩后提出转型为国阵前,也曾实行「半开放」的ADMO(联盟直接会员组织),吸纳无法加入种族政党的非华巫印人士,如锡兰人和欧亚混血人。

1972年成立的ADMO只有短短两年寿命,它在1974年6月16日国阵成立后就解散,没有完成所赋予的历史任务,相反的国阵(从3个政党增加至9个)延续吸纳反对力量角色。

政局演变今,巫统主席率先提出开放门户,直接影响成员党在国阵的存在价值,彼此都谨慎回应。

纳吉了解此事的敏感性,委任心腹希山慕丁主导修改国阵党章的委员会,吸纳各成员党的意见,从长计议修章细节。

●一种变相的制衡情况

一些成员党担心,国阵扩大后产生的「此消彼长」效应,侵蚀它们的势力和实力,加剧不对等的情况,如成员党之间所享有的否决权。

开放的另一解读是,若开闸门,会否成为一种变相的制衡情况?

还未回复元气的成员党,现却面临另一场由国阵老大巫统提出关乎兴衰的考验,它们该如何选择?坦白说,趋势所在,选择不多。

纳吉频频走入社群,面向各族以及与新兴组织互动的肢体动作,已是向成员党告示的先兆,传达「走出国阵」的讯息,以释放资源和善意,绕过成员党争取民意,缓和民间怨气牢骚。

他意识,新兴的民间组织拥有动员和舆论力量,可左右政治走势,如土着权威组织(Perkasa)。该组织主席依布拉欣在308大选时,回教党允许他以独立人士身份使用回教党旗帜竞选,并赢得巴西马区国会议员。

开放后的国阵将取得串联民间力量的合纵调节效果,此举恰恰是成员党所不能为之。这不曾发生,不表示不能上演。

●成员党要亮红灯?难也

纳吉兼容兼容并蓄地祭出开放门户旗帜,以巫统的强势主导国阵未来方向。既然老大亮绿灯放行,成员党以红灯阻止的可能性不高。

碍于政治现实和支配结构,成员党的谈判空间逐渐收窄,彼此或许在大格局思维下,无奈的以「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精神接受改变,并在修章委员会的细节上,拟定有利维护自身权力和地位的新制度。

纳吉领导的国阵必须交出改革成绩,维持支持率和扩大民意基础,开放门户的广结善缘方式确实有利稳住政权。

除非面对激烈反弹,不然开放门户乃势在必行,关键在于开放的程度而已。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