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病夺位?篡位门?风波不断的丹王室


吉兰丹州王位纷争,绝非茶杯内风波这么简单

丹州王室已不能再承受另一场人民的「公审」,毕竟在这之前东姑法克立和印尼籍妻子玛诺哈兰的婚姻索偿案件,以及苏丹和二王妃依丽雅离婚的事宜,已成为人民的饭后茶余话题,论调都以负面为主。

王位纷争不仅打击王室声誉,冲击王室在人民心目中崇高地位的形象,也在君主立宪制度下影响州政府的运作。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以前的宫廷斗争,也没有恶斗到如此地步。

这场王位斗争风波必须回到吉兰丹州宪法才能解决,同时也应兼顾王室和马来人的礼仪习俗,不然将引发更多争议。涉及者和局外人须摒弃个人利益、私心和隐议程,才能为风波找出解决方案。

虽然吉兰丹王位纷争,还不至于引爆「宫廷篡位」事件,但这事情已引起举国上下关注,特别是马来社会对这宫廷纠纷感到无奈,并引来诸多谣言和猜测。

标榜捍卫马来人、回教和王权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周六也罕见以封面图文并载报导丹州王室风暴,但这也不非第一次。

到底这会否是一场,乘着苏丹依斯迈生病卧床未能视事,而通过撤换摄政王的「迷你篡位」事件?我们没有答案,却加剧人民的担忧。

早前病重入医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的苏丹,目前已身在吉兰丹。除了3月4日从新加坡飞抵哥打峇鲁机场时公开亮相之外,陛下迄今未曾公开露面。

丹州王室继承理事会主席东姑阿都阿兹于周四(3月25日)通过苏丹的机要秘书旺哈欣在王宫宣布,基于苏丹恢复视事,可行使统治权,所以东姑法立斯的摄政王身份被取消。

也是苏丹长子的东姑法立斯,是在父王2009年5月入院就医后受该理事会委为摄政王,代表苏丹执行任务。

阿都阿兹的声明不仅取消东姑法立斯的摄政王身份,也委任自己为辅助苏丹的摄政王,以及取消苏丹华诞的册封仪式,改以简单的祈祷会代替。

这项宣布不及24小时,旺哈欣却被警方逮捕,在刑事法典第419条文(以冒充欺骗之处罚)下被扣留。一旦罪名成立面对最高7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丹州政府秘书艾斯里周五(3月26日),奉摄政王东姑法立斯之命宣布,委任另一名王室成员东姑阿都哈林取代东姑阿都阿兹成为新任主席;东姑阿都哈林也是丹州王室总管。

不满旺哈欣者指出,若苏丹回复视事能力,为何还要委任辅助苏丹的新摄政王?为何委任76岁的东姑阿都阿兹出任摄政王?而不是委任年轻的王室成员出任?

一些人形容,东姑阿都阿兹的举动是「叛君」,其宣布有篡位之嫌。刚巧宣布期间,东姑法立斯在外国,未能第一时间在州内回应。

他们也质疑秘书旺哈欣的「合法地位」,其委任并没有通过州政府及符合政府聘雇程序。不过接近苏丹的消息反驳这言论。

消息说:「旺哈欣是苏丹亲自聘请和委任,协助陛下处理事情,该职位无需经过繁杂的政府程序,只要陛下同意即可。」

「苏丹的健康已经逐渐康复中,只是(苏丹)中风者双腿无力,目前正进行物理治疗。其实东姑法克立已经有一份新加坡主治医生的完整报告,证明苏丹的健康。医药报告在三王子手上。」

「在这之前州政府曾致函伊丽莎白医院,询问苏丹的病情,医院已经回函州政府。目前苏丹情况良好,一些按章行事。有人误会三王子…」

到底旺哈欣是否假传圣旨,抑或揣摩圣意?这不仅引起丹州人民议论纷纷,也是一件令王室蒙羞的事情。

它不仅打击王室声誉,冲击王室在人民心目中崇高地位的形象,也在君主立宪制度下影响州政府的运作。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以前的宫廷斗争,也没有恶斗到如此地步。

熟悉吉兰丹政治的沙由迪指出,东姑法立斯受委摄政王之后,引起一些人的不满,延伸许多问题。不满者质疑他的委任,同时他的一些举动被视为影响王宫内派系利益。

据了解,东姑法立斯曾谕令州政府冻结或调职某些高级公务员,同时也密切跟进州政府的行政事务,包括亲自审阅一些政府公文,确保州政府的决定维护丹州子民利益和政务顺畅。

摄政王的做法,引起某方的不满,如纠正一些被视为对王室构成负面印象的决定。

若这是苏丹和王子们之间的问题,必须回到宫廷内解决,而非无限扩大,甚至至闹上法庭。

去年9月16日,三王子东姑法克立在王室继承理事会的成员身份被王兄东姑法立斯取消,前者入禀法庭检讨其除名的合法性。

局外人不该卷入纷争中,应交回给王室自行解决,事情背后牵引出某方试图发挥影响力的企图,结果越闹越乱。

问题始终须交由王室处理,也只有王室成员最了解彼此的需要,在餐桌上解决,总好过接受人民的指点批评;也只有王室成员才懂得「王室的沟通语言」,外人只能雾里看花。

王室风波,因苏丹未能执行任务所引发,因此某方建议让逐渐复原的苏丹恢复视事,一劳永逸解决摄政王任命事宜。

若苏丹参考泰国国王普密蓬的例子,亲自以行动说明健康尚好,辟谣之余也能平息争议,让真相大白。

与此同时,州法律顾问应该发挥其角色,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为纷争解套,解开人民心中的疑团。

他应该通过法律角度,解释所有的委任和罢免程序、苏丹和摄政王的权限范围、王室继承理事会的角色、功能和权力范畴。

这场王位斗争风波必须回到吉兰丹州宪法才能解决,同时也应兼顾王室和马来人的礼仪习俗,不然将引发更多争议。涉及者和局外人须摒弃个人利益、私心和隐议程,才能为风波找出解决方案。

丹州王室已不能再承受另一场人民的「公审」,毕竟在这之前东姑法克立和印尼籍妻子玛诺哈兰的婚姻索偿案件,以及苏丹和二王妃依丽雅离婚的事宜,已成为人民的饭后茶余话题,论调都以负面为主。

夜长梦多,若不尽快处理,赔上的又何止王室声誉和威望这么简单,包括了人们对王室的尊重爱戴,以及阴谋者达成目标后的放肆后果,乱象接踵而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