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大道政治”存危机,要检讨!


乌雪补选:再不检讨,可能就车翻人亡啦!

NONE4月28日受邀出席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办的讲座,分享自己对乌雪补选的看法。

我以“高速大道政治”和“开车上路”形容民联政治,特别是雪兰莪莪的政局。

雪州是全马最先进的州,公正党则是主导雪州政权的政党。它应比其他政党更敏感,更敏锐地察觉民心转变,影响力衰退的迹象。

一些简单的解释如下:

2008年全国大选,除了是308政治海啸之外,在雪州也是“高速大道政治”

“高速大道政治”:民联赢得的议席都是沿着3条高速大道

  1. 联邦大道 (Federal Highway):八打灵再也,格拉纳再也,莎阿南,巴生
  2. 白蒲大道 (LDP):蒲种,白沙罗(Dmsr Jaya,Dmsr Utama,Bkt Lanjan),梳邦
  3. 莎阿南大道 (Kesas):Kota Kemuning和巴生市区多区
  4. 第二中环大道(MRR2):城市地区,安邦和莪唛,班丹例外

 高速大道之外的地方,民联赢得少,赢得薄。

  1. 大道=发展=醒觉=当家作主(进步)
  2. 热情容易衰退,来得快,去得也快(危机)
  3. 容易超速,忽略车速(舒适)
  4. 车的性能很重要,否则容易车祸(民联的机制松散,缺乏中心思想)
  5. 收费站引不满(不透明;选民有自觉性,给了票,要交货,不得滥用选民的宽容)

摆脱“高速大道政治”,迈向两线制

  1. 没有快速致富的政治工作,越快越容易出错
  2. 朝野双方必须回到政治重心
  3. 定时检查车子的上路情况,聆听乘客的意见(人民是老板)
  4. 与其发生小碰撞磨擦,总好过致命车祸

独立新闻在线》的报导如下:

【本刊黄书琪撰述/苏晓枫摄影】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补选如民联遇上小车祸,倘若能因此及时检讨,也好过毫无异状直至发生大车祸;第12届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以来,我国民主开始踉踉跄跄往前走,乱象纷陈,但评论人认为要享受民主,就得忍受民主所带来的阵痛,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无论朝野都仍须努力。

在昨晚(28/4)题为“从乌雪补选看未来政局”的讲座上,《东方日报》副新闻编辑蓝志锋把领导政党誉为开车,车子性能好坏,乘客感受优劣,负责驾驶的司机都必须一一检视、改善。

此次民联败阵乌雪补选,他认为可以把乌雪补选比喻为民联这辆车发生小小的摩擦,但“总好过来到关键时刻翻车。”

2008年的第12届全国大选结束后被誉为“政治海啸”,而蓝志锋则认为政治海啸在雪州也是“高速大道政治”,除了民联获得的议席都沿着四条大道,即联邦大道(Federal Highway)、白蒲大道(LDP)、莎亚南大道(KESAS)及第二中环公路(MRR2)。

一旦远离四条大道,民联纵使得胜,也“赢得少,赢得薄”。 乌鲁雪兰莪正好与这四条收费大道扯不上关系。在乡间公路上,2008年代表人民公正党上阵的已故再纳阿比丁(Zainal Abidin Ahmad)也不过以198张多数票胜出。

因此蓝志锋提醒,民联虽然搭上了高速大道政治,但民众热情来得快,也可能去得快,政党领导人应该注意不要“超速”,更要注意后座乘客(人民)感受,他说:“如果以汽车形容一个政党的话,党魁就是坐在司机位子上的总舵手、操盘者,如果车的性能不好,掌握不好就会撞向分界堤或撞入水沟。”

先天环境难服务

国阵成绩不漂亮

回到乌雪补选主轴上,蓝志锋坦言,这是一个拥有先天性很难服务的客观环境的选区,乌雪一个国会议席底下有三个州议席,与之大小相仿的马六甲却有六个国会议席、28个州议席。

这个选区有垦殖区、园丘、现代住宅区、殖民地留下的乡镇规划不一而足,而且,蓝志锋(左图)提醒,在上一届全国大选再纳阿比丁代表人民公正党拿下这个国会议席以前,这个地区无不是由国阵掌握,并且出产许多重量级政治人物,诸如马华公会曾永森以及峇东加里州议员、前雪州州务大臣莫哈末泰益(Muhammad Muhd Taib),就算是再纳阿比丁本人,在加入公正党之前,他也是巫统党籍的州行政议员及副州务大臣。

从选战来看,民联在这个地区的基层孱弱,蓝志锋就说:“回教党尽管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但他但他很巧妙的告诉我们,其实回教党在乌雪的组织架构没有想象中那么强、那么稳,但比公正党有组织、结构、规模。”

所以,蓝志锋认为朝野政党、领袖都在这场选战当中有所损失,最大的得益者却是人民,因为纳吉押上了他本身的声誉,在最后几天于选区全天候助选,但扣除军警铁票之后,“国阵赢得非常辛苦,有一点点勉强”。

两名候选人毫无疑问的只是双方阵营最高领导人的代理,“最大的灾难与伤害是落在公正党及安华身上”。他说:“乌雪补选情况,就告诉人民公正党,后面马来乘客对开车的人有一点意见,那是个警钟,如果开车的人没注意警钟,分分钟会车祸,轻则车受损,重则翻车。”

民联无法主导选战,国阵兵强马壮胜出

与蓝志锋同台演讲的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左图)坦言,民联尽管已经执政雪州两年,但碍于乌雪网络不发达,在资讯传达方面,许许多多的福利政策、惠民措施确实没有办法下达选民基层。

更重要的是,无论国阵在选举中挑起什么种族性议题都好,她认为民联都还有办法解释,“但在策略、节奏上的安排,我觉得在补选中,我们被巫统甚至是国阵压着来打。”

颜贝倪认为,民联在乌雪选战上的确有必须加强的部分,但她在评论这场补选时认为,国阵依然使用金钱、种族议题外加理应独立的选委会、警队打压对手,导致人民公正党败选。

由三个政党组成的民联一旦遇上竞选机关近乎完全启动的国阵时,实力就差了许多,颜贝倪表示,尽管三党基层都很积极助选,“但在金钱、人力上明显上与国阵差很远,包括我们去沿户拜访,我们做了第一轮,我们知道国阵已经做了第二、三轮了。”她进而承认:“他们的动员、金钱与人力这方面,他们(国阵)比我们强许多。”

乌雪毫无新政治可言

民联须防“国阵化”

另一方面,《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林宏祥则认为乌雪补选并没有开启任何新政治局面,从国阵以致于民联开始使用的竞选手段,显见我国政治依然囿于旧的架构框框,“从308前到现在都一样,没有所谓新政治,在整个补选当中,除了人身攻击、糖果政治,还剩下什么,还有什么是新的?”

hulu selangor by-election voting day 250410 pkr poster他抨击国阵三个主要成员党即巫统、马华公会、印度国大党依然在各自族群的选区各说各话,大玩种族牌,曾亲到选区观察的林宏祥告诉现场观众:“巫统继续在马来区谈说:有猪,雪州批准养猪,安华来时,20、30个马来青年在那里喊‘安华猪,猪安华,安华肛交’。”

同时,林宏祥(左图)也反问:“除了人身攻击、糖果政治,这个补选还剩什么?还有什么是新的。”

当然,不一样的是民联也开始与国阵竞相用糖果政治笼络民心,“虽然对比比例,民联没有像国阵那样惨,但我觉得有个东西要提防,像派糖果,你掌握州政府,你在那个时候来跟我说,‘我们是碰巧,我派米,我们每天都派的,只是碰巧那个时候派;地契,我们很久以前就在处理了,刚好就在这时收到’,这说不过去!”

虽然可以谅解在国阵狂洒银弹,民联如果一点糖果都不派将会很难打赢选战,“但你不能硬掰讲是这个没错的,国阵可以,为何我们不可以?”

林宏祥警告说,民联此等作为的代价就是失去原有的道德基础,“当你自己派糖果以后,你怎样去骂纳吉派糖果?”因此,从乌雪选战一路打下来,民联必须提防的是“国阵化”。

竞选打不出置高点

另一方面,林宏祥也点名再益依布拉欣(Zaid Ibrahim)的优势在这场补选中没有获得充分发挥,纵使再益是一个最能代表人民公正党精神的政治人物,如蓝志锋形容,他甚至是人民公正党在“锄大D”牌局中的底牌,但空降这个乡镇选区,却显然无法完全打出他的个人优势与长处。

林宏祥在讲座上提问说:“民联有没有把握把整个补选议题拉高,拉到符合党的斗争议程,候选人的个人形象?”答案是很明显的,并非乌雪选民素质低,导致民联无法打出一个个国家议题,或者把再益决定辞职的《内安法令》摆上台,而是因为乌雪选民的收入结构实属中低阶层,“这些和他们最切身的有什么关系?”

同时,林宏祥也批评民联在此次选战上策略步伐不一,“有时候打个人,有时候打国家议程”,例如印度国大党候选人卡玛拉纳登(P. Kamalanathan)亲吻慕尤丁的新闻也成为攻击点,但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Karpal Singh)最后一天莅临选区演讲时又说无所谓,显见民联选战策略并不一致。

乌雪补选乃民联小擦撞

踏实耕耘明天仍有希望

但无论如何,民联就算在乌雪发生小车祸,车身擦撞,但是林宏祥认为,308政治海啸后的任何一天都不比海啸前差,“308以后任何一天,我都不觉得会痛苦、惨过308前的任何一天,今天再乱都好,我都觉得好过308前任何一天。”

hulu selangor by-election 100410 pakatan dinner ulu yam baru khalid 02林宏祥提醒在场出席者,诚然,政治海啸之后,政局乱象频生,人民公正党也被批为乌合之众,不同的人带着各自议程、目的进入政党。但从草根来看,回教党与民主行动党互拿对方旗帜拜票早已不是新闻,反观国阵,却从未看到马华公会扛着巫统旗帜进入新村拜票,这也依然是民联让人乐观以待的部分。

因此,尽管政坛闹烘烘,看似一片乱局,但林宏祥认为,人民既然要享受民主,就必须忍受民主所带来的阵痛,没有一蹴而就的道路。

不过,他指出,民联倘若要长久走下去,势必需要思考,并进而推出可以接替安华的人选,林宏祥强调,改朝换代不是单靠几场演讲就能换得的便宜事,民联仍然有长远的路要走;而蓝志锋亦提到政治没有快速致富的道路,“必须一步一脚印去耕耘,踏实工作,才能赢得、持久、持续成功,赢得人民敬重。”

身为议员的颜贝倪承认,执政中央或政党轮替都不是一夜间可以完成的,“民联必须做好组织基层的工作,唯有这样,两线制才可以、也可以发生。”

这场讲座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与《独立新闻在线》联办,由民权委员谢光亮主持,大约80人出席。

其他有关乌雪补选成绩的分析:

乌鲁雪兰莪(1国3州)= 马六甲(6国28州)= 两个玻璃市(3国15州)

巫裔:52.74%;华裔:26.30%;印裔:19.31%;其他1.65%

多数票:1725@3.57%(之前198)          

投票率:75.87%(之前75.24;增加0.63%)

废票:731(之前1466,减少735)

308大选:三个州席国阵的多数票(6176)

KKB               :489张

Btg Kali          :2179张

Hulu Bernam   :3549张

425补选:三个州议席的得票率差别

KKB(华:46%,巫:32%,印:21)

国阵:40.%                公正党:59.9%(相差19.9%)

公正党在华裔占多数的票箱,吉粦(68%)、新古毛(78.4%)、峇东加里新村(80.5%),旧乌鲁音(71.1%),拿300万令吉的叻思新村(82.5%)

Batang Kali(巫:60%,华:20%,印:20%)

国阵:50.9%              公正党:49% (相差1.9%)

国阵在三大马来区得票率比上届高,Batang Kali(61%)、Hulu Kali(62.7%),和Sg Buaya(73.5%)

公正党在华裔占多数的票箱,乌鲁音东部得71.1%

Hulu Bernam(巫:68%,华:7.2%,印裔14.8%)

国阵:58.73%            公正党:41.3%(相差17.4%)

国阵在三大垦殖区得票率比上届高,Kg Soeharto(66.1%)、Sungai Tengi(68.4%),和Gedangsa(60.6%)
公正党在华裔占多数票箱,龙邦新村得77.2%

邮寄选票-       国阵:767张 公正党120张(相差647张或15.64%)

值得关注的现象:

  1. 拿你金,不给心(捞到1亿6000万令吉)
  2. 延续武吉甘当国席和峇眼槟榔州席的两极化投票现象,马来票回流国阵,华裔紧贴民联和提升支持
  3. 种族两极化已经被炒作;感恩和惩罚论
  4. 城乡选民的愿望单个不同

 

谁是赢家?

人民,人民,和人民!!

谁是输家:

国阵(赢得辛苦,又勉强)、纳吉(押上声誉和公投)、慕尤丁(纳吉后期介入,豪气的6000张多数票,无法挽回“国州分投”现象)

马华和蔡细历,国大党和三美威鲁

民联(整体气势受挫,惟可积极看待),公正党(又少了一个国席)、回教党(区域、州级和中央的协调)、安华、卡立、再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