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6):历史会在这里忏悔吗?


丹州王室的斗争历史,会在哪里忏悔?

历史,它能恢复我们的记忆,扮演告诫角色,提醒我们曾经发生的事情,因为人的记忆往往是短暂的。

我们的记忆总是选择牢记某些事情,忽略另一些同样重要,但却不愿正视的事务。

忽略历史的结果是重复历史,避免重蹈覆辙的最佳方式是重视历史,前人在历史上的成败得失可作为鉴戒。

若没有先例可循,就从历史发展的脉络中推演事情未来发展的走向和趋势。

去年5月爆发的吉兰丹王室纷争,不仅是史无前例,也让其他王室,以及广大人民上了一堂宝贵的君主立宪、统治者的权限、宫廷斗争的课。

这场去年5月24日,因丹州统治者苏丹依斯迈生病,送往新加坡接受长达9个月治疗而爆发。

广义而言,这是一堂全民的历史课,从中窥看马来统治者和君主立宪制。目前这只是逗号,距离完结的句号还有一段路程。

或许我们应该牢记,唐太宗李世民曾说过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这段日子期间,苏丹于去年5月25日委任长子东姑法立斯为摄政王,执行政务至苏丹康复为止。

摄政王于同年9月16日,撤除三弟东姑法克立在丹州王室继承理事会的成员身份的动作,将「宫心计」斗争搬上台面。

去年12月1日,三王子入禀法庭检讨遭除名的合法性。不过高庭在今年1月29日,以没有权限为由,驳回有关司法检讨的申请。

接着,苏丹于3月4日从新加坡返回吉兰丹前后,也发生一些小插曲,影响苏丹与州政府的关系,特别是州务大臣聂阿兹。

据了解,苏丹对三王子在王室继承理事会成员身份遭除名而龙颜大怒,聂阿兹没有遵照苏丹旨意办事、大臣也在苏丹的病情和回国的安排上,忽略苏丹的意愿。

苏丹的专机抵达丹州机场时,州政府的高官包括大臣都缺席,反而国阵领袖如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慕斯达法和财政部副部长阿旺阿迪在场接机。

2010年3月4日,苏丹从新加坡返回哥打峇鲁时,顾及殿下的形象,以毛巾遮盖双手。

同时,现场有人派发名为「苏丹的背叛者」传单,这些「背叛者」就是之前盛传遭王室褫夺勋衔的8名曾获苏丹赐封的有功人士。

他们是7个拿督勋衔及1个太平局绅,8人都是丹州政府高官、高级公务员和商人,其中两人是华裔。

8人被指是「篡位阵营」要员,与摄政王关系密切。不过,丹州王宫总管阿都哈林以摄政王名义,否认上述8人的勋章被褫夺。

苏丹的机要秘书旺哈欣于3月25日发文告指,殿下已恢复苏丹统治权,解除长子东姑法立斯的摄政王职位。

苏丹委任丹州王室继承理事会主席东姑阿都阿兹(苏丹的姐夫),出任辅佐苏丹的摄政王。可是,阿都哈林再次否认此事,认为该委任不合法。旺哈欣也在当晚被警方扣留和盘问。

5月4日发生令举国哗然的事情,苏丹两次欲飞往新加坡复诊的努力都落后,而且苏丹更强行遭警方送往摄政王制定的医院接受治疗。

当天护送苏丹的三王子则接警方带往警察总部,接受约4小时的盘问,他和保镖们的手枪也被没收。

最新的纷争进展是,苏丹委任律师团入禀法庭申请人身保护令,打破君主立宪惯例。统治者失去自我保护能力,必须依靠法律途径讨回公道。

王室纷争的演进过程中,虽然州政府的立场被视为倾向摄政王,但聂阿兹尽量避开纷争,不回应媒体的提问。

2009年9月27日,首相纳吉和夫人罗斯玛前往新加坡探访苏丹。

首相纳吉也巧妙地以「家庭纠纷」回应,认为这是父子的意见分歧所致;丹州的巫统则奉行「沉默是金」,州内领袖不公开评论。

事到如今,王室内传出各种阴谋论说法,如苏丹的健康已掌握在他人手上,甚至性命危在旦夕、质疑大马医药团的专业性、担心苏丹康复和掌权后遭对付等。

苏丹的亲信了解事件的复杂性,也熟读州宪法和法律,知道若殿下连续12个月不在州内,将自动丧失苏丹身份,所以第9个月就从新国返回丹州,应付可能发生的局面。

2010年5月9日,苏丹“获准”离开医院返回王宫修养。惟,为何没有为殿下穿袜子和以毛巾掩着双手呢?!

苏丹在5月9日傍晚终於“获准”返回王宫修养,暂时化解僵局,也为史无前例的统治者申请人身保护令案,增添许多不确定因素。

宫廷纷争延伸至此,曝露许多人性善恶和弱点,也让我们从中深思州宪法和联邦宪法对统治者和王位继承的条文,到底法律之间是否存在有待改革的灰色地带?

广义而言,这是一堂全民的历史课,从中窥看马来统治者和君主立宪制。目前这只是逗号,距离完结的句号还有一段路程。

或许我们应该牢记,唐太宗李世民曾说过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若历史忏悔真的在这里忏悔,至少我们已从中吸取教训了,惟王室成员呢?

丹州王室风暴背景:

2009年:

5月14日:苏丹在理大医院接受10天治疗。

5月24日:苏丹飞往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进行9个月的疗程,病情逐渐好转。

5月25日:丹州苏丹的长子即王储东姑法立斯,受委为摄政王,因为苏丹在新国医院接受治疗,无法执行政务,摄政王的任期直至苏丹康复为止。

9月16日:摄政王撤除三弟东姑法克立在王室继承理事会的成员身份。

12月1日:三王子入禀法庭要求检讨除名的合法性。惟,高庭在今年1月29日以没有权限为由,驳回有关司法检讨的申请。

2010年:

3月4日:苏丹从新加坡返回吉兰丹,丹州巫统领袖在场迎接,惟回教党领袖和州高官缺席。

3月25日:苏丹机要秘书旺哈欣说,殿下已恢复苏丹统治权,并撤除长子东姑法立斯的摄政王职位,委任丹州王室继承理事会主席东姑阿都阿兹(苏丹的姐夫)取代出任摄政王。

可是丹州王室总管阿都哈林指,上述委任不合法。旺哈欣也在当晚被警方扣留和盘问。

4月7日:苏丹首次公开露面,设宴款待百名孤儿,并唱歌表示健康状况良好。

5月4日:苏丹两次欲飞往新加坡的努力都落后;傍晚更被强行送入理大医院,苏丹后受警方阻止,未能进入病房陪同苏丹。三王子则接受警方约4小时的盘问,以及没收他和其保镖的手枪。

5月5日:苏丹的代表律师抵达医院,却未能觐见苏丹。摄政王承认,指示将苏丹送往理科大学医院及要求警方提升保安戒备保护苏丹。

5月6日:苏丹的血压突然上升,取消飞往吉隆坡接受治疗的行程。

5月7日:拉惹阿兹为首的律师团代表苏丹入禀法庭,申请人身保护令。

5月9日:苏丹于傍晚“获准”返回王宫,当天早上苏丹的两名姐姐在吉隆坡召开记者会,力挺摄政王并炮轰苏丹后禁止王室成员探访苏丹。

5月10日:特别法庭听审有关苏丹申请人身保护令的案件,但5位法官人数不足而告吹。

最新:

9月13日:州务大臣聂阿兹宣布,攝政王东姑法立斯成为新任苏丹,但老苏丹、苏丹后、三王子东姑法克立和公主东姑阿玛琳缺席。

简单来说,丹州王宫经历的负面事件包括:

1. 三王妃(印尼女模)投诉遭三王子性虐待(有图为证),并逃回印尼;三王子入禀法庭讨回钱和要妻子回到身边。

2. 三王子在王室继承理事会的名字遭王储革除,入禀法庭起诉当时的摄政王。

3. 老苏丹在新加坡治疗期间的事情(老苏丹次妻神秘入院探访),踢爆老苏丹次妻事件。

4. 摄政王遭撤换的风波(老苏丹的机要秘书发文告,尔后该秘书被警方扣留)。

5. 王储的保镖遭枪击,最后细菌感染丧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