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成输赢谁最多?(经典语录)


诗巫补选,赢得最多的还是选民

azlan这是一场国阵败得难看,人联输得狼狈、泰益懒得回应的补选成绩。

398张多数票的补选成绩,对朝野双方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砂国阵不仅无法冷却行动党挟着308的余温,也无力阻挡民联的强大气势。

行动党在民联成员党的配合下打出一场漂亮的战,也交出支持者满意的成绩单,进一步扎根砂拉越。

补选的政治意义,不仅是选国会议员这么简单,而是诗巫人民,甚至砂拉越华裔对人联党和首长泰益支持度的公投。

纳吉须检视,东马沙砂两州是「国阵定期存款」的比喻,因为定期存款不适合用在华裔选民身上。

华裔依然选择火箭,纳吉的:「我协助你,请你也协助我…」无法奏效。

国阵必须抛弃昔日的恩赐竞选方式,以新政治文化取代,发展和稳定不再是万灵丹。

国阵和砂州政府须严正看待和处理各族的牢骚和不满,通过制度性调整不公正和偏差的政策,唯有展示政治决心和交出成绩单,才能扭转乾坤。

首长泰益:

1.泰益的政治王朝引起选民反感,施政31年的腐败效应将继续发酵。

2.败选成绩无法为2011年5月届满的砂拉越州议会,提供解散的「灵感」。

3.阿谁敢告诉泰益说:「你是国阵和人联党的负担!请你尽快鞠躬下台…或者礼貌地表示,请你安排接班人和落实权力转移时间表…」

4.华裔选民不喜欢「白毛」是不争事实,马拉诺选民对自己的同族人的支持度也开始令人质疑。马拉诺选民居多的票箱投票率偏低,是否意味着无声抗议?!

人联党:

1.人联党的华裔代表性再次重挫。
(诗巫华裔不支持人联党已是公开的秘密,308大选时只赢得约40%华裔票,其余都转向行动党。

该党诗巫一号人物黄顺舸承认,华裔选票不支持人联,每次大选该党必须靠土着票取胜,这乃是前议员刘会洲最大的遗憾,刘会洲生前也曾感叹:「再多的汗水,赢不了反对党的口水,我们的尊严在哪里?」

sibupos2.jpg

他指出,刘会洲任诗巫国会议员5届,2004年大选是他唯一获得约50%的华裔选票,因为当时印尼发生排华事件,其他4次大选,华裔得票率介于36%至48%,所以每次选举都必须依靠马来票及伊班票。)

2.败选令人联党和泰益都没有喘气空间,也无法向纳吉有所交代。

3.人联党的选战课题和主轴都过时和不适宜,从「温情感恩」、「要改革,不要改变」到「干盘面」的原汁原味,停留在80年代马华和民政的旧模式。

sibupos.jpg

4.人联党必须正视党内派系矛盾,党阀和财团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缠(影响力),持续内斗会加速该党的没落。

5.人联党陷入西马国阵华基政党的「马华化」和「民政化」危机,无法赢得华裔支持。

行动党:NONE

1.黄和联终于获得「第四次幸运」,为行动党和民联注入强心剂。

2.竞选策略和议题战出色(阿拉和白毛),但必须加强伊班和马拉诺等土着的信心,才能以更高的支持率迈向执政目标。

3.行动党获得公正党与回教党的协助,积极争取非华人选票,减少火箭票的流失。

4.胜了补选,可能也埋下砂州火箭内部分歧和斗争的种子。黄和联与张健仁能否真心诚意携手合作的发展,值得我们关注。


从覃心靖那抄来的:「这场补选虽然结束了,发现有相当多好玩的名句值得记录留念」:

1. 改变,从诗巫开始

(行动党的诗巫竞选口号)

2. 改变了,就不是乾盘了


(人联党在诗巫街上的宣传看板上的竞选广告,反击行动党的改变口号,以当地的食物乾盘面做例子。

传统的乾盘面有放猪油,广告以青底白碟,像是回教党标志,强调不改变才能原汁原味,指行动党改变后的乾盘面就不能放猪油了。)

3. 谁来陪妈妈吃乾盘
(行动党在报章上的竞选广告,同样以乾盘面为题目反击人联党。

告诉在外地工作的游子,是时候回来陪妈妈吃乾盘面,顺便去投票。这个广告也反映诗巫许多年轻人在外地工作的社会现象。)

4. 人联党的乾盘长白毛

(行动党在街上的竞选海报,同样以乾盘面来反击人联党,影射人联党与白毛泰益的关系。

看到以上广告,真的想到Sibu去试试那边的乾盘面。)

5. 不要改革,只要改变


(人联党的番薯竞选广告,一出街便让人摸不着脑袋。广告用词存有明显的逻辑矛盾,也曝露人联党的中文很烂。)

6. You help me, I help you…
(纳吉在投票前一晚于拉让公园,企图以500万令吉的治水拨款为条件,要求选民投选国阵。

纳吉的这场演说算是经典,日后还有谁敢说纳吉是巫统内的改革派,只需将这场演说的视频从头播放一遍,就是最佳的反驳。)

7. 我已经不知道Sibu的华人要甚么了
(黄顺舸在败选后的番薯回应。个人认为这句话是选举落败者最烂的回应。

你身为政治人物,不了解你的选民要甚么,还敢说出口?不过不要笑他,我也曾经听过马华和民政党领袖说出类似的话。)

8. 听到一只公鸡叫,不表示就要天亮了
(白毛泰益在国阵败选次日的回应。看了这句话后,不停的笑。)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我们发现到有两个“白毛”,一个在中央,一个在地方上,现在人民讨厌白毛,原住民梦到白毛生虫,最后死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