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8):Gerakkanlah Gerakan


民政党,几时才能真正启动呢?

马来语法的“kan”带有动词和加强词句的功能;“lah”则是语气助词,一般都附着在词或句子的后面。“lah”

当看“Gerakkanlah”这词,这个动词带有“启动啦”和“前进啦”的意思,意义离不开动词中的动作和语气助词。

“Gerakkanlah Gerakan”(GG),是民政党内部近期悄悄发起的“宁静革命”,批判党领导层和深刻自我反省的运动。

两年前308政治海啸,差点令民政党没顶,主将纷纷败选,元气大伤,士气低迷。人民对民政的信心逐渐下滑,缺乏魄力的领导层无法赢回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发动“启动啦,民政党”的党员认为,该党面对最大的问题并非丧失槟州政权或几乎全军覆没的惨败,而是失去“良心政党”的身份和可信度,同时也没有明确的定位。

他们在一封电邮中说:“在许多人眼中,民政变得越来越不相关,沦为可有可无的政党,这是一个普遍和根深蒂固的印象。”

他们希望,唤起党员和人民对民政未来前途的关注,人们的思路已封闭,不愿聆听党领袖的言论,哪怕领袖发表睿智的谈话。

“若无法接触人民,领袖的言论将被视为不合时宜,这与好坏无关,而是民政已经与人民脱节了。我们没有做出任何,值得人民给予民政信心的努力。”

“人民深信民政在巫统的领导下,扮演听话温顺角色,不会离开国阵和继续维持与巫统的关系。民政迷失自我,在巫统的巨大身影下,听命于巫统的指导。他们认为民政失去昔日的政治理念和方向,独立自主的形象荡然无存。”

这场宁静革命有别于,国大党的倒党主席的“反三美运动”(GAS)。后者的目标非常明确,即推倒在位31年的三美。

民政的“GG”低调进行,不召开新闻发布会,也没高调喊话呼吁许子根下台。据了解,这批人对许子根软弱妥协的领导方式,感到即不耐烦又不满。

他们认为,民政丢了独立自主的身份定位,少了灵魂的党,士气严重受挫;政治决心缺席的情况下,民政无法进行任何诚实的自省和内部改革,以及没了团结,党内永远陷入互相指责和内斗泥沼。

许子根的领导模式不适用于当前党的困境,低调的做法导致党员和支持者皆无法获知到底党处在动态或静态沉淀中?

以往每月中委会会议结束后,党主席都召开例常记者会,汇报党党务和表达党立场。可是308之后的中委会,似乎绝迹于媒体,党员对领导层萌起挫败感,不解为何党领导不愿面对媒体。

许子根也常被批评忽略党务,发挥KPI部长角色多于党主席,出席官方节目多过党务活动,所以多了“庆典仪式首长”(Chief Minister of Function)的称号。

“GG”发起者认为,民政必须找出新的政治立足点,调整身份定位,为了生存而奋斗,立场与国阵或民联不同也无所谓,豁达地认为就算成为第三股势力都无所谓。

恢复民政作为独立具批判精神,拥有良知的政党角色,为人民提供另一个政治选择是仅有的生存和壮大之道。

“GG”宁静革命虽不至于拉倒许子根,却不能否认党内已凝聚一股不满许子根的力量。民政的文化有别于马华或国大党,不满者不轻易浮上枱面打公开战,相信许子根已收到讯号,

若不及时调整步伐,正视党内意见,他的政治生涯或晋入倒数阶段,摆在民政面前的选择是继续斗争,或等待枯萎。

以下是《东方日报》于5月25日的跟进新闻报导:

(吉隆坡24日讯)民政党内部发起的“启动吧,民政党”(Gerakkanlah Gerakan)不仅开始凝聚一股力量,一些中委对党主席丹斯里许子根的领导方式表达不满,惟还不至于演变成“倒许子根运动”。

这场“GG”宁静革命已在数周前悄悄通过电邮方式进行,列出民政当前的问题、危机和愿意,收集党员对领导层的意见,重新召唤昔日的创党理念和精神。

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委向《东方日报》表示,许子根的领导已经多次被党内人士批评,甚至他担任槟州首席部长期间的领导方式也被人炮轰。

他说:“他缺乏魄力,做事太谨慎,太多顾虑了,结果很多东西都没办成。外人看不到民政的存在,党员们也感觉不到民政的活力。”

“虽然一些党领袖针对课题发言,但我们看不到民政在国家大课题的立场。”

另一名来自隆雪要求匿名的中委说:“我大概知道谁发动,他来自槟城;可能正点火,看看会否燎原…”

他不愿透露对方的真正身份,因为自己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躲在背后策划。

他说:“我能说的是,一些中委的确对主席的领导有意见,我们希望他可以改变方式。”

他指出,党员们都希望能够在电视上看到许子根以主席身份发言,而且其身后有民政的党徽。

此外,民政党总秘书邓章耀受询时表示,该党奉行民政政治,允许党员讨论党的方向,此举不会影响党的稳定。

他说:“这(GG)并没有错,他们表达对领导层的不满时免不了的。若他们正面看待民政的未来,这是党的健康发展。”

“只要不进行人身攻击,没把党拖入水沟内,我们都允许他们表达意见。”

“至于发动者有什么动机,我就不晓得。但是,不至于发展到倒许子根的地步。”

他承认,发动者来自槟城,但却否认发动者与民政党副主席拿督斯里谢宽泰有关。

他说:“我认识他,他并非搞派系的人,没担任分部主席,也不是谢宽泰的人,他是协助党进行资讯工艺工作的人。”

针对一些中委认为,每月的中委会会议结束后应该召开记者会的建议时,他表示,中委会将记录在案,若有必要将在下次中委会后举行记者会。

他说:“党主席认为,这几个月的中委会都讨论不适合外传的党内事宜,所以没举行记者会。不同领袖有各自的方式,当然一些中委不同意他(许子根)的方法。”

民青团团长林时彬受询时说,低调的许子根让人民以为民政在大课题上,缺乏立场。

他说:“开会后没有交代立场,未来的中委会结束后应该要举行记者会。”

此外,民政党署理主席拿督郑可扬表示,该党积极看待“GG”运动,党员向中央传达讯息,检讨过去两年的弱点和不足。他自己也加入该运动。

他说:“我们积极看待问题,如宣传很弱和缺乏鲜明立场。许子根的谨慎方式,希望解决问题后才发言,但是人民以为我们没做工,他们不能等了。”

另一方面,本报尝试联络许子根询问其意见,不过却未能接通其手机。尔后才被其秘书告知,许子根身在美国度假,6月1日才返回都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