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的,放半粒


世界杯,疯狂杯,赌球杯

6月11日开踢至今的世界杯,我一场都没看。看看美女如云的妻子与女友团的花边新闻更有趣。

没啥特别原因,就是对那粒圆的球兴趣不大。到处都在讨论世界杯、扭开电视机和电台、翻开报纸杂志、进入网络与FB、里里外外都离不开大力神杯。

不谈不写球好像很out,跟不上潮流似的… 实际是如此吗?我没有答案。

它对我的影响不大,惟,还得关心成绩一下的。世界杯延伸很多东西,赌球合法化是其中之一,接着还有马来西亚虎惨不忍睹的球技。

想当年,我们打败韩国的威水史(太极虎比我们更威…)、1972年慕尼黑奥运时我们在小组赛曾经送美国3粒鸡蛋。

苏进安时代的巴比,留给明讯当广告消费,往事只能流泪,不堪回首的昔日。

彭亨州苏丹当了20多年的足总主席,等着排队上主席位的王储,也有不同看法而走了;目前凯里是两名署理主席之一。啊,足总啊,足总!

看看才华型的恶搞高手黄明志的《放半粒》作品。这是清淡口味的饶舌品,与早前粗口满天飞的《TNB》落差很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