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半山芭监狱送终…


告别了,半山芭监狱!拆与留留给历史断定

115年历史的半山芭监狱,充满味道的394公尺高的城墙终于在5月21日晚上10时被拆除,从明年起以10年速度重新发展这片土地。

英国殖民政府于1895年建立该监狱。它算是吉隆坡最古老的坐标之一,X型的内部建筑和监犯涂画的青色围墙,是这座闹市监狱的最大特色。

如今,大家齐齐哀悼半山芭监狱!

虽然它的拆墙意义不能与1989年11月9日推倒分割东西德柏林围墙比较,这是充满意思形态的斗争和象徵意义。

历史会记得2010年5月21日晚上10时,这一刻的!

拆除当晚和之前一夜,很多人到那拍照留念,争取最后一分钟的悼念和怀旧。我在想,会有人捡拾监狱的墙砖做纪念吗?

一些行为艺术表演者,在铲平前聚集监狱大门,来一场别开生面的送终吊唁仪式。

城市发展机构(UDA)将负责该区的重新发展工作,高楼取代残旧,不值得自豪的监狱。建议中的项目比率是,40%住宅面积和60%商业单位,包括酒店在内。

该公司是负责开创和监督城市发展计划的政府机构,1999年开始在吉隆坡股票交易所主板上市。

半山芭监狱则是吉隆坡历史见证者,它的拆除应该是吉隆坡开埠至今最大规模的「古迹拆除行动」。除了可惜无奈之外,也延伸许多值得我们讨论的课题。

应不应该拆除监狱?你我他都不会有100%满意各方的答案。它固然有历史价值,但历史如何与发展共融共存?

吉隆坡严重缺乏良好规划,没有新区和旧区之分。若当局制定类似巴黎和其他著名历史古都大城市的发展模式,以新旧区分,规划一片供建造摩天大楼的现代化发展区,并保存旧区的原貌风土人情。

这应该是两全其美的模式。可惜,我们没有。有的却是,快熟面式的发展,东一点,西一些,而非全盘计划。

监狱拆除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案。我从务实角度看待,应该是有条件赞成拆除,但应该保留部分具历史意义的部分,如壁画和建筑物内的部分。

这项拆除让我想起去年双溪毛糯的麻风病院(希望之谷),它在玛拉工艺大学的强行指示下被拆了。

拥有70多年历史的麻风病院是全世界第二大的麻风病人社群区,一个自供自足的社群。《独立新闻在线》的陈慧思指出

一晃七十年过去。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就是他们的家。

如果不是园艺商占用了院区的土地,大肆破坏周遭的环境,那真是一个静谧怡人的地方。

连绵的山峦形成一圈天然的屏风,朴实可爱的小屋一幢幢井然有序地分布在山谷间,像跃然画布的乡野胜景。走在屋间的小路上,偶尔可见妇女坐在屋旁闲话家常。

这里的每个住户,心中都藏着一个不可磨灭的伤口,可是,山水的抚慰,加上和蔼的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挂在他们脸上的泪痕,逐渐化作了平静的笑容。

一个是医院,一个是监狱,但却引来完全不同的社会反应。麻风病院课题未能激起社会舆论,但监狱却是吉隆坡人的集体回忆。

麻风院,只是那一群被隔离的病人和关心古迹建筑者的课题,似乎与路人甲乙丙丁无关。少了媒体的聚焦点,注定无法掀起社会的关注。

 芭监狱啊,监狱,若你不在半山芭出世,可能麻风病院就是你的命运。

若麻风病院不在双溪毛糯长大,而是半山芭,两者的遭遇将倒转。

看看以下的半山芭监狱小档案吧… 往事只能回味

2条回应

  1. 志锋,

    借我link到我博客,这一段历史应该可以引起各种的反思。

    我们什么时候废除死刑?
    什么时候我国的犯罪率下降?
    是谁导致犯罪率不断攀升?

    • 好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