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12):没有新共识的国阵(花生米系列三)


花生米(三):没有新共识,花生依然是花生,榴梿依旧带刺

虽然国阵的天秤略比巫统的党徽吃香,但是多年来掌秤者惯性的倾斜,忘了铸成天秤的时代背景和宗旨,人民逐渐离它而去。

天秤会否走入历史,为民主化进程做出贡献,促成史上首次政党轮替呢?目前还言之过早。惟,掌秤人意识水淹鼻子的危机,努力打造新品牌,注入新活力元素。

6月15日晚上8时,纳吉在巫统总部主持国阵最高理事会,但却更换开会楼层;他选用新的8楼会议室,而非巫统色彩浓厚的39楼会议室。

拿督翁大厦第39楼是巫统权力楼层,所有重要的党务决策都在此敲定,包括1998年开除安华的决定。它曾是巫统最高理事会的专属议会厅,亦是党主席的办公室所在。

以往的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都在39楼召开,意味着国阵等于巫统,巫统主导国阵,主持会议的主席位背后挂着一幅巨大的纳吉肖像。

当晚的国阵最高决策会议在8楼国阵办事处举行,会议厅的墙壁除了纳吉的肖像之外,还有其他12个成员党党魁肖像和党徽。

8楼与39楼的政治意义和空间都很不同。39楼宽敞舒适,活动空间比8楼大。

8楼的长方形会议桌,中间没有空隙,党魁们开会时,大家坐得很密,拉近面对面的距离。

淡化巫统色彩的会议场地是第一步,也是最容易达致,只需行政调整而已,此举并不足够。距离赢回民心选票还有一段路程。

国阵的成立背景是1969年大选,国阵前身联盟(1955年成立)在多个州败选,反对党崛起和五一三流血事件。

取代东姑阿都拉曼掌权的首相敦拉萨,为了团结国民和稳定民心,拉拢多个反对党组成国阵。

当时联盟逐步与各州反对党组织联合政府(槟城的民政党,霹雳的人民进步党、东海岸的回教党,以及砂拉越的人联党),国阵雏形宣告诞生。

拉萨一统西马所有州政权将至纳入国阵旗帜下,这是他的执政最高峰。

很多人都忘了,国阵于1974年5月24日向社团注册官申请注册时,该申请书是由国阵首任主席拉萨和时任国阵总秘书的曾永森联名签署。

多年后,演变成巫统一党独大,国阵变质成大选组织,候选人排队争夺天秤战袍,一跃龙门挤入权贵行列,钱权可能翻滚几倍。

国阵成立的四大宗旨沦为只溶在口不融在心的圭臬;权力分享机制早已生锈。呼唤昔日光辉,循环使用往日口号,不能满足政治意识抬头的年代。

70年代的国阵共识和精神已褪色,面对民联的逼宫,国阵似乎未战先乱,无法安内和攘外,纳吉呼吁成员党勿轰自己人,停止公开互相抨击。

他的忧虑不是没道理,成员党的生存面临史无前例的严峻挑战,等待只会加速灭亡,唯有各自过海,各显神通。

它们并非盲目,也不是未察觉民心思变,只是国阵未能满足民意,多年的独大体制,过时的共识,无法激发人民的支持,原来国阵掌权多年怠慢了民主进程。

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全民适用,但国阵呢?若沿用失效的「分享权力」或「各族平等」共识,可能加速国阵内部矛盾。

国阵极需「新共识」,抗衡民联的「人民主权」概念。「新共识」必须建立在实质基础上,不只应被看见,更该让人民感受到。

到底国阵的新共识是什么?APCO或许可以提供意见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