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马新关系,花常开,达双赢,皆欢喜


马新关系开新花

延续首相纳吉于4月访美之行,成功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面后,纳吉在5月的访新之旅,交出了另一份闪亮的外交成绩单,解决困扰马新多年的火车站课题。

牵涉领土争议,是处理马新两国外交关系中,最棘手和复杂的一项,特别是放在马新关系的脉络上,更显得左右为难。

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于5月24日在新加坡成功达致共识,以双赢方式为两国在丹戎巴葛火车站困局解套,预料将进一步推动马新关系,两国应该趁着这个好势头,顺势解决其他课题。

两国首脑也在6月22日于布城达致协议,将在3个月内(开斋节之后或9月杪之前)针对土地交换事宜达致最后决定。

李显龙也在上述会面前,赠送猫咪的玩具予纳吉,轻松且亲切的外交手腕,展现李显龙和其外交团队的智慧。

丹绒巴葛火车站和相关属于马来亚铁道公司的土地事宜,有其历史和宣示主权的意义成分。

1990年李光耀卸下总理职之前,曾与时任大马财政部长的敦达因签署有关火车站土地交换的协议。不过,马哈迪却没有执行协议内容,当时的共识形同虚设。

20年之后,纳吉与李显龙(也是李光耀之子)启动谈判机制,为协议注入符合两国利益的新元素,根据双赢精神的指导方向,为彼此争取最大利益。

协议的成功标志着,马新进入另一个互信境界。惟,协议能否如愿以偿和如期落实,还有待进一步观察。至少现阶段,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曾在同一个“马来西亚”屋檐下的大马和新加坡,屋内的感情关系已是时而晴天,时而下雨。

1965年马新分家后,两个近邻的关系提升至国与国之间的外交课题,表面上马新关系非常亲近,互动频密;实际上,却常貌合神离,微妙的关系暗藏汹涌的暗流。

两国追求“和睦共处”,却又离不开各种矛盾冲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新存在着即依靠又竞争的关系,经常发生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争执,彼此的关系时好时坏。

马新曾经引发“合并”争议,新国也一再告诫人民两国存在“合并”的可能,激励人民发奋图强,保持新国的领先地位。此举必然引起我国的不满。

1997年李光耀猛踩新山治安不靖,沦为犯罪者天堂的言论,动摇马新关系。尔后,李光耀向我国道歉了事。

有人将这些矛盾归咎于政治因素,老一辈的政治领袖,如李光耀和马哈迪,两者始终无法忘却马新历史的恩恩怨怨,导致主观意识影响双边关系。

除了火车站课题之外,马新还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双边课题,包括水供、领空、通道和新加坡公积金,以及其他涉及双方利益的事宜,如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发展。

马新领袖应该认清,两国存有本质的差异,建国基础和治国模式都有别,别让“往事只能流泪”的经验,怠慢两国关系的进展。

两国领袖不该忘记历史,也不能忘记历史,但必须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别让历史事件影响马新唇亡齿寒的关系。

减少昔日的旧事重提,马新应该以前瞻性视角向前看,努力缔造双赢才符合两国利益,也是最佳的外交战略。


纳吉与李显龙于5月24日达致的《马来亚铁道公司在新加坡土地发展协议要点》(Points of Agreement,简称POA)和其他细节:

1.马铁道公司的丹绒巴葛火车站及关卡将在明年7月1日搬迁至兀兰,并至2018年搬回柔佛州新山。(新国协助搬迁事务。)

2.原属马铁道公司在丹绒巴葛、克兰芝及兀兰的三片土地,以及武吉知马火车站的另三片土地将归还给新加坡。

3.新加坡将以滨海南及/或梧槽路(Rochor Road)与奥菲亚路(Ophir Road)之间共5片土地作为交换;双方各自为土地估价。

4.大马的国库控股(60%)和新国的淡马锡控股(40%)将成立M-S联营公司,共同发展马铁道公司归还的地段。

5.马新合作发展轻快铁系统,新国地铁将开入新山丹绒布蒂里,同时该国将在边界为地铁建立小型关税、移民厅及检疫站,正确地点有待确定。

6.预计轻快铁系统能在2018年完成连接并操作,大马火车终站将迁离新加坡,设在新山甘拔士。

7.两国成立以外交部秘书长为首,组成“联合计划落实”委员会,,监督M-S公司的成立及框架规划、新山与新加坡轻决铁系统的建设,以及大马兀兰火车站关卡的地点确定工作。小组将在今年12月31日完成工作。

8.武吉知火车站及丹绒巴葛火车站,将例为历史建筑物。

9.两国在依斯干达特区的保健城镇计划(500英亩土地)终见雏型,有望在一年内推行。

10.马新第一份水供协议于2011年届满后,将无条件归还士姑来滤水站。

11.成立跨国陆路关卡委员会,以协助解决通关交通事宜。

12.来往两国的巴士服务增加一倍,马新各推介4条穿梭两国的新路线(穿梭新山巴刹峇迪、拉庆、新加坡赌场、文礼、义顺、纽顿及樟宜机场);两国的德士服务也将更自由,德士获准在行程里的国内行程中接载乘客,以前只能在指定的德士站上下乘客。

13.探讨合作进行生态旅游计划的可行性。

14.针对依斯干达特区里的河流净化计划,交换心得与合作。

15.调降马新第二通道的过路费。

其他有关火车站和相关的资料(转载自《中国报》):

丹戎巴葛火车站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搬迁风波
 
1993年9月: 大马同意一起与新加坡把丹戎巴葛火车站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搬迁到兀兰火车关口。
 
1997年6月: 大马改变主意,不跟随新加坡把丹戎巴葛火车站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搬到兀兰火车关口,保留在丹戎巴葛火车站。过后,新加坡通知大马,由于大马拒绝一起搬迁,大马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不能继续留在丹戎巴葛火车站。
 
1998年7月10日: 大马在一项高级官员会议上指出,大马现在要将本身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搬迁到兀兰火车关口,和新加坡一起。但新加坡解释,由于大马在去年6月拒绝一起搬迁,因此新加坡有权决定兀兰火车关口的整体操作,包括没有为大马方面提供海关、移民及检疫的设施。
 
1998年7月17日: 马新高级官员在新加坡举行的会议上讨论大马在新加坡进行的海关、移民及检疫手续。当时大马外交部秘书长卡迪尔提出要求,在兀兰火车关口处为大马的移民官员设立工作台,新加坡过后同意大马这项暂时性的提议。
谈判破裂
 
1998年7月19日: 新加坡外交部常任秘书(发展)陈振忠告知卡迪尔,新加坡重新考虑后,同意后者的要求,在兀兰火车关口搭客处设立工作台,在新加坡完成搭客的出境手续后,让大马的移民厅官员进行入境检查。惟这是暂时性的安排,直到解决大马声称在法律上有权在丹戎巴葛火车站保留它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的事情。
 
1998年7月23日: 马新两国移民厅官员为如何让大马公民在兀兰火车关口登上火车进行移民检查的问题,举行会议讨论。
 
1998年7月24日: 陈振忠在马尼拉通知卡迪尔,指后者在17日会议上提出的要求及23日大马移民厅官员在会议中提出的要求,与他在19日所同意的条信恰好相反,引起争议。稍后,大马外交部长阿都拉在马尼拉向新加坡外交部长贾古玛教授提出有关事宜。后者指出,是卡迪尔要求在兀兰火车关口设立工作台,以便大马方面能进行入境手续。
 
1998年7月26日: 两国外交部长在出席东协外交会议后,举行1小时会议后,发表文告说同意,大马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将不会留在丹戎巴葛火车站。不过,它不会同新加坡的海关、移民及检疫站一起迁往兀兰火车关口。此外,文告也重申,他们希望新加坡在8月1日把检查设施迁往兀兰火车关卡的工作能顺利进行,而且不会造成火车服务造成影响。
 
1998年7月27日: 首相马哈迪指出,大马不会将关税局、移民厅及检疫局从丹戎巴葛搬至兀兰。
 
1998年7月30日: 新加坡最高专员署发表文告,表示谈判破裂。该国指出,若大马移民厅坚持不搬移,火车搭客将会面对问题及困境。同时,大马移民厅在丹戎巴葛的操作,在国际法来说,是不合法的,同时也无权这么做。
 
1998年7月31日: 马来西亚外交部召开记者会,表明大马拒绝搬的立场。

2010年5月24日: 马新达致土地交换协议,马新达成共识,将联合建设横跨两国的轻快铁系统,并于2018年投入服务。为了方便乘客,新加坡政府也将物色地点,兴建一个“轻快铁关税、移民及检疫站”,但地点有待确认。柔州也趁机发展本身的轻快铁系统,即把上述连接两国的系统,再延长至新山各地,但工程将由我国独立执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