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章钦(4-5):两年内两次,常客吗?!


两年内第二次面对纪委会传召

“支持信风波”让邓章钦再次成为媒体和社会的焦点,其实这并非他首次被党的纪委会传召。去年初,他曾因为巴生巴士车站搬迁课题,面对纪委会的质询和解释。

他说:“这两年来,我第二次面对纪律委员会要求解释,第一次是巴生巴士车站搬迁事件。那时大家没有太注意,不过我写了很长的(解释)信件,也把网络新闻、剪报都拿来做解释了。”

当时的他认为,两名民联议员(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和公正党加埔区国会议员玛尼卡)比反对党还要反对党,质疑他们是不是被收买?

尔后10多个支部投诉邓章钦,纪委会介入调查并要求解释,不过当时纪委会指示他给予书面解释,当时的情况更严重。

他说:“这次的情况没有上次这么糟,但纪委会要我在12日亲自出席,不是给予书面解释。我是在8月3日下午3点半收到要我出席的信。”

“我保持两年内要向纪委会做两次解释的记录。”

“这次受到媒体注意,因为这比较严重。我是池鱼之殃,路过中流弹。哦,不是路过,是旁观者中流弹,冤枉之极。”

当要求邓章钦梳理“支持信风波”时,他说:“这个问题不谈了,有停火令,星期三(领导层)下达停火令。其实一开始就应该有封口令了,不需要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认为,风波是因个人问题所引发和蔓延。个人问题变成了祸殃党政,自己不小心变成了无妄之灾,因为这本来不关他的事。

他不后悔在推特留言,也不觉得自己太激动,因为两者没有关联。

他说:“与我无关的事情,就没有后悔不后悔!你讲的是东,后来发生的是西,东西连贯不起来,就没有后悔不后悔。”

他认为,支持信的课题不是报章揭发,而是有人故意泄露消息予媒体,背后另有目的。

他说:“其实支持信的问题,不是报章揭发,是有人放料…现在停火令啦!我要步步为营了”

他不愿进一步剖析问题的根源,只表示当事人才知道,他们的行为祸殃党政。

“即使有人放料也不谈啦!这涉及到真凶追真凶的问题,不谈…”

“我不是插一脚,自己是遭到池鱼之殃,(案件)与我无关。我是加埔区,问题出现在巴生区,不是加埔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