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章钦(5-5):缺乏危机意识


‘副文(4):雪州行动党领导层处理不恰当

邓章钦认为,“支持信风波”一发不可收拾背后也显示,雪州领导层处理危机的能力有待改善,应该从群众角度思考和拟出解决方案。

他表示,事件演变至今里头参杂很多偏见,缺乏全局思维,以及政治的处事和管理经验所致。

他说:“这里面有很多偏见,某些人危机处理的能力很差。他们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很厉害,然后就出现了一个状况,不懂得从群众的角度去看,与危机如何处理。”

“你说雪州领导层(处理此事)?没有啊!那四、五个人开会,他们自己解决的。”

“当你是议员,很多人在你下面,那种经验不是处世经验,处世经验是平等的地位。”

他不认同,雪州行动党署理主席潘俭伟以笼统的道德角度评论此事,“泛道德”未能解决问题。

他说:“你说这个制度不好,但是也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要一步一步去做。好像我进来(当议长),要知道立法要做什么,比如官联公司贪污滥权的问题和议员拨款没有处理好等。”

他指出,解决支持信必须回到问题的症结,这是政府行政管理的问题。

“不能以‘泛道德’角度来看,写信支持某一个承包商进入市议会申请工程是不道德,那帮助小贩申请执照又怎么会是道德呢?”

“小贩做生意,承包商也是做生意,你说写申请信帮他就是道德,那道德的线在哪里?”

“人家中罚单,帮他写支持信减低罚款就道德?你说,以后执法人员怎么做?这是反对党思维。以后官员抓,民众投诉,官员不抓,你又投诉,那官员怎么办?”

他认为,执政的民联议员不该有反对党的思维,现在是雪州执政党,他们的支持信也不能与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支持信相提并论。

“市议会的工作是由承包商去做,你的支持信是允许他去投标,也只涉及自己的选区。”

“你要废除,地方政府谁负责(刘天球)?为何两年半里,你还允许支持信存在?你设立什么机制呢?”

他认为,潘俭伟缺乏处理政治事务的经验,或许这与后者的训练有关。

他说:“我也有说服不了潘俭伟的东西,就跟林吉祥说,吉祥可以比较专业的处理,我觉得潘俭伟在这方面就缺乏了。”

“他的训练和我们不同,林吉祥和我受过专业律师训练,从第一天开始训练你,什么是意见和看法,抽丝剥茧的分析。”

“经济是他所学的,其实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展现这个强项有什么独到之处。他提的论点,大家都谈过了,他现在做的揭发事情,是我们一贯的作业,他是有做功课而已。”

他认为,人民要求支持信是寻求一个安心,没啥大不了。

“民众要一个平安符,你就画,有没有效,谁知道?内部看就可以啦,申请奖学金为什么要支持信?成绩好就可以了嘛,你的线在哪里?申请奖学金就可以吗?”

“福利部?他符合资格,福利部就会过去,看了医生的报告就可以了,那要议员的支持信干嘛?!这些是有道德洁癖的人说的话!”

“这些是制度问题,制度不改变,我们不签,人家也签,你要我们怎么办?”

他表示,308至今的两年半内,自己签署的支持信不超过20封,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

他指出,人民对这课题有不同的看法,一些支持他的观点,另一些则强调“内部解决”。

他说:“有人站在我这方面,也有一部分是党的卫士,希望不要跑到党外去(宣传),自以为很成熟,以为很会处理危机的,一方面希望党透明化,一方面又希望这些事情不要公开到外面去,不要透明化。这种人不多,但是会造成干扰,会造成姑息养奸。”

他认为,党内一些领导还存在着反对党的思维,无法调适执政者的身份。

他说:“虽然很大程度改了外表,但是思维模式还是改不过来,因为他们没有学习的榜样。”

“他们没有做过反对党,而我们反而很快调整过来,因为在反对党的时候,看到他们怎么做。”

“比如很多人来找Selcat,但是Selcat不是投诉局,不是大事小事都处理。这方面,我觉得不要怕得罪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