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19):去回教化,谁先退赛就是赢家


回教化竞赛,谁先退赛就是赢家

回教化竞赛是存在的现实,无需刻意回避,这不仅是两党的课题,背后牵扯出另一个马来民族的政治连体婴,即政治、种族和宗教。

从独立至今,这个政治连体婴儿不断影响政策制定、政府运作和人民的日常生活。目前还未出现切割的时机和智慧。

高调问政的蔡细历近期不断有「问政语录」,最新的是他在8月6日(周五)为吉打马华代表大会开幕后所发表的言论。

他认为,巫统与回教党为展开争取回教徒支持的回教化竞争,导致大马迈向回教化,过去10年一直陷入中等收入国的窘境。

他技巧的引用时评人赛阿巴阿里着作《大马及灭亡俱乐部》(Malaysia and the Club of Doom)指出,全世界回教国徒占多数的国家,在经贸发展与教育等领域都停滞不前,佐证神权国的潜伏危机。

他的论调并不新鲜或特出,巫统和回教党的回教化竞争并非10年前才出现。两党的回教化竞赛早在80年代伊朗革命、马哈迪招揽安华入巫统时已经存在。

若将时间线往上推至50年代,回教党的缘起就是因为巫统缺乏「回教色彩」。两党的回教化竞争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比赛,谁最先达到目标对大马多元社会都是败退的象徵,与进步扯不上关系。

我们应该关注,两者之间谁先半途退赛,迫使另一方也弃权。

政治与宗教须有明确切割,政党不应该把宗教押在选民身上,来一场选举豪赌,输赢并非议席的多寡,而是典当国家的前途。

蔡细历的言论离不开回教党主导的吉打州政治气候,但却忽略另一个更大的问题经济结构和区域国家的崛起。

回教党的壮大,回教党支持者大会堂的成立,以及开明派领袖的观点,令马华陷入焦虑中。月亮不再如往常般可怕,华裔更痛恨贪腐滥权。

蔡细历以回教化斗争解释当下经济问题,并非最佳的论证材料。或许他应该参照首相纳吉倡议的《新经济模式》,它对我国当前的中等收入国困境做了详尽的经济解释,点出问题的症结,包括新经济政策的弊端。

回教化竞赛是存在的现实,无需刻意回避,这不仅是两党的课题,背后牵扯出另一个马来民族的政治连体婴,即政治、种族和宗教。

从独立至今,这个政治连体婴儿不断影响政策制定、政府运作和人民的日常生活。目前还未出现切割的时机和智慧。

预料蔡细历的言论将引起,回教党和巫统的不满,甚至扩大至马来社会对他背后动机的猜疑,如歧视回教和马来人。

马来社会结构版块的转移,政治连体婴逐渐成为公开的讨论话题,回教化只是当中的一环,马华无需太宗教倾向的「执着」回教化竞争,毕竟还有更大的国家议题等待马华问政。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