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和马华吵架的背后是什么?


种族政治和一党独大才是问题的根源

我们必须从国阵的脉络检视,希山和蔡细历之间的口舌之争并非单独的孤立事件,背后隐藏着种族政治和不对等地位的大问题。

若国阵未能铲除种族政治和一党独大的毒瘤,成员党领袖之间的争议必然周而复始的存在,避不胜避。

 
umno%25ef%25bc%258cmca Pictures, Images and Photos

巫统与马华的关系,因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发表“马华偏离国阵协议”言论陷入另一轮的冷淡期。

其实,此事的影响层面穿透巫统和马华的伙伴关系,曝露了国阵成立至今36年根深蒂固的主次思维和政治文化。

尽管国阵继承联盟的“种族合作”模式,但平起平坐的精神已变质,巫统逐渐一党独大,成员党的客气与退让,间接巩固不健康的主仆关系,“乘客论”是最新的例子。

随着昔日成员党的开国功臣离世,巫统变得很强势,有如长满刺的榴梿,外形不讨好也不平易近人,令人又敬又畏。巫统领袖习惯以老大自居,植入脑神经中枢的“榴梿思维”,鲜少考虑他人感受。

国阵成员党地位不对等的另一关键原因是,种族政治留下的祸根。联盟和国阵都强调种族的“数人头政治”,以肤色和宗教区分政党,而非跟据政治理念和政策。

这种“数人头政治”一直陷入种族盲点中,各种族政党忙着数人头和增加人数,彼此堕入人头数字游戏中,不能和不敢自拔,否则可能全盘皆输,仅能吊着施舍恩赐点滴,延续政治寿命。

希山于周日(8月15日)在登嘉楼,提醒马华不要因为争取华社权益,忘记国阵成员党的协议和斗争目标;并以巫统面对回教党威胁时站稳立场的例子,忠告目前面对行动党挑战的马华。

高调问政的马华,一改昔日摸棱两可的回应方式,隔天(8月16日)由总会长蔡细历亲自发表内容一致的华英双语文告“严词驳斥”希山的观点,指责一些国阵领袖至今依不明白308海啸的启示,更不了解人民求变的心态。

kerishisham2006.jpg keris hisham image by ronnieliutiankhiew

希山慕丁当天下午放软身段澄清道,没有发表敌视马华的言论,并愿意向马华领袖亲自解说。

当晚,国阵署理主席兼副首相慕尤丁也插上一脚,以一贯口吻“劝告”马华,捍卫华裔权益时,勿触及土著享有的特权;并以1969年五一三种族流血为例子佐证财富分配不均所构成的影响。

据悉,慕尤丁挑起五一三事件未能获得党内支持纳吉阵营者的好评。这些鸽派领袖认为,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是前瞻性思维,绝非往后看或重新揭疤,挑起各族不愉快的情绪。

慕尤丁的言论被视为不明智,对比土著权威组织和马华,两者不约而同在30%经济课题上发表意见。

虽然观点和角度有别,但是慕尤丁的反应却截然不同,背后似乎已传达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政治讯息。

Muhyiddin Yassin Pictures, Images and Photos

隔天的星期二(8月17日),蔡细历又发文告,反驳慕尤丁和强调马华的立场,要求公平对待,遗憾慕尤丁重提五一三事件。刚巧当天,一份民调显示,蔡细历只获得9%支持率。

蔡总的呛声亦引起巫统保守派的不满。据了解,一些巫统领袖开始流传杯葛蔡细历和马华的短讯,要求蔡细历道歉,否则将采取进一步的抗议行动。

不满蔡细历的巫统人,或许忘了巫统和回教党曾在回教和马来人课题上携手合作,马华与行动党持相同立场又怎么说?是否双重持标准?

我们必须从国阵的脉络检视,希山和蔡细历之间的口舌之争并非单独的孤立事件,背后隐藏着种族政治和不对等地位的大问题。

若国阵未能铲除种族政治和一党独大的毒瘤,成员党领袖之间的争议必然周而复始的存在,避不胜避,毕竟308已打开人民的视野,两家杂货店的选择总比垄断来得舒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