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25):建国历史应该怎么写?


西马中心?东马边缘?

我们需要更多不同角度的历史叙述,还原当时的真相,修补认知的盲点。

70后的年轻人历史认知中,是否已逐渐淡忘916建国事迹?

是的,历史总是由胜利者写下来,所以经常都是片面,难以呈现全面视野。

课堂上读历史,我们能否检验不同的见解、观点和论述?除非学生们有股强烈的求知欲、好奇心和追问的执着,产生非找个究竟和探个明白不可,否则只是囫囵吞枣,未有分析思考下照单全收。

历史是过去的事实,是已经翻过去的一页,不是太多人对历史有兴趣。对于已经发生或“注定”的事情,渺小的心灵难免有股无边无际的苍茫感、无奈和无力纷涌上心头。

偏偏只有人类能记载自己的历史,细述历史事件的是非荣辱及悲欢成败,我们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关键人物。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 可以明得失。古,历史也。以历史在镜子,可知道历代的兴盛衰亡。

人们习惯性忘记历史,接着重复历史的错误。多么愚昧啊!

以古为镜,首先必须珍惜和尊重历史,紧接着还原真相,呈现历史的原貌。

今年是我们首次举国上下,欢庆916马来西亚日。严格来说,首相纳吉于去年10月19日在国会宣布9月16日为公共假期之前,916已是东马沙巴和砂拉越的假期。

公假的宣告仅对西马而已。虽然迟了46年,但不怕慢只怕站的道理,配合实际的需要还是兜得过来。

916的意义远远超越表面的公假。若深入探讨916,离不开政治事件和历史记载。

831马来亚独立日,916马来西亚成立日。除了事件的年份秩序先后有别,两者在历史意义不应该有悬殊和偏重差别。

“三大种族合作争取独立”事迹我们琅琅上口,熟悉其过程;但是,面对新加坡、沙巴、砂拉越与马来亚共组马来西亚的历史,却显得格外模糊,更别说汶莱不愿加入的原因。

916牵涉许多当时区域政治和思潮的争夺战。反对者如左倾的社阵认为,这是英国进行的新殖民地主义。他们的反对也牵引出其他问题。

意识形态的差异,印尼总统苏卡诺强烈反对,引发马印冲突,印尼军队一度入侵柔佛拉美士和发动“粉碎马来西亚”运动;菲律宾以沙巴是该国主权为由,同样反对此概念,争议演变成国际政治课题。

马来亚和英国政府成立柯波(Cobbold)委员会,鉴定沙砂人民对“马来西亚计划”的意见,以向当局荐议以作最后决定;委员会成员包括时任外交部长的加沙里和槟州首席部长王保尼等。

新加坡也曾针对“马来西亚计划”进行(没得选择不要加入马来西亚)全民公投,导致人民行动党分裂。

砂拉越方面,也非一帆风顺,即面对左派及人联党的反对,以及1962年汶莱人民党发动的叛乱等。

此外,印尼和菲律宾较后表示,若联合国秘书长宇丹的调查团鉴定婆罗洲的人民支持,它们将欢迎马来西亚的成成立。

东姑阿都拉曼也同意,由马菲律印三国组成的“马菲印组织”(Maphilindo,也是东盟的前身)的概念,并致力对抗殖民地主义和帝国主义。

对于1961年至1965年期间4年的重要历史,年轻一代似乎印象模糊,甚至没有感觉,问题出现在历史记载还是教育疏忽?

60年代力争成立马来西亚的砂拉越资深政治领袖黄金明(88岁),近年来撰写《马来西亚的诞生》,以当事人和参与者身份记载建国历史。

我们需要更多不同角度的历史叙述,还原当时的真相,修补认知的盲点。

70后的年轻人历史认知中,是否已逐渐淡忘916建国事迹?

这是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否则下一代会是一群未能扎根历史,缺乏国家认同感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