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腊士(2):投票倾向,未知数也


不是神算,不能卜一卜

自从2008年槟城峇东埔国席补选后,补选的意义已超越简单的“投票选议员”意义,而是一场全国聚焦,测试民意的考验,参选双方都不得掉以轻心,翻船败选事小,掀起负面骨牌效应事大。

吉兰丹加腊士州议席补选选战未开跑,选民的投票心态成为朝野政党关注焦点,选民会否延续308大选的投票倾向或持保留态度,将决定补选的调子和策略。

尽管大马选举委员会还未开会择定加腊士补选的提名日和投票日,据悉政党已开始走动,以颜色区分选民的投票倾向,即“黑”(反对者)、“白”(支持者)和“灰”(游离者)。

前加腊士州议员沙菲益接受《东方日报》询问时指出,巫统若要重夺该席就必须关注年轻人的动向、争取支持回教党的巫裔和华裔选民。

他表示,虽然加腊士是话望生国会议席中的州席,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有巨大影响力,但是2008年选举成绩却告诉巫统另一个现象。

他说:“尽管308大选时,我们(巫统)在话望生1国3州只输掉加腊士;若进一步分析。我输了646票,但是姑里也少了300多票。”

他指出,这是姑里在3个州议席中,唯一失去选票的议席,姑里应该知道其原因;华裔选票动向也备受关注。

“上届大选成绩显示,华裔投票站的第三渠道(年轻选民)普遍支持另一个党,从以前到现在皆如此。这是我们要改变的情况。”

他认为,加腊士的选民结构有别于其他州议席。它是丹州两个马来人比率少过65%的州议席之一。巫裔在所有州议席的比例都超过80%,除了行政议员陈升顿的哥打拉玛州席(巫裔占62.63%)。

加腊士的巫裔占65.81%、华裔是22.03%、印裔有1.81%,以及原住民的10.32%。换言之,非巫裔的总数是34.19%。

该区的华裔选民是续哥打拉玛州席的35.03%,州内第二高的席位;也是丹州原住民比例最高的选区。

针对原住民的投票倾向时,也是前巫统话望生区部署理主席的沙菲益说:“传统上,原住民都是国阵的支持者。只要国阵照顾他们的福利,相信就会有选票。”

他透露,回教党执政期间,他曾建议把原属于原住民事务局(JHEOA)管辖该区的权力移交给吉兰丹南部发展机构(KESEDAR)负责,以便更有效的协助提升他们的福利。

他说:“我曾提出这建议,但时任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的拿督斯里阿都阿兹三苏丁却没有执行。若由丹州南部发展机构负责,将会更有效,我们比较了解情况。”

加腊士共有13个投票站,6个以原着民为主,5个马来人居多,2个华裔站多数。该州席可分为三大区块,即传统甘榜(巫裔)、城市地区(华裔)、原着民区(原着民)。

若以308大选成绩初步分析,回教党略占两个优势(捍卫原席和掌握州政权),可是党内领袖普遍认为,这是一场没有十足把握的硬战。

去年7月马力勿来州席补选的经验成为回教党的借镜,该党在传统堡垒区仅以65张多数票险胜,脸上黯然无光,巫统也宣称取得“精神胜利”。

自从2008年槟城峇东埔国席补选后,补选的意义已超越简单的“投票选议员”意义,而是一场全国聚焦,测试民意的考验,参选双方都不得掉以轻心,翻船败选事小,掀起负面骨牌效应事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