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里:国阵主席?巫青团长?


一份演词,两种反应;保守还是开明

周三(21日)早上,凯里第二次以巫青团长身份在巫青大会上发表政策演说。首次是去年10月,一年后,他以更沉稳的姿态站在巫青舞台上,向795位巫青代表发表演说。

NONE基本上,他的73段政策演词延续去年中庸开明路线,进一步确认巫青应该走的方向和方式。去年他发表主题为“斗争路上的十字路口”。当时他刚于同年3月的团长三角苦战中胜出,巫青也因党选陷入三分天下局面,慕克里兹和基尔各有一片天。

去年的演词重点呼吁,马来人抛弃“受围剿”的心态和自我保护的思维,因为马来人一直存有消极和不安全感的心态,担心受围剿所以不断捍卫马来人权益。

他的声嘶力竭改革论调演说,似乎没有获得代表们的踊跃回应,台上激昂演讲,台下冷淡应对,符合的掌声也稀稀落落,这都是去年的行情。今年的情况略有好转,但还不至于群起奋勇。

今年的主题为“斗争的目标和方式”的演词延续去年的改革论调,没有碰触敏感的种族课题,并突显新执行方式的重要性。

凯里的演词以务实为基础,内容可分为3大部分,即年轻选民的重要性、新经济政策的争议,以及非土著选票的重要性。

3大部分当中以新经济政策的弊端和改进方式占最大比重,即16段或22%。他点出新经济政策的诟病所在,建议以绩效和需要取代。

他点出许多非土著关注的课题,如外来者、寄居者、回中国/印度、新经济政策只造福一小撮人,以及奖学金等。

尽管这是一份面向全民的演词,但巫青代表确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内容无新意,未能提出巫青所面对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其中一名要求匿名的代表说:“演讲充满口号,看似不错,但我们还在看他怎么做。他做到的话,我们就响应,不然如何跟随?”

“他的演讲对象是巫青,应该以巫青思维和方式发言。但是他更像是国阵主席,而非巫青团长。我认为,许多巫青代表都持保留观望态度。”

辩论期间,其中一名参与辩论的吉打代表当面批评凯里没表现,无作为。虽然只是区区一位区团团长的谈话,但背后却带出不满的声音。

另一名代表受本报询问时认为,虽然阿都拉已卸下党主席职,但他今天出席巫青大会,让人想起“首相女婿”的往事,回忆其昔日对凯里不利的事情。

他说:“我们还在观察他,他应该利用这两份演讲和1年半的时间,证明他的能力。坦白说,其演讲内容没有激起我的兴趣。”

“这是巫青大会,他应该用简单的词汇,而不是阿拉伯文的Maqasid(目标)和Manhaj(方式),难道不能用简单的马来文吗?”

两种不同的反应,显示巫青内部对凯里和中庸路线的看法有别,凯里必须以行动证明自己的理念有立场和受欢迎,否则将沦为言语的巨人,行动的侏儒。

这是一条艰辛路程,没有回头路,只能继续往前看,否则他将付出更大的政治代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