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腊士的“二”和三脚石的“三”


两场补选,多种意义:加腊士的“两”特质,三脚石的“三”焦点

吉兰丹加腊士州议席和沙巴三脚石国会议席补选落的提名和投票日落在同一天,让人想起去年三个国州补选的同步举行情况。

2009年3月29日和4月7日,吉打武吉士南卯州席、霹雳州武吉干当国席和砂拉越峇当艾州席举行提名和投票日。国阵与民联都成功守土,国阵站稳峇当艾,人民公正党守住武吉士南卯和回教党捍卫武吉干当。

历史会否重演去年同步补选的战绩?回教党和国阵各别在加腊士及三脚石胜出?抑或2比0成绩?这是两道不容易解答的政治问题,但却引人入胜。

距离提名日还有一天,补选主角已出炉及争取曝光率。加腊士战情是回教党由祖基菲守土,迎战巫统话望生区部秘书阿都阿兹。

三脚石则上演三角战,沙巴团结党的曾道玲(已故蒋国华遗孀),面对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和公正党最高理事安沙里的挑战。安沙里也是前公正党沙巴主席。

两场补选各有焦点、对象、政党、议题,甚至不同的谋略。两者的相似之处在于,成绩将是重要的政治风向球,对朝野政党拟定大选策略有很大的参考作用。

加腊士的选民结构是,巫裔65.81%、华裔22.03%、印裔1.81%,以及原住民10.32%;非巫裔的总数为34.19%。投票成绩可窥看巫裔、华裔和原住民的政治倾向。

补选的独特之处有二,这是执政党对垒执政党的战役,差别在于月亮执政丹州,天秤掌握中央;双方势均力敌,2008年回教党仅以646张多数票攻陷巫统的堡垒。

加腊士的真正主角并非选票上的祖基菲或阿都阿兹,而是他们身后的政治巨人,这是聂阿兹与东姑拉沙里的人气与魅力大比拼。

聂老和姑里皆是背景干净,德高望重的领袖,若策略运用得当可提高各自候选人的胜望。聂老的慈祥怜悯,王叔姑里与民同在的态度,让补选行情进入五五波。

另一方面,三脚石则是截然不同的政治生态,从环境、政党、议题和选民结构都大不同,须戴另一副政治眼睛检视。该州是强者为王的环境,强人和金钱可左右政治走势。

三脚石的焦点离不开“三”,即三角战(候选人特质)、政党关系(政党之间存在互补又竞争的矛盾),以及选战主轴(沙巴主权、地方发展或全国议题)。

据悉曾道玲的出战已引起团结党内的土著(占选民60.18%)不满,“代夫守土”的方式也成为对手的话题。

也是前沙巴首席部长的杨德利以党主席之尊,冒政治之险,从熟悉的亚庇飞至相对陌生的东边亲征,背后存在许多可解读的讯息。除了以个人的政治前途做豪赌之外,也关乎进步党在沙巴的生存壮大前景。

Tuaran division chief Ansari Abdullah

安沙里是三角战的唯一土著,票源自然离不开土著选民。他的竞选是否意味着,以公正党为首的民联不愿向进步党释放善意?或是另有目的,如分散土著票,让杨德利再次成为鹬蚌相争“羊得利”?

安沙里并非二三线政治人物,而是著名律师曾在章家杰的妈祖神像案件中代表章氏上庭。

他也曾在杨德利的选举官司案(1999年)中,成为起诉人前沙巴首长哈里斯的代表律师,两人也可谓宿敌。他真的愿意牺牲小我,成全杨德利?

这些主观因素将影响选情和走势,提名前依然存在许多变数,哪怕投票前都可能有变化。这是沙巴政治的独特之处。

自2008年峇东埔国席补选后,每场补选的意义都被放大分析,成为举国焦点。这两场也不例外,它们反映政治的风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