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27):赶它们回去丛林里


它们应该回去丛林里,不是文明社会

建国过程所草拟的联邦宪法已规范这些“潜在问题”,将它们安置在“适当”的位置。

这个“适当”或许未必“正确”,但却是大马立国的宪法精神,也代表着族群之间的社会契约。

泛政治的扭曲,纵容煽动性言论横行,狭隘的单一思维生根,矛盾也开始扩大。各种原定的共识如今也慢慢崩溃。

 

各种不利因素,近期似乎冲着我们而来。从政治、宗教、种族,甚至企业财经人士开始不客气地批评当下的情况。

先有亚航老板东尼费南德斯、接着是维珍创办人布兰森,尔后是大马银行集团主席阿兹曼。他们的内容都围绕在,招商吸引外资和外国人对我国形象的负面评价。

许多人陷入矛盾挣扎中。这边厢以多元自豪,那边厢却排他,堕入多元现代化,以及单元保守化的泥沼中未能自拔。

类似马来中心的霸权论,悄悄通过某方委任的承包商(土著权威组织)广为宣传,狭隘和心生怨恨的论调,破坏文化能量、经济动力和社会生命力。

种族、宗教和文化引起的政治难题,并非近期才出现,但却是目前才日渐严重。若从政治切入点来看,不难发现问题的根源早已存在于我国的历史中。

建国过程所草拟的联邦宪法已规范这些“潜在问题”,将它们安置在“适当”的位置。

这个“适当”或许未必“正确”,但却是大马立国的宪法精神,也代表着族群之间的社会契约。“契约”的核心价值,绝对不是土权组织和马哈迪所提倡的马来至上思维,而是公正与公平。

泛政治的扭曲,纵容煽动性言论横行,狭隘的单一思维生根,矛盾也开始扩大。各种原定的共识如今也慢慢崩溃。

难道我们的族群关系真的如此不堪一击?先贤们的协定为何出现大逆转?人民被转得像陀螺般,又累又无法自主。此时低俗政客躲入阴暗角落在旁偷笑。

这种矛盾对立并非无可救药,若仅靠政治人物的“良知”,恐怕几十年之后,我们还原地踏步,处在“紧抱单元保守,放眼多元开放”阶段,未能向前跨进。

虽说政治是治理众人之事,但也涉及利益交换和权谋运用。“良知”并非万灵丹,也不是长生不老药,回到现实层面,下一届大选才是王道。

改变现状,还需回到身为国家主题的人民。我们的基本共识建立在联邦宪法基础。惟,我们对它了解有多少?

若不清楚,则让政客有机见缝插针,挑拨离间,加剧社会的矛盾分裂。加上有意无意的开闸,情况一发不可收拾。

政客为了下一场选举,政治家为了下一代。大马的政客比较多,抑或政治家?

大马是我们的国家,不该让政客只手遮天,我们互相扶持,彼此相互依赖和负责,将政客赶回丛林内,让他们在文明的社会里没有容身之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