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还在再益的脚下


再益,各自解读的“符号”

喜欢与否,再益已经是一个符号,分别在于党内外对“符号”有不同的诠释。

他可自行决定,本身在公正党的未来路和角色,就如2008年9月15日,不满前首相阿都拉,而愤然辞去首相署部长职。

再益依布拉欣,一个很有主见,又令队友难以适从的人。

他担任部长期间,曾为国阵带来法律改革的希望;他在巫统期间,也为巫统和国阵带来难堪,与此同时却为自己赢得外面的掌声与喝彩。

他于周一(11月8日)掷下退选炸弹,以不满领导层纵容党选舞弊行为辞去所有党职。这招看似“赌气翻桌”的抗议方式,把安华和公正党摆在不利位置。

党内人士对再益有不同看法,他也清楚知道,否则不会在竞选初期提出“嘉化现象”,更无需举出自己入党前后的强烈“英雄VS叛徒”对比。

再益有别与一般政治人物,他的“驾驭度”很低,只能采用相对的“影响”方式,与他沟通和争取认同。

他的退选看在安华眼里只是“初步回应”,因为领导层对再益的指责有不同的解释,它们认为,再益不满沙巴区部选举的成绩,认为选举出现舞弊,所以愤然退选和辞职。

再益缺乏体育精神,落后了就退选的做法,在党内引起议论。或许他认为,自己在沙巴拥有不错的支持率,选票成绩不应该如此。

11月6日和7日投票的20个区部全数来自沙巴,这可窥看再益和阿兹敏的真正实力,明显地阿兹敏在这一轮计票中以968张多数票把再益抛在后头。

一位匿名的中央领袖向《东方日报》说:“若再益过不了沙巴,那么他就没有胜望… 他的派系来自沙巴,他需要杰菲里拉票,但票箱成绩不理想。”

“他在槟城和雪兰莪的区部有一些支持率,但这些都是小区部,投票人数不多,对大局不会有太大影响。”

他认为,安华依然视再益为资产,但却对他处理党选事宜的方式有意见;安华说,再益应该直接与总秘书赛夫丁和党选委员会沟通。

一些再益的支持者表示,安华干预党选,暗中支持阿兹敏,后者也与赛夫丁配合,以影响党选的运作,但选委会强调党选在透明和公正下进行。

另一位领袖说:“熟悉公正党内情的人都知道,阿兹敏与赛夫丁不是‘最好的朋友’,赛夫丁一度淡出公正党,背后的原因多少与阿兹敏有关。”

“我相信,赛夫丁不会偏帮阿兹敏。赛夫丁(总秘书)是由安华委任,他也获得安华信任。”

面对独立自主的再益,安华和公正党缺乏主动优势,既无法发警告信,也不能祭出团结大旗,只能以其他迂回方式接洽,了解他内心的不满。

党领导层已释放善意,认为双方还有讨论的空间,况且再益未正式递上退选与辞职公函,日后的发展走势就看再益如何回应。

喜欢与否,再益已经是一个符号,分别在于党内外对“符号”有不同的诠释。

他可自行决定,本身在公正党的未来路和角色,就如2008年9月15日,不满前首相阿都拉,而愤然辞去首相署部长职。

球,在他的脚下,不是安华或公正党。

一条回应

  1. 附上链接让各位自己过目。看看这些马华人渣怎样奚落冤死的人和未亡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