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秘书,解套还看双方…


解套方法不能只依赖雪州政府

若公共服务委员会漠视民选州政府的意愿,执意关上商议大门,最终可能赔上公共服务领域的廉政和公信力。

一旦双方都是输家,“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施政理念沦为苍白口号。

拿督库斯林是全马唯一,必须于第一天报到时,摸黑在天还未亮的6点45分抵达州秘书办公室的人。

他在一片争议中上班,首个记者会内容全是自我辩护,撇清自己与国阵的关系,否认沦为政治工具。

对库斯林而言,这不是一个好开始。对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来说,是另一场政治和行政拉锯战的开始。雪州统治者苏丹沙拉夫丁则为争议降温,不愿看见两败俱伤,甚至三方皆输局面。

苏丹明确表达其观点,说明1993年修宪后的苏丹缺乏“接受或拒绝”权,殿下建议州政府致函公共服务委员会商议如何突破僵局。

卡立以“双管齐下”策略,应付这场风波。

首先是针对库斯林的“杯葛”(不出席就职礼,也不让他在大臣面前宣誓保密),接着“禁足”他踏入两项重要的会议(行政议会和经济行动理事会)。

其次,民联希望通过修改州宪法,从制度着手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并恢复1993年之前的情况,让苏丹和大臣掌握三大高职(州秘书、州财政和州法律顾问)的任命权。

两项策略有不同层面意义,“杯葛”和“禁足”传达不让库斯林参与重要决策讯息,但却不得不承认州秘书的存在。

问题来了,这期间“两会”的议决该由谁来执行?两名责发展和管理的副州秘书能否有效落实“两会”的议决案?他们都不是州行政议会的当然成员?是否也该受邀列席呢?此外还有许多涉及行政和文书工作有待进一步厘清。

修宪可预防日后重蹈覆辙,但对于化解当前困局的帮助不大;就算不信任库斯林的动议通过了,能解决争议吗?

况且,民联议员总数伟凑足修宪所需的2/3多数。雪州有56州议席,民联掌握35席,国阵20席,以及1名亲国阵的前公正党议员,距离2/3的38席还差3席。

若修宪获得通过,将带来巨大影响,特别是对统治者,但这是后话。

庆幸的是,民联没有诉诸法律行动,将此事带上法庭,否则冗长的法律诉讼必消耗大量精时间、精神和精力,也冲击州政府与皇室的关系。

政治问题就以政治谋略解决,行政和程序争议也该以相对方式化解。除了雪州政府要以政治和行政智慧应对之外,我们更不该忽公共服务委员会的角色,后者也应该释出解套的善意。

若公共服务委员会漠视民选州政府的意愿,执意关上商议大门,最终可能赔上公共服务领域的廉政和公信力。

一旦双方都是输家,“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施政理念沦为苍白口号,这是我们要的结局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