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算,不是神算。


提高胜算,非换人和换席不可?

胜算真的很重要。惟,胜算,不是神算。有胜算,不等于一定胜,至少会有希望啦!

纳吉该如何诠释“有胜算”,以及怎么说服大家接受“有胜算”的算法?

若各方无法达致“有胜算”的共识,或许“有胜算”将成为反义词,削弱国阵的胜算。

纳吉启动“政治转型计划”,以全新方式贴紧基层脉动,了解民生、民情和民怨,拟出对策方案。

他已完成3场“与纳吉会面”,并获得与会者的好评,即1月8日会晤全体国阵国会议员、2月6日召见全体国阵砂拉越州议员,以及2月12日与巫统区部主席会面。

虽然这种分组和轮流会面方式消耗时间,但却意义深远。与会者有机会与党国一号人物会晤,提出本身的观点。

纳吉做足准备工作才出席。这边厢,聆听对方的汇报与考核数据;另边厢,也阅读对方的身体语言,进一步了解他们的想法。

媒体报导,一些尝试隐瞒实况的与会者,面对纳吉的质问时显得失措,只能苦笑回应。

纳吉不断强调,国阵在来届大选的胜算,因此必须委派有胜算的候选人捍卫原席或重夺丢失的江山。胜算建立在宏观和微观两大因素。

宏观指,政治大气候,掌权者的施政,政经文教课题的发展,以及选民的情绪。

微观则是,地方性问题(如民生和基建)、候选人素质、政党的地方组织能力,以及当地的民情。

若“纳吉=一个马来西亚”,那么“候选人=能胜选者”;纳吉不厌其烦重复再重复“胜算”的重要性,讯息已植入巫统和国阵成员党脑海中。

2月12日(周六)会面期间,一些巫统区部以“胜算”向纳吉提出更换选区和候选人的建议。

巫统班登区部对翁诗杰是否应该继续上阵,持保留态度。巫统甲洞区部要求民政,将甲洞让给马华上阵。

这两则新闻或许只是众多“侯选人”和“议席”建议之一,但却透露出巫统的忧虑和政治计谋。

祭出堂皇的“胜算”大旗,巫统基层领袖可理直气壮提出要求,但却牵动执政联盟的敏感神经线,背后涉及资源和权力部署。

若仔细留意,巫统提出“候选人”和“议席”建议也没啥特别。去年中旬,国阵已静悄悄撤换一些原本由马华和民政领袖担任的国阵国会议席委员会主席职。

至少6个国席的国阵主席职改由巫统领袖出任,如森美兰亚沙(原本马华)、联邦直辖区旺沙马朱(原本马华)、峇都(原本民政);雪兰莪的士拉央(原本马华)、格拉那再也(原本马华)、蒲种(原本民政)。

马华和民政“丢失”数个国阵主席职,引起两党在下届大选议席分配可能减少的焦虑。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受澄清道

“周六的会面并没有讨论成员党的议席分配,我坐在首相旁边,没听说任何要换人或换席的讨论。”

“大家可在会面期间提出任何课题,却没有碰触议席和候选人课题。首相强调,委派有胜望的候选人。”

此外,巫统雪兰莪宣传主任阿都苏古受询时表示,会面期间雪州区部主席并没有挑起换人上阵或换席事情。

他回应班登区部署理主席依斯仄汉的谈话说:“他(依斯仄汉)没有提及有关翁诗杰上阵与否的课题。其实他在会上很少发言。但他是否向纳吉提呈书面建议,我就不清楚。”

依斯仄汉向媒体透露,班登区部担心若翁诗杰继续上阵,可能影响国阵胜算。

另一方面,马华关丹区会主席郑联科在推特写说:“纳吉应该与所有成员党的区部领导,讨论国席分配事宜。”

东姑安南不认同此建议,因为纳吉已在1月会见国会议员,他们可代表区部发言。

他说:“成员党的区部领袖有各自方式,目前我们无意会见所有(区部)领袖。”

如今纳吉该如何诠释“有胜算”,以及怎么说服大家接受“有胜算”的算法?若各方无法达致“有胜算”的共识,或许“有胜算”将成为反义词,削弱国阵的胜算。

蔡细历的胜算和许子根的不同,两人可以使用各自的算法,计算政治题。但最终的评分者不是巫统,而是人民。

同样的,巫统不是神算,否则308不会来。再怎么厉害算,还得回到人民。

要反弹,还是回到人民。搞太多小动作,添增不必要的麻烦,何苦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