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1):泰益掌权30年的公投


30年,超过一代人的时间

时间飞逝,5年前抱着了解砂拉越政治和开拓视野的心态,飞往砂州采访选举,见证泰益被城市选民剃眉毛的历史。出炉的成绩令很多人掉眼镜。

5年后的今日,同样往犀鸟之乡采访同样的州选举。这次很不同,姑且不论竞选课题的数量和泰益本身的焦点,还有选举成绩对州政局和全国大选的左右因素。

可读性很多,分析角度也非常广。关心政治的人都在密切跟进…

《群英会》:泰益掌权30年的公投

砂拉越是全国最特别的州属。除了面积相等于西马半岛之外,27个民族的融洽生活更是“一个马来西亚”的活招牌,日常生活的文化及宗教的和谐度是西马半岛所缺乏的元素。

当西马的人不断强调,多数必须领导少数,少数服从多数时,西马人喜欢与否都的接受马来主导,甚至早期霸权政治的现实。如今才慢慢从主马来导转为领导,朝全民领导方向迈进。

惟,砂拉越情况有别西马,也不同于轻易让外籍人成为大马公民的沙巴。砂州是少数领导多数的例子,人民也相安无事,习惯了自1970后(续首任和第二任伊班裔首长),由少数的马拉诺回教土著领导砂州。

这个传统延续至今已经41年,当中泰益玛目占了30年,其叔叔阿都拉曼耶谷当了11年首长。

砂州族群结构也非常独特,没有一个族群占超过半数。严格来说,最大的族群是由伊班、达雅、比达友、本南族和加拉毕族等逾20个种族组成的非回教徒土著占39.8%。接着是华族的33.7%。

至于执政的骨干马拉诺/马来人为主的回教徒土著的比率是26.2%。其他种族的比率是0.3%。

71个州议席的分配,却无法反映真正的族群结构。种族人数排第三的马来诺/马来族拥有27席(38%)、伊班20席(28%)、华族15席(21%),比达友6席(9%),以及乌鲁人3席(4%)。

至于城市和乡区的议席比例则是,20席(28.1%)对51席(71.8%)。

族群比例与选区划分及议席分配的不搭配,以及城乡议席的落差甚大,说明另一个砂州政治现实。

4月16日是第10届砂州选举投票日,掌权30年的泰益成为朝野政党、选民和政治观察家的聚焦点。每一场选举都是对执政党的公投,这次也不例外。

泰益必须面对自1987年“明阁事件”后最严峻的州选举。当年国阵在48个议席中只赢得28席,首次失去2/3优势,在野党拿下20席。

今年的政治环境不能与24年前的相提并论,泰益击退其叔叔策划的“宫廷政变”后崛起成为政治强人,犀鸟之乡也进入强人执政时代。

“416选举”不乏没有课题,泰益本身就是话题,从长期掌权延伸的各项课题,反对党炮轰的发展不均、砍伐森林、原住民习俗地、甚至近期其家庭成员累积的财富和企业王国都成为争辩题材。

泰益以录影和上载至YouTube方式回应针对其家人的指责,毕竟上网的选民比率占总选民97万9796人的极少数。乡区和内陆偏远地区的选民占60%,他们不晓得《砂拉越报告》,不了解错综复杂的政商关系,也不清楚距离遥远的良好施政或公民社会概念。

阅读网上新闻,从互联网吸取另类资讯的砂州人并非多数,而且约20万名砂选民在外地工作,特别是在西马。

这群较有批评精神和独立思考的选民,对强人政治有不少意见,但能否将这股牢骚化为选票,目前还言之过早。

反对党将竞选主调定在否决国阵2/3优势(24席),藉着3年前308政治海啸和去年诗巫补选的势头,反对党能否从现有的8席翻两倍增至24席?当中还有很多决定性因素,并非三言两语可剖析。

若反对党能在29个被认为是焦点战区有斩获(华人15席5、伊班7席、马拉诺3席、比达友2席和乌鲁人1席),否决2/3并非遥不可及,但距离终结强人政治和改朝换代的目标则有一段距离。

这场对泰益执政30年公投的答案将在4月16日揭晓,到底砂州人民如何评价75岁的首长?未来两周会是关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