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2):完美风暴来了吗?


砂州的完美风暴…

5年时间,一晃就过。2006年来砂拉越采访州选举,转眼间的2011年又来到犀鸟之乡,见证砂州人民党老板的神圣日子。这是一个很不同的经历。

5年前,没有多少人成功预测26岁的陈耔橞将胜出马拉端州议席、也对29岁的杨薇讳击败老树盘根的人联党秘书长沈庆辉不抱有期待、温利山击退古晋南市市长田承凯让许多人掉眼镜,这些都是2006年520州选成绩。

当时行动党的重量级领袖,即飘洋过海来砂助选,卯足全力拉票。那时候,国阵在2004年全国大选取得狂胜成绩,行动党的YB人数屈指可数,更没有YAB。

城市华裔选民不满当权者的情绪,在行动党的政治讲座中获得释放和刺激,成功掀起砂州政治风暴。目前有人将它形容为小海啸。

当时的砂首长是泰益玛目,首相则是阿都拉;如今首长依然是泰益玛目,但首相则换了纳吉。阿都拉和纳吉的性格及施政方向各不同,环境剧变中,政治领袖调整步伐迎接新局势。

犹记得,当时身在砂州的黄伟益和刘永山尚未成为人民代议士,他们在选举期间成为火箭的得力助选员。3年前308那场政治海啸,黄伟益成为槟城州议员兼首长政治秘书,刘永山则当选雪兰莪州议员。

他俩的身份变化与选民的抉择脱离不了关系。如今他们顶着YB身份重返砂州,看着北中南各区政治讲座的人数从3位数增至4位数,欣慰之感油然而生。这些景象似乎与308相似,距离胜利应该不远了吧?!

那时候,旺阿兹莎是硕果仅存的公正党议员。蓝眼在条件和资源欠理想的情况下,黄锦河依然拿下浮罗岸州席。如今蓝眼的YB数量翻了很多倍,也多了一位YAB(雪州大臣)。

或许很多人会有这种感觉,包括前线的助选团和媒体。实际的情况如此吗?它能反映整体概况吗?其他地理因素、族群结构、资源分配,以及资讯流通等是否纳入分析范围内?

民联推出联合宣言,推举峇鲁比安为候任首席部长。民联制造这场“完美风暴”,以否决砂州议会2/3为前提,执政为最终目标出发,朝着刚启用不久,耗资3亿令吉的新立法议会大厦方向前进。

“完美风暴”必须结合所有风暴的诱因,在同一时间和地点引爆,才有望取得最佳爆点和最震撼的结果。

举例周六(4月16日)的投票越来越靠近,风暴会否被引爆?还是一场海啸已开始酝酿中?

除了讲座的人潮和筹款数额是指标之外,还有其他因素必须一并纳入考虑范围内才能客观分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