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4:砂拉越之春与年轻人


砂拉越之春与年轻人

虽然砂选前,某些乐观分析认为在野党能否决国阵2/3优势,启动新政局,拉开“砂拉越之春”帷幕,为两线制奠下稳固基础。惟,票箱告诉我们政治现实。

2011年未能掀起“砂拉越之春”,却启动砂州民联实质合作的契机,选民都在关注民联的下一步,到底民联做好接任砂政府的准备工作了吗?

4月15日晚上,在没有赶稿和工作压力下,出席砂选投票日前夕最后一场位于古晋实都东的大型政治演讲。这是一个难忘的群众集会,我指的并非火箭政治明星的演说或人潮氛围,而是演说之后的小故事。

凌晨12点,身在古晋的我没有交通工具,只能依靠同行的顺风车回去。当我在询问时,一名年轻女生走来问我:“我可以搭你的车回吗?”

望着她,还有她身后的两位女性朋友,迟疑了一会儿,因为我不认识她们。若按照吉隆坡治安不靖,人贼难辨的思维,就算美女提问也要三思。

看着这三位20来岁的女生,起先还以为她们是同行人。但,这不太可能,我在古晋两星期都不曾碰见她们。况且她们的短裤、T恤和拖鞋装扮,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新闻从业员。

我说:“我也再找顺风车,你稍等片刻…”征求同行点头载送这三人后,她们总算有车回去。

车上聊起她们的背景时,发现这群来自诗巫的师训生,住在峇都林当师范学院宿舍。州选期间报章的广泛政治新闻,激起她们“听讲座”和“感染气氛”的兴趣。

在不想错过最后一场演讲的驱使下,她们搭别人的顺风车来;至于如何回去宿舍,到时才来讲,相当淡定的就算没有德士也无所谓,总会有好心人。

谈到投票时,她们才不好意思地小小声:“我们还没有登记为选民….”我和车上的另一位同行(司机)轮流灌输登记的重要性。她们静静聆听。

距离宿舍100米,她们先要求下车,以自己的方式返回宿舍,因为灰姑娘必须在12点之前回到,一旦被舍监发现将受对付。

这3名未注册为选民的青年,主动出席政治讲座说明她们对政治的关心。言谈中了解她们对政局的看法和政治人物的要求,年轻人的政治醒觉是民主化进程的正面发展。

砂州火箭捉紧城市华裔/年轻人的口味,委派多位年轻候选人上阵,以清新和爽朗为包装,凸显焦点课题,最终小刀成功锯大树。

反对党在选前主办的讲座会成功累积人头,人气也化成选票。多位学者在砂选后的分析指出,根据投票渠道(saluran),除了城市年轻选民之外,半城市的年轻人,包括比达友也倾向反对党。他们的投票率估计比年长者高16%,同时也比2006年州选(年轻选民的投票率)多了25%。

年轻人对未来充满憧憬和期待,他们渴望获得尊重和重视。308之后,西马的民联和国阵比赛选民登记数目。砂州行动党秘书张建仁也在其哥打圣淘沙积极注册新选民,让他以比2006年更大的多数票胜出。

尽管如此,估计全砂约10万名适龄,却还未登记为选民的年轻人;同时,约100万名砂州人因缺乏就业机会而在西马或区域国家发展,当中又以40岁以下的青/中年居多。

年轻人手握选票之外,嘴巴亦成为另一个重要工具。许多不满执政集团的年轻选民,尝试说服父母和家人改变支持对象,加强监督力量。

虽然砂选前,某些乐观分析认为在野党能否决国阵2/3优势,启动新政局,拉开“砂拉越之春”帷幕,为两线制奠下稳固基础。惟,票箱告诉我们政治现实。

2011年未能掀起“砂拉越之春”,却启动砂州民联实质合作的契机,选民都在关注民联的下一步,到底民联做好接任砂政府的准备工作了吗?

除了积极登记新选民之外,朝野政党须落实/提出具体的执政方案,以政绩和论述争取更多年轻人的支持。

一年之计在于春,砂州人完成政治抉择,年轻人也做了决定。接下来,就看政党如何回应这个春天,以及策划下一个春天。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