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13:啊哟,Deja vu


啊哟!Deja vu,又来了

哦!“Deja vu”。这是法文,似曾相识或凭着经验的感觉肯定,一个曾经目睹或经历的意思。

政府制定的“6P外劳漂白行动”,确实让人有似曾相似的感觉。这项建议中的行动从7月11日开始为期两星期的登记行动,尔后将进入6个P分的其中5项,即漂白,特赦,监督,执法和遣返。整个6P计划流程预计今年12月31日结束。

内政部秘书长玛末阿当表示,政府过去曾举办5次的非法外劳漂白行动,今次是一项完整的非法外劳解决方案,为期半年。他不讳言这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但胥视情况而定。

不提还好,说了才知道原来政府曾办过5次漂白行动。成效如何?或许可从多次的漂白行动中找获答案,或者翻阅(若有)事后检讨报告。

这次的Deja vu被视为,政府间接承认早前尝试解决非法入境者的政策失效。

自2004年第2次特赦措施后,大马遣返约38万非法入境者。如今非法入境者已超越100万人口的印裔,成为国内第3大“社群”。

他们的存在不仅威胁国人的日常生活,冲击社会经济结构,甚至引起政党担忧,某些特定国籍的外劳可能轻易获得公民权,以选票左右政局。

沙巴地缘性朝野政党多次挑起申诉,印尼移民轻易获得大马卡的现象。西马的公正党则怀疑,国阵让印尼人成为选民,冲击蓝眼拼死捍卫的雪兰莪州政权战役。

与此同时,为何一些被遣返后,又能成功偷渡或光明正大重返大马讨生活?特别是大马海岸线和沿海城市,不时成为偷渡者的首选地。

说起来也相当矛盾。过去几十年,合法与非法的外劳对大马经济做出许多贡献,高楼大厦和圜丘种植等肮脏及危险的工作都由外劳包办。

他们的角色和功能获得工商界肯定,延伸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治安等课题却令我们非常头痛,难以追查他们的行踪。外劳的话题又岂止一匹布这么长?

政府不乏应对和管理外劳的政策,超过1/3的政府部门或机构直接及间接涉及外劳事务。这是一项需要协调和统筹的事务,因此成立由副首相为首的内阁委员会,特别处理这项跨部门的事务。

若处理不当,对我国的社会经济、种族关系、安全治安带来巨大影响。政府也以创意革新方式“管理”外国入境者,如近期的生物指纹识别系统及6P措施(非法外劳)。

政府曾尝试控制外劳人数,但成效不大。如今漂白式的合法化与宽赦策略或许能达到预期效果,但能否保证外劳人数和他们的言行维持在大马人能接受的心理水平?

祈求“6P行动”顺利执行及大家一起收割果实。这也应是未来5至10年内,不该再有大赦或漂白宣布,否则将这是第6次,消耗公帑的失败政策。

人民要政府一劳永逸解决困扰多时的外劳问题,而非那种好像解决,但又没有实质成果的deja vu感觉。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吃钱就有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