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17):朱进佳,猪进家,放了吧…


让老朱回家吧!

说到《刑事法典》第122条文的“向最高元首宣战”罪名,我觉得很滑稽。我们只是分发传单叫人民拒绝国阵的统治,没有任何意图要推翻我国的君主立宪制呀。

如果警方将我们批评国阵的做法当作是“向最高元首宣战”,是不是就是将国阵等同于最高元首?那岂不是“欺君”?那岂不是在破坏我国联邦宪法下所保证的君主立宪制?

后来又听说,警方调查我们的另一个借口,是说社会主义党要“复辟共产主义”。把“共产主义”描绘成暴力武装斗争、恐怖分子等可怕形象的做法,是英殖民时代的遗产。

我国竟然还有一些脑袋仍然充斥着英殖民时代过时反共思想的警队领导,祭祀出殖民时代残留下来的恶法,去压制人民力量的成长。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极力反对一党专政,同时也认为武装斗争已不适用于我国,因为社会主义党相信只有通过人民由下而上参与的民主进程,才能够让马来西亚朝着更美好的方向改变。

社会主义党的政治立场和主张,跟英殖民时期和冷战年代所刻画出来的“共产主义”,有着天壤之别。再说,我们现在已经活在21世纪了,应该向前瞻、向前迈进,而不是整天固步自封在过去冷战时期的阴影下吧

朱进佳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是消费朱进佳,也非调侃他,更不是要标新立异。

认识朱进佳该有20年了,我们是钟灵中学的同学;他念理科,我读商科。我们的熟络从90年代中期,大家一起申请加入学生警队。

当时,能够被录取为学警是一件威风之事。每批学警人数有限,只吸纳不超过15人,不是报名缴费就能人会的团体,因此学警总是自视过人。

有意成为学警者必须经过数个月的体能和操步训练及警官的面试后,才能正式戴上警帽和穿上制服。它令人引以为傲的主因是,学警是当时唯一能够拿枪、练枪和开枪的制服团体。

当时进佳已“高人一等”,其身高自他成为钟灵学警队员后,连续3年排在第一位。每当学警们一字排开,按身高列队时,他总是站在最显眼的右一位置,因为他是团内最高的队员。

平时的他总是沉默寡言,我们在谈摩哆和速度时,他不搭话;我们聊足球和泡妞,他也静静在旁。他是家中长子,下有一名弟弟。父亲在他考大马教育文凭期间去世后,母亲独力抚养兄弟俩。

虽然不爱说话,却从他身上可感受到其正义感,他会指责我们谈论的“无聊话题”,我们总爱回敬他说:“朱进佳,真的是猪进家了,猪来了…”

这些调侃无损我们同辈14人的感情,大家一条心,朝槟州和全国操步冠军的目标迈进。我们成功赢得州级三连冠,以及森美兰举行的全国冠军。

进佳是一名紧守纪律、拥有团队精神的队员,印像中不曾缺席训练。我与他和另一人是伍长(二巡),三人协助曹长(三巡)带领钟灵学警队。当时他也是学警的秘书,而我则是财政。

高中毕业后,我进入新山工大,他继续念两年的大学先修班,以及在槟城理大升学修读化学系。他担任理华总秘书时,因反抗不合理事情,撰文批评理大及售卖《内安法令》徽章而被停学。

朱妈妈形容,进佳是独立和乖巧的孩子,没有补习也能考A,自供自读念大学,无需家人操心。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进佳沉默,但性格独立。每当与他聊起社会不公和正义课题时,他总能滔滔不绝发表意见。我偶尔拨电给他,听取他对劳工和薪金课题的看法。

他的总是从受压迫者的角度出发思考,提出资本主义的弱点,这符合他的左倾立场,但他绝对不是那种向国家元首宣战或搞军事或武装革命的那种!

看看他的学弟黎天华对他“憨直邋遢,单纯可爱到不行”的文章,进佳女友王佩君的悲愤,我能了解他们的感受。

进佳是一位坚持理想的年轻人,家境贫困却愿意放弃高薪的工程师行列,物资享受不是他所追求的目标,反而选择投身不受看好的社会主义党。

他与6名社会主义党领袖被捕的事,以及当局的指控和援引的法律,粗糙的处理方式难以令人信服,释放后又被捕和罪名的更动,显示政权的忧虑和失措。

他的女友王佩君曾说:“我希望你和我一样,不要忘了他们(6人)。我希望看到更多人愿意站出来帮助声援他们。”

“我想到要是60天后,他还没被释放就会带到新邦令金扣留营。新邦令金可是我的家乡,这多么讽刺!我选择留在槟城;他们却把他带去我的家乡。”

虽然警方指出,6人被捕的唯一理由是推动净选盟大集会,但是申请人身保护令却出师不利。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除非有确凿证据,否则就释放他们,让朱进佳等人回家吧,也挽回当局逐渐褪色的金字招牌。

虽然警方在7月29日释放了6人,但还未撤销对他们的控状,EO6依然在《内安法令》和《社团法令》下面控。

看看朱进佳的《失去自由的34天》笔记式文章,你可感受到他的心情和了解其想法。

纳吉和政府的形象在净选盟和EO6事件中,受严重冲击,不禁国内,国外媒体也大篇幅报导。惟,国阵或许欣慰,成功阻挡负面舆论涌入资讯不流通的乡区。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1. 很想为“高佬”做些事情,但是又不知从何处下手,比较一下进佳跟我们其余十三个的理想,不禁觉得惭愧,这些年来只为了名利劳碌奔波,从没热心社会,还曾经怀疑过进佳的理想抱负,真的非常惭愧,所以如果还有下一个709,我肯定会不顾家人的反对参加。

    • 老兄,也無需太自責。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崗位身份和角色可扮演。
      大家都可以在能力範圍內為更美好的未來而付出。這個未來不是我們的,而是我們孩子和下一代的未來。
      我們應該留一個比現在更好、更民主、更文明、更尊重人權的社會給孩子。雖然我還在努力着…..
      投票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散播進步的思維,傳達改革的訊息也是舉手之勞。
      加油吧!朋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