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里(Asri):回教与政治


阿斯里(下篇):回教、政治、回教国、参政

这是下篇的访问,我问了很多回教与政治,回教与马来人的课题。还有很多课题可深入详谈。惟,访问的时间有限,况且快到开斋时间,不好意思继续发问。

我说,下次一定要更长时间才行。之前他多次邀我到槟城,因为他老家在峇东埔(安华的选区)。

他说:“来槟城啦,我们可以谈很多,谈很久…”

我说:“好啊!”

著名宗教学者阿里斯认为,回教无法与政治切割,因为政治必须建立在自律的基础上,而回教强调自律、廉洁、拒绝贪腐和社会正义等。

他说:“我们如何分割回教与政治呢?回教教导我们成为良好的信徒,包括从政者。但是回教不能成为政治工具,沦为服务权力的器材,或被扭曲。”

“若政党推崇回教价值观,如公正、透明和廉洁等,何乐而不为?我们应该继续鼓励。若政党使用回教自肥,或维持权力,这是不应该的。”

询及回教党和巫统,何者经常使用回教作为政治工具时,他说:“两者都有。回教党和巫统在某些时候使用回教达到政治目的,可能其中一个用比较多。一些时候,它们也捍卫某些回教原则。”

“目前,我发现回教党尝试回到回教的基础,强调更全面的公正。80年代的巫统在回教课题上比回教党开放;如今政治环境改变后,巫统对回教的诠释变得狭隘。”

“回教党则相反,80年代对回教的诠释比较保守,挑起很尖锐的课题,如异教徒,不能与非回教徒同桌用餐等,可是目前却更开明。这与政治气候有关。”

“如今很多巫统领袖在回教课题上发言,指出符合回教和违反回教的事情,之前巫统领袖较少针对回教课题发言。”

“若宗教成为政党的工具,这是危险的!政治必须立足在宗教的纪律基础上。根据回教的教义处理政务。”

副文:回教国真的很重要吗?

回教学者阿斯利认为,大马是否成为回教国并不重要,关键是政党能否贯彻真正的回教价值和落实全民公正,实质内涵比名称来得重要。

他指出,大家无需敲锣打鼓宣扬回教国,重点是落实回教原则,如公正。政党应该推动优良的回教原则,若这个国家不称为回教国也无所谓。

他说:“回教党愿意改变,以福利国取代回教国目标,这是很好的概念。关键在于内容,不是名字。”

“我们有很多以回教为名的机构,天课(zakat)也是回教的一部分,但天课的管理分配却不符合回教教义。若当局凸显回教原则,所有人都享有回教的公正。”

他认为,非回教徒可以讨论和提出回教的疑问,以增加对回教的认识。

“如今回教已被政治化。若非回教徒欲询问和寻求解答时,会被视为侵犯回教。试想想非回教徒居住在回教徒社区内,却对回教一无所知,因为寻求解答的道路已遭截断。”

“回教是互动的,非回教徒可在了解回教的前提下,提出内心的疑惑,他们可阅读《可兰经》。当年先知曾赠送《可兰经》给其他族群阅读,由他们决定是否接受回教。”

“一些没有接受回教,但他们承认回教是一个好的宗教,并表达尊重。若被拒绝,先知也没气馁,反而继续送。对于某些不接受回教的国家,并也委派使者向先知表达讯息和感激。”

“可是,现在的大马,你不能读《可兰经》,甚至不能用阿拉,全世界都可使用阿拉,偏偏大马例外。这是大马版的回教,或者更贴切的说这是执政党的回教。”

“在外国,很多非回教徒进入回教堂内,聆听回教教义,但祈祷的期间,他们没有祈祷。他们踏入回教堂是想了解更多回教。先知时代,他在回教堂内接见外国使者,他们可进入回教堂。”

他指出,国内的回教课题交由宗教机构诠释,某些时候出现狭隘的解释,或背后另有议程,担心位置不保。

身为穆斯林,他不担心国内趋向回教化情况,但必须根据纯正的回教,而非情绪化反应。

副文:世俗VS回教

阿斯利指出,回教和世俗是不同的概念,虽然回教的包容性很大,但始终离不开教义的规范内。

他表示,回教无法接受没有根据回教教义的世俗。回教在日常生活中是非常开明的,只要不违反回教原则就可以。

他举例道,比如吃饭的习惯,用筷子,刀叉或其他餐具都可以,但必须使用右手,这是回教文化。

他指出,回教不是种族关系的绊脚石,可是对回教的误解却能构成障碍,导致回教徒与非回教徒无法建立良好关系。我们应该消除这些障碍。

“以对话和提倡正信的回教,就好比我现在的工作。人民开始接触新的观点,回教党也在做这些工作。”

此外,询及自由的回教(Liberal Islam)是否存在时,他指出,自由和回教是两种不同概念,大家对“自由”也有各自的定义。

“回教的涵盖面很广,如承认言论自由,但一切必须在回教的范畴内。若自由意味着不受回教教义管制,这就不是回教。比如我是回教徒,但不愿受回教教义约束,哪我是什么宗教的信徒?”

“各种宗教的信徒之所以成为信徒,因为他受该宗教的教义约束。”

他建议,以“开明”取代“自由”,回教徒应该依据回教经典,以开明和尊重其他宗教方式聆听各方意见。
副文:‘参政?’

目前人气急升的阿斯利,对于来届大选是否上阵持开放态度,没有关上从政的大门。

他认为,若有机会上阵,同时又能传达其讯息时,自己将考虑是否参选。

他说:“若参选机会能协助传达我的讯息,或许我会考虑。若竞选成为障碍,我会继续留在原本的工作岗位。永远不说不。”

目前在理大担任副教授的阿里斯表示,未来计划是选择能够让自己发挥的角色。

他的部落格http://drmaza.com/home/)自2007年7月20日设立至今超过4年,累积的网民游览数目达943万人,面子书的“赞”则有8万4000人。

他说:“我必须站在一个能够让我表达真正回教的立场、消除种族之间的猜疑,宣扬和谐的宗教。”

“加入政坛与否,胥视情况而定,以及如何有效传达讯息。”

另一方面,询及回教与马来民族难以分割的关系时,他表示,回教是包容性政党,涵盖所有一切。当回教进入某个种族时,回教将取代种族内的事务,改变他的文化和影响他的思维。

“马来社会内的回教化如此根深蒂固的原因是,部分回教作风已被‘马来化’,其实它们来自马来习俗,只是被冠上回教的名字。”

他举例,竹筒饭和冷当鸡其实是马来人的,只是它们与回教庆典如开斋节有关,所以常被误以为源自回教。回教并没阻止穆斯林的日常生活方式,除非出现违背回教原则的事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